陈青林:兄弟相爱求自由

不管天空有时候多么暗淡,但我们相信太阳是明亮的 陈卫,北京理工大学八九时代的学生 陈兵,西南石油大学八九时代的学生 他们是兄弟,他们都在狱中 因为他们都有那个时代的一个梦 追逐自由,渴求民主 于世文为八九之梦进去了 我和于世宝联系 在美国做教授的世宝说: 搞民主总的有人牺牲! 难怪世文坐牢做的那么昂扬 陈卫又进去了 我去看望他的妻子 在遂宁做保险的陈兵说: 想当英雄,坐牢不应该吗? 难怪陈卫把坐...

陈青林:李柏光,合一的生命

暴雨黑云里的闪电,留下一道划破黑暗的亮光,瞬间来去。 不愿意接受柏光离去的现实,消息传来,平时十分钟写完的工作日志,整整一夜,不能动笔,坐在那里,心里发紧、脑子里发空….. 陈子明走了,刘晓波走了,…天水走了,柏光也突然走了… 我们这一代,因为身体和年龄,到了界线;因为政治风云聚变,环境残酷;就这样,一个一个慢慢或突然离去… 与柏光,没什么私交,没...

陈青林:真诚到永远

十几年前,党国通过谈判技术加入了WTO,但又不履行公开透明公平的责任,大搞权贵经济、垄断市场、国进民退,山寨低劣中国制造充斥世界……,终究水落石出,今天出口急剧萎缩,开始品尝自欺欺人的恶果; 去年,他们故伎重演,加入IMF的SDR后,依然不履行货币自由兑换的责任(原本没有此经济实力),RMB入蓝子不到二个月,香港金融局就夹在货币自由和货币管制的两难之间,随着世界自由市场和中国政府管制的双重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