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谷彦:落日酒吧(一)

一、拦途截劫 繁忙的香港,街道上行人熙来攘往。太阳的热力在冷气机喷射热气的城市中发挥著作用。 这个下午给人的感觉特别酷热。 许子钧从电单车上下来,挽着他的小皮箱进入刘贵士多时,一点也没因士多里的冷气而感到半点凉快。 刘贵士多永远都是那么热闹。 收音机的声音:“外围股市大跌。恒生指数跌穿五千三百点,承接着上午的跌势,下午一开市时即低开,普通的蓝筹股比上午收市时低开三、四个价位。开市后十五分钟,因外...

青谷彦:落日酒吧(序章)

序章 “这里是什么地方,商业楼宇高耸入云,可是街道上这样静!” “这是香港的商业金融中心中环,这里白天和夜晚是两个世界:白天满是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商界人士,写字楼的白领文员,夜晚则水静河飞,有一些街道甚至没有行人。” “这里呢?一个椭圆形的草地运动场,好像一个马蹄形,好奇怪哦!闹市中竟然有这么开阔的一个运动场地?” “你形容得很贴切,马蹄形的运动场!可见你很有眼光,你听过香港跑马地吗?这就是香港以...

青谷彦:枕边人(十九)

十九、天网恢恢 马汉明驾驶着车子在路上奔驰。 他终于得到多月来期盼的解脱,一阵如飞的轻松感觉。 把瑞叔解决掉,封闭了密室,把那批古玩文物运载到邮局寄出,上面写了一个名字,那是他在澳门打电话联络,他在世上唯一最亲的人,他的妹妹。 现在噩梦已消失,他身轻似简,如在云端,驾着车在公路上奔驰…… 他在黑暗中醒来,头痛欲裂,伸手按床头的灯制,却摸了个空。 这不是他的家,他知道。四周依然是漆黑一片。 “这是...

青谷彦:枕边人(十八)

十八、杀人灭口 静静的书室,书籍都笼罩在晨光里。 书室外人影一闪,黑影飞快地跃进屋内,打开书柜的柜门,消失不见了。通往地窖的隧道传来脚步声,黑影脚步轻快,很快就到达地下室。 地下室里,早已放着几个包扎好的木箱,摆放在陈列架上的古玩名瓷早已被收进箱内,一小时之后,会有船来海边接应。 这批古玩文物运到海外,将会带来一笔巨大的财富。 进来的人把围在头上的披纱解开,露出精明有神的一双眼睛——那是国艳。她...

青谷彦:枕边人(十七)

十七、医失证词 警探的名字是杜伦和陈超,他们是来调查颖怡的死因的。 “我想你们弄错了。”马汉明带点讶异地说,“我妻子的死因并无可疑,有医院签署的文件作证。” “死因有无可疑要看事件真相而定。”杜伦说,“郭颖怡的案子已交由死因研究庭裁决,我们现在做的是聆讯前的调查。” 马汉明说:“所有人都知道我妻子死于心脏衰竭,不是已经定了案吗?”“起初我们也和你的想法一样,后来有人交来这件东西,推翻了原有的看法...

青谷彦:枕边人(十六)

十六、尸体失踪 碧琪已经死了! 马汉明从恐怖的杀人现场跑出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坐上车子,迅速离开那座大厦,终于到达一个远离肇事地点的地方,可以稍稍松一口气了。 他掏出一张相片——他从死去的碧琪身上取出的相片,就在灯下看。 他骤然呆住。 那张相片,是他和颖怡的合照! 他不记得何时与颖怡拍过这张相片——他们在澳门的赛车场上,颖怡亲热地为他揩着汗,他则刚到达车道上的终点,身上还穿着赛车手的服装。 ...

青谷彦:枕边人(十五)

十五、是敌是友 走在澳门的街道上、碧琪的心情好起来,她挽着马汉明的手,完全忘记了不愉快的事。马汉明看来也有了点笑容。 船上并没有监视的人,街道上也没有,这样说来马汉明已摆脱了跟踪者。他约碧琪去澳门,是对碧琪的一次试验。 他特意最后一个人闸,使跟踪他的人被迫留在岸上。假若船上有他们的同伴,即是有人泄露他到澳门的事,而知道这事的只有碧琪。 现在船上没有他们的人,他对碧琪就不必再有怀疑。 “等会儿我带...

青谷彦:枕边人(十四)

十四、别墅秘道 昨天,马汉明比平日提早了回家,他把车子停在别墅远处的树林内,徒步回来。花园里没有人,花王的儿子在乡间结婚,他请假回乡喝喜酒去了。 他事先把瑞叔打发开,不想有人阻碍他的事。 他没有直接上楼,他在花园树丛中等候。 国艳对近日发生的事超乎寻常地冷淡,引起了他的注意。 以国艳的本性,别墅发生那样的事,她必定会出口讽刺,唯恐天下不乱。但是她没有,她那违反常性的表现,只说明一个可能——她注意...

青谷彦:枕边人(十三)

十三、百密一疏 马汉明冲向衣柜,狠狠地把衣柜里的衣服拉出来。他抓起一件衣服,伸手进袋里,紧蹙的眉尖一下子舒展开来——他找到一张纸,颖怡的秘密在这里! 他迅速地把纸条拉出来,脸上霍然变色! 颖怡在纸条上写着:“救我!马汉明要杀我!” 马汉明像碰到蝎子般把纸条掷掉,再拉过另一条裙子,衣裙里同样藏有字条: “请救我,马汉明下毒谋害我!” “救我!马汉明是凶手,杀人凶手!” 衣服飞舞如山,马汉明面前堆放...

青谷彦:枕边人(十二)

十二、郎心如铁 “是颖怡的日记片马汉明轻叫,心中有些微的不安。 他不知道颖怡有写日记的习惯,他的事越少文字记录越好,颖怡却写起日记来!可见颖怡也有不为他所知的一面。 这时候看颖怡的日记,他有种很奇特的感觉,这女子已不在世间上,她遗留下来的东西却依然无损地在这里。 马汉明打开日记,就像把颖怡从坟墓中拉出来,粗暴地撕开她的外衣,直看到她最隐蔽的私隐! 美艳柔慧的颖怡在遇到这个外表迷人的年轻男子时,她...

青谷彦:枕边人(十一)

十一、来者何人 马汉明紧跟着黑影上楼去,那里空荡荡的阒然无人,他骤然停住脚步,感觉到一阵遍体生寒。 这个别墅的顶楼是颖怡祖先安放骨灰的地方,两边墙上一幅幅布慢低垂,厚重的布慢后是放置骨灰的神龛,冷傲的月色从向西那一列高窗流入,在窗台地板上印上长长的银白色光影。 银色的月光和夜阑人静的黑暗对比明显,使这楼顶小室内有种仿似深海的寂寥。楼室挂着先人绣像,黑暗中若隐若现的绣像,在清冷月色的阴影里显得神情...

青谷彦:枕边人(十)

十、情人倒戈 马汉明匆匆走进公司,不理别人对他的恭敬问候,笔直向办公室储存资料的地方走去。 那是两天前,一个早上的事。 他突然提早返回公司,公司里的人都感到讶异,马汉明在这间公司工作以来,从没这么早到的。 这是他日常生活程序的一个大变动,这变动出于一个突如其来的决定。 他快步走向前去,不理会别人的眼光,也不给他们预早通传的机会,就这样一手推开办公室的大门!—— 两张惊慌的脸。 他也惊愕得呆住了。...

青谷彦:枕边人(九)

九、暗查真相 马汉明不是没有看见碧琪,他看见的。 现在不是认识女孩子的时候。 事情还没有解决,甚至比原先估计的要复杂得多。 他匆匆赶回家,他要在国艳姑姑还未回来时回去。 他看准了国艳今天外出,特意提早回家。 国艳没有想到吧? 他一直没这个机会。国艳几乎无处不在,马汉明随时随地都看见她一派自以为是的傲慢模样。 她穿着与颖怡同款的衣服,令他骤眼看去,会因错认而惊心。 这个突然从外地回来出现在他家的女...

青谷彦:枕边人(八)

八、尾随的人 他感觉到有人在后跟踪,连忙闪身走人皮具店。 周六下午,中环的购物广场比平时更多游人。 游人中有男有女,大多是在附近上班的白领阶级,享受着半日闲暇,人群中不乏热恋中手挽着手的青年男女。 马汉明挤身于选购物品的顾客中,佯装专心地看手里拿着的一个真皮银包,眼睛却紧盯着店铺玻璃饰柜前的进口通道。 皮具精品店在路边交角处,有两个进出口。 跟踪他的人在店外失去他的影踪,心急地站在路口。 那是一...

青谷彦:枕边人(七)

七、神秘女子 马汉明头脑发硬,思路不能集中。昨天晚上他是如何回来的? 这是他的家。当然是! 柔软的床褥,布置豪华的居室,留有颖怡韵味的家居环境。 颖怡,他想起了,昨夜颖怡回来过。 颖怡回来过,那简直是匪夷所思! 他到什么地方去了?当时——他与东尼,还有一个叫咪咪的女孩子,从发生打斗的健身室到了一间通宵营业的夜店,差不多快到天亮才回来。深夜的街道,黎明前最幽静的时刻,街灯寂寥,咪咪和东尼坐在他的车...

青谷彦:枕边人(六)

六、险遭伏击 对着沙包猛打,心中的怒气才稍为松了些。 练拳的健身室没有人,大约不是假日的关系,这个时候来健身的人还不太多。随着剧烈运动后的松弛,他闭上眼休息。有脚步声。他眉头警戒地一扬,知道有人来了。 来人在他身边站住。 他张开眼睛。 是东尼,他在健身院做运动时认识的,是个发型师。 东尼有许多女朋友,每次到健身院都有不同的女孩子陪伴着来。 这次陪伴他来的是新脸孔。 一个头发鬈曲的女孩,嚼着香口胶...

青谷彦:枕边人(五)

五、尔虞我诈 马汉明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十点。 阳光很好,空气清新而和暖。 俗语说的好:假如你有事想不通,且不要想它,先放下一切睡上一觉,好的心情便会再来。 他现在的感觉就是如此。 情况并不比想像中的坏,且走着瞧。 回到公司,在电梯口碰到两个高级职员,见到他时驻足问好。 “马先生,早安,你今天上班了?” “马先生你好,今天天气很好——” 他们恭敬有礼,诚惶诚恐。 记得一个广告:“青年才俊乘直升电梯到...

青谷彦:枕边人(四)

四、不速之客 辞退了袁姑娘,马汉明换了一个私家看护,新来的看护叫比蒂,是个体魄强健的妇人。几个与颖怡较为接近的女佣也是在同样的情形下被辞退,到了最后,颖怡身边除了年纪最大的老仆瑞叔外,其余的都是陌生人。 这样只会增加颖怡的恐惧感,她的病也更沉重了。 丁正浩注意到颖怡病情的变化,他曾建议颖怡人医院治疗,却被马汉明以病人不习惯新环境为理由拒绝。 马汉明说:“这间别墅是内子小时候经常来住的地方,她对这...

青谷彦:枕边人(三)

三、缠绵病榻 马汉明的眼睛闪过一抹怒火,随即大声叫唤仆人。仆人闻声而到。他指着丢满地上的衣服厉声说:“刚才谁进过我的房间?” 听到叫声匆忙跑来的仆人看见房间内的凌乱,惶恐地回答说:“我不知道,从傍晚时开始我们就没有进来过。” “没有人进来怎会搞得这么乱?”马汉明高声说,“你们不知道我规定不许人随便进这间房吗?” 不许别人随便进入这个房间,是他偕颖怡从欧洲度蜜月回来的规定。颖怡一死,屋里的人就一个...

青谷彦:枕边人(二)

二、被人跟踪 “今天晚上我们去哪里?我的意思是,去哪里吃晚饭?” 本来想好了很多浪漫的计划,例如烛光晚餐,海边漫步啦!要不然,去戏院里看电影,在黑暗的电影院里他会更自然,与心上人在一起,甜蜜又温馨。现在,种种计划都飞跑了,见到了她,他只能期期艾艾、笨拙地说。嘿,真没水准!阿生心里暗骂自己。 可是没办法,一见了她,所有的自信和勇气都跑光了。 原因很明显,站在他身边的女伴太漂亮了,是他不敢妄想可以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