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谷彦:枕边人(六)

Share on Google+

六、险遭伏击

对着沙包猛打,心中的怒气才稍为松了些。

练拳的健身室没有人,大约不是假日的关系,这个时候来健身的人还不太多。随着剧烈运动后的松弛,他闭上眼休息。有脚步声。他眉头警戒地一扬,知道有人来了。

来人在他身边站住。

他张开眼睛。

是东尼,他在健身院做运动时认识的,是个发型师。

东尼有许多女朋友,每次到健身院都有不同的女孩子陪伴着来。

这次陪伴他来的是新脸孔。

一个头发鬈曲的女孩,嚼着香口胶,歪着头在看他。

“好些天不见了,还以为你有好一段时间不会来,向你介绍我的新朋友。”东尼勾着新女友的臂弯说,“这是咪咪——”“这位是商界名人马汉明,在昨天的港闻版上见报。”东尼特意介绍,“他的妻子昨天出殡,葬礼场面很哄动呢?”马汉明皱起眉头,他不喜欢别人谈这件事。

东尼却一点也没觉察。

“商界名人,最近崛起的。”东尼介绍他时说。

“原来是事业成功人士,真看不出来。”咪咪眯着的眼睛水光盈盈,“真荣幸认识你!”她的态度轻佻,只有一个原因。

那个女孩知道他的底蕴,东尼说的。

她并不真的敬重他,他们是同道的人,在这个地方谁都一样。

东尼也好不到哪里。

“这只是东尼说的。”马汉明回答说,“东尼最爱开玩笑。”

东尼没有生气,只在原地站立不动。

他来这里不光是向马汉明介绍女朋友。

咪咪走开。她对这间单人健身室——女人的禁地充满好奇。

东尼走前一步,靠近马汉明,在他耳边说:“你在这里练拳,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吗!”他说着,眼睛望着门外。门外什么也没有,一条曲折的回廊,通向公众用的健身室。

刚才马汉明太专注自己的事,没有留意外面。

“有什么不对劲?”马汉明的表现有点冷淡。

东尼的情绪看来带点紧张。

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气氛不对。”东尼回答他,“在走廊里我遇到几个人,他们直上器械练习室。”“你遇到的可能是会员,那有什么值得奇怪。”马汉明说。器械练习室在走廊的另一面,地方很大,很多人都喜欢在那里练习。“去健身练习不是那个样子的。”东尼说,“你信我吧,这样的事看得出来的。那四个大汉穿着裁剪合度的西装,体健高大,我以前没有在这里见过的。”那几个人令他有点心虚。“没见过面有什么奇怪?”马汉明说,这个话题5!起他的兴趣,他却不表露出来,“你不是说他们穿着西装吗?那就是正职人士或经纪之类,他们相约来这里健身。”“问题是穿着西装的不一定是正职人士,例如职业打手。”

事实上他们也的确是。

他们几个人一来就分别占着有利位置。

东尼趁他们没看见,拉着咪咪迅速避开,到马汉明练拳的单人健身室来。咪咪什么也没看见,他也不想吓怕她,刚才的寒暄介绍,只是转移她的注意力。幸好咪咪什么也没有发现,这些新奇的健身用具倒也引起了她的兴趣。这个单人健身室在健身院最里面,是一个很少人路过的死角,东尼说的器械室在中段,真有事情在这里发生的话是很难逃生的。健身室内设备豪华。铺着厚厚的地毯,舒适宁静,即使被外面的重兵围困,在里面一点也感觉不出来。“没事的,你过敏而已。”马汉明安慰他。

对这件事的注意,马汉明不下于东尼。

东尼告诉他,器械室门外的通道上有两个人把守,事情看来不光是普通争执那么简单。器械室里一定有什么人是那些大汉这次行动的目标。

有人来势汹汹地闯进健身院,那么那个目标物就很危险!

东尼的神态有点不自然。

“你女朋友太多,是不是招惹了别人的太太,怕被人踩上来寻仇,”

他这样对东尼说,以图掩饰他对这件事的关注。

马汉明的脑海在快速思考。健身院是他常到的地方,器械健身室更是每来必到。精于拳击的他,每天保持足够的运动量,运动员体格的身材一直在最佳状态。这里经常发生打架寻仇的事,原因却很耐人寻味,有简单的,也有内情错综复杂的——东尼却把他的话当真。私生活不检点是一回事,如果为此而付出代价,那就划不来了。“那些女人都是自己送上来的,鬼才知道谁是谁的太太。”东尼咕噜着说,“我又爱赌,前几天输掉几万元,那些人不是找我就最好,否则我死定!”“你自己做事自己知,我帮不到你。”马汉明冷淡地回应。二人竖起耳听外面的动静,因房门打开的关系,他们似乎听见隔音设备良好的屋外有一些声音。这时咪咪偏偏走了过来,看见他们的脸色,惊讶地张开了嘴。

她还未叫出声,远处就有人高喊:“救命呀,救命——”

“是什么声音?”耳尖的咪咪听到了,吓得花容失色,哆咦着说,“好像有人在叫救命!”不待她说完,叫救命的声音不但清楚了,而且就在不远处!

“啪啪”的脚步声,几个人追着一个人,从器械健身室跑出来。被迫的人仓皇逃命,却在走廊被追截上,尖锐的叫喊声和殴打围攻的声音,令人惊栗的呼叫声——马汉明他们近距离听到数人围在一起殴打一人。不是书本里的情节,也不是银幕上的故事。

而是在他们身边,恐怖而残忍……

咪咪浑身发抖,蜷缩在马汉明强有力的怀抱中。房门早在一出事时就被马汉明关上,而东尼,那高大潇洒、对女人甜如蜜饯的俊俏小生东尼,此刻正躲在桌下嗦嗦颤抖。她把身体紧贴马汉明,双手环抱他的身体……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外面传出逞凶的大汉呼啸着簇拥而去,健身院职员出来的声音——“别乱动,保持环境现状。”“伤者在那里!老天,打得可真重!”

“你可以动吗?”传来俯身询问伤者的声音,“还有知觉吗?听见我们说话吗?”“报警,报警没有?”纷纷关门的声音,更多人出来,外面更混乱和嘈杂……

“嘿,那些家伙走了?真吓死人!”东尼从躲着的地方爬出来,凑上来对咪咪说,“幸好没被他们发现,否则被乱打一气就危险了。怕不怕?你受惊了吧?”他伸手去挽咪咪,咪咪把他的手一摔。“你不是男人!有事只会顾自己,别碰我!”咪咪尖叫着。

她的视线追随着马汉明,马汉明一俟凶手走了便即时跑出去。

现场留下殴打的战迹,掷球用的铁饼,断了腿的台椅凳,从出事的器械室一路丢到人群围聚的地方。地上一大滩血。一个被殴打得脸目全非的人在躺着,他还有知觉!

“喂,你为什么推我?”

“别乱推乱动嘛,影响伤者!”互相指责的声音。

马汉明不理会,他推开围观的人,蹲到伤者面前。

伤者脸孔扭曲,大口吐着气,肿胀的下颊伤得太重,以致呼吸困难。马汉明以富有经验的眼光判断,伤者的生命没有危险,伤的地方都是皮外部位,但有一只脚可能会断了,最大的一滩血迹就是从那里流出来的。他把伤者的上衣领口扯开,使伤者的呼吸不受阻碍。那人喘气的声音平顺了一些,并动了一下。马汉明抓紧伤者清醒的一刹那,问他:“谁派人来打你,谁?”

“莫,莫——”伤者挣扎着说出一个字,随即陷于昏迷。

马汉明内心一震,那一个字,谁也不会留意的毫无意义的字,在他心里却引起如斯震动!他的眼光落在伤者身上——他穿着与他相同的衣服。

白色的健身服,一模一样同样高大的身躯,一式一样的服饰,伤者与他的外型是这样相似,不熟悉他们的人很容易混淆。他脸色发青,被这个偶然的发现骇住。

他心里一阵往下沉:为什么我想不到,为什么我当时想不到——他头脑发胀,根本听不到那个头发鬈曲、搽口红的女孩叫他的话……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4,7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