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唐仕:中国的经验教训促进了德国的发展

——给美国国会举办的“纪念民主墙40周年”研讨会的书面发言 女士们、先生们, 能在今天与你们在一起令人感到荣誉和愉快,但我的健康状况却不再允许这么长的旅行。 作为一个德国人,我很清楚我国过去好坏各方面的历史。 我所属的德国战后一代探讨了1933年至1945年纳粹时期的创伤,并宣称热爱欧洲的和平,民主和人权。这伴随的是为自由而战的义务。年轻人学会了跨国界的团结。 然而不幸的是,当时德国东部不是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