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宽兴:周正龙的肆意搞笑与官权的不苟言笑

Share on Google+

当代中国传媒并不具备撼动官场黑幕的实力,却足可以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的超级明星,在这明星制造过程的背后,自然蕴藏着无穷的商机。如果说芙蓉姐姐只是由网络捧出的另类娱乐符号,那么,2007年底,陕西镇坪“拍虎英雄”周正龙被请到北京参加电影《笛声何处》的首映式,则以纯娱乐的方式推进了勇于自献其丑的周正龙的明星化过程。

对《笛声何处》剧组来说,这是一次成功的策划。尽管周正龙与这部旅游题材电影的剧情毫不搭界,可是在2007年底的中国,谁又能比周正龙更具吸引眼球的能力呢?经过两个多月的新闻轰炸,周正龙已为中国的新闻受众所熟知,而且,挂在周正龙脸上的笑容,显得比蒙娜丽莎的微笑还要神秘,在这张笑脸的背后,有陕西华南虎事件不为人知的真相——迄今为止,比陕西省林业厅更高的权力部门并没有给出华南虎照片是真是假的答案,理论上说,纸老虎事件仍然难以形成定论,来自当事人的每一点信息都会引起舆论的高度关注。

也就是说,民间已不再认可周正龙的拍英雄虎身份,官方却迟迟不肯宣布周正龙为撒下弥天大谎的骗子,于是,一张简单的照片难倒了整个中国。而电影剧组看中的,正是有关周正龙的这种悬而未决身份:如果周正龙已经被证实为一个骗子,那么,让一个骗子参加电影首映式当然是不合适的,而且剧组也不太可能把周正龙从班房里请到北京;如果周正龙的“拍虎英雄”身份毫无疑问,他在电影首映式上的亮相也就根本不具备轰动效应。

剧组确实善于把握时机,而知名度越来越高的周正龙看来也很乐意配合其商业活动,事实上,周正龙本来就是个娱乐人物,出口成章的大话、自相矛盾的辩解以及被网友PS过的各种图片,早已使他成为公众笑料。如今他索性走得更远,不仅出席电影首映式、参观天安门广场,还特地去北京动物园观看了真真切切的老虎,并拍照留念。当力挺周正龙的陕西地方官员纷纷低调淡出人们视野,周正龙却以超人的自我牺牲精神继续娱乐大众。这实在太令人忍俊不禁。西装革履的陕西农民周正龙终于让最义愤填膺的打虎派人士也转怒为笑——周老虎啊,你这个周老虎,简直太有搞笑的本领了。

从这时起,纸老虎事件的报道可以完全划归娱乐版面了。未来一段时间内,致力于开发周正龙品牌的商业价值,可能会成为国内创意高手们展现才华的绝佳机会。而对周正龙来说,如何被开发利用都是无所谓的,既然为两万元就能替一个弥天大谎背黑锅,又何惧为完全合法的商业活动代言呢!反正俺只是个农民,没有官衔级别,没有社会保障、没有下岗之忧——农民从来不会下岗——有机会耍为什么不耍?脸面既已丢光,只要给钱,再丢几次又何妨!

不要忘记这是一个金钱至上的时代:为了钱,陕西地方政府可以向公众编造华南虎重现的谎言;为了钱,周正龙勇于为陕西地方政府的谎言行为冲锋陷阵;为了钱,剧组瞅准了周正龙的品牌价值······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周正龙既已不可能从陕西地方政府手中继续获得奖励,那么,出卖这从天而降的超级知名度,当然就成了不可错失的良机。周正龙显然是一个极其善于推销自己的人。

事实上,打虎者也需要这样的剧情转换。两个月来,从网络闹到报纸,又从报纸闹向电视屏幕,打虎派不可谓不努力,可权力部门始终不接这个球,官员们不是装聋作哑,就是推三阻四,最终,打虎者明白了问题的关键:网民也好,媒体也好,都不具备裁定华南虎照片真假的“权威”身份,只要权力部门不出面“打假”,打虎者就只能徒劳地呐喊。

喊久了自然会累,而且,久打不倒的纸老虎也使人产生深深的挫败感。这时候,打虎者的神经需要适当的调整和放松,可是,纸老虎尚未打倒,如何能够放松紧崩的神经呢?俗话说,解铃还需系铃人。果不其然。华南虎照片的版权所有人周正龙出面为我们解开了这个难题,他用亮相电影首映式这样的超级娱乐方式,一下就把严肃的剧情引入了轻松搞笑的章节,再次来到北京的周正龙用他那张依旧神秘莫测的脸提醒人们:这个世界本来就荒诞透顶,你们搞那么严肃做什么!

没错,打虎者应该与周正龙一起哈哈大笑,既然一场假戏都可以被演得如此逼真,既然面对全国网民的声讨周正龙都可以表现得如此举重若轻,那么,面对这可笑的世界,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笑?况且,到现在为止,吵翻了天的纸老虎事件仍是轻松愉快的,既没有红钻帝国的被抓,也没有《冰点》周刊的被封,而且,通过网民自身的力量,纸老虎的谎言已被彻底戳穿,任何智力正常的人都不再相信陕西镇坪发现华南虎的新闻,这时候,如果官方突然站出来宣布华南虎照片为假,并把周正龙等一干造假者收监判刑,原本沉重的生活反而少了谈笑的由头。

所以,不要催逼权力作出它不愿意宣布的结果,不要让朱巨龙的官帽那么快就被摘下来。权力的不作为仅只是为这个可笑的世界添加恰如其分的注解而已,何苦为了地球人都知道的真相而机械地追问?

这时候,每一个不相信纸老虎谎言的人都应该为周正龙喝彩。要知道,此时最不希望周正龙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是那些幕后造假者,但为了自身利益,周正龙用频频亮相的方式密切配合了现代传媒,对站在他身后的造假集团,他甚至没有表现出任何一点忠诚。就是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物,在愚弄过我们之后,转身又把那些权力造假者愚弄,这不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玩笑吗?

我敢打赌,在所有发笑者当中,你不会看到任何一个官员的影子:造假时他们不笑,因为造假需要一种严肃的表情才会显得逼真;谎言被戳穿后他们也不会笑,一笑,权力的真相就尴尬地现了原形。面对人们看破真相后的笑声,此时他们正煞有介事地进行所谓的“调查”,坦白地说,装傻也是一种本领,这要以丧失笑的能力为前提。

事实上,非民主政治下的官员都是不会笑的,除了面对上级时的谄笑。出现在我们视野中的官员形象总是“伟光正”得近乎刻板,因为只有摆出不苟言笑的面目才能向民众宣示他们的威严、强大和不可挑战。

好吧,让他们继续不苟言笑好了。面对周正龙的搞笑,我却忍不住要笑了。也请各位打虎者笑一声出来——不管哪一种形式的笑,都会笑破权力真相的荒诞,笑破他们力图崩紧的假面。

2007年12月23日

——自由圣火

阅读次数:32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