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莲子:角落里的向日葵(二十二)向光性

Share on Google+

如同向日葵坚定的向光性,每一个孩子生来内心都渴望温暖亲密的家庭生活和简单明确的父母之爱。生长在那样的旧式家庭,小九妹就像一颗向日葵不幸落地生根在阴暗的角落,一年四季大部分时间与阳光无缘。

儿时爹爹恩赐的点滴温情和阿福的悉心关怀是偶尔移到角落的淡薄的阳光,它暂时安慰了小九妹孤寂自卑的心,然而毕竟无法和母爱相提并论,尤其是对于小九妹这样一个天性敏感多疑的小女孩。没有在父母无尽的爱和明确的肯定鼓励中成长起来的小九妹终生寻觅着替代,如同阴暗角落里的向日葵,它从根须到花瓣的每一个细胞都会竭尽全力寻觅任何可能存在的水分,养料和哪怕一丁点的太阳的光。

沈少在小九妹生命中的出现曾使小九妹以为找到了原生家庭父母之爱的替代,然而命运再一次让她失去,回到原点。在原生家庭没有学过爱和关心别人的小九妹在薇薇短暂的生命里到死都没有给过薇薇希冀的母爱,因为她无法给予薇薇自己也没有得到过的东西!

南南是小九妹接下来三十年的生命中能找到的唯一替代。薇薇的死曾让小九妹懊悔不已,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一切可以重新来过,小九妹愿意做出努力去关心爱护薇薇,以她认为正确的方式,也许在她给予母爱的同时她也能享受到传说中的天伦之乐以补偿自己的先天不足。

然而,当小九妹的生命中只剩下一个稚嫩的南南,她所给予的母爱是疯狂的,独占的,排他的。她把一生无法得到的原生家庭的父母之爱以自己的方式尽情倾泻给南南,渴望这份母子生活可以慰籍滋养自己干涸的心田。

他们朝夕相处,亲密无间,无话不谈。她灌输给他自己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她努力向他的兴趣爱好靠拢,不论是体育还是音乐。她有时候在南南身上看到爹的影子,南南也是颀长潇洒的,戴着黑框眼镜后面的熠熠目光和爹当年戴着金丝边眼镜看她一样。而当南南讲笑话讨自己开心的一刹那,她又看到沈少了 。

小九妹和南南,从年龄上看显然是母子关系,可是从表情上看来却好像是有夫妻相了。这四十年来,小九妹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南南的饮食起居,大到今天南南上班要穿一哪套西装、戴哪一条领带,小到南南的短裤背心袜子放在哪里,都只有小九妹晓得。小九妹让南南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南南现在若是离开了她是一天也活不下去的!小九妹满意地想。

可是她自己又何尝离得开南南?南南偶尔几次到外地出差都让小九妹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啊,因为他是小九妹的天啊,那是一个集父亲,丈夫和儿子于一身的完美男人,是她生命中最珍贵最重要的男人!

向日葵2

如同角落里的向日葵终于觅得了最后一缕残阳,它竭尽全力扭动每一寸茎茎叶叶,一遍遍重新排列花序,只为了把整个花朵盘儿面向着太阳,哪管它的枝干已经弯曲的严重变形,丑陋不堪!

直到有一天南南有了心爱的女人小雪,小九妹对自己的爱令南南窒息,小九妹对小雪的恨更是令南南恐惧。毕竟,南南只是她的儿子,不是她的父亲,更不是她的丈夫啊!

小九妹要的是一生一世的亲人的爱,而南南注定是要在羽翼丰满的时候飞走的。小九妹没有从原生家庭得到过爱,没有学会怎么爱一个人,她怎么可能懂得爱他就是让他走的艰深道理!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41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