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铉锦:为朝核问题替美国辩护──傅莹《朝核问题的历史演进与前景展望》偏颇

Share on Google+

傅文的主要观点

最近,职业外交家、曾亲身参与朝核问题谈判的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女士在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发表了一篇《朝核问题的历史演进与前景展望》的两万字长文。此文详细梳理了朝核危机的起源与恶化的进程,堪称一部简略的“朝核编年史”。文章结尾指出了朝核危机三种可能的前景:一是继续目前制裁与核试验轮番升级的恶性循环,直至到达某个“临界点”,然后或以武力解决,或从此默认朝鲜拥核;二是金正恩政权垮台,危机自动解除;三是在既成事实的基础上不设任何前提条件回到谈判桌上。作者所期许的是第三种前景,但她认为回到谈判桌相当困难,而金政权又暂无垮台之虞,那么,最可能的就是第一种前景,即要么对朝动武,要么向朝鲜认输。也就是说,朝核问题的和平方案基本无解。

按照傅莹女士所记述的这部细节或许真实、但整体叙事逻辑颇为扭曲的“朝核编年史”,如果没理解错的话,她试图告诉我们如下几个结论:

第一,朝鲜拥核有其不得已的苦衷,根源于苏联解体、中韩建交、美日敌视、经济上又被韩国远远甩在身后所产生的“系统性困局”和安全焦虑。即是说,朝鲜的靠山倒了,而敌人更加强大了,故而选择拥核自保,此事虽不可接受,但情有可原。

第二,比尔?克林顿政府曾经以正确的方式──即以经援、建交、安全承诺为代价换取朝鲜弃核──开启了解决朝核问题的大门,但这扇门被小布殊政府以朝鲜是“邪恶轴心”、“暴政前哨”为理由粗暴地关闭了。

第三,美国期盼朝鲜政权崩溃的恶意言行总是在关键时刻一而再、再而三地扰乱了朝核谈判的进展,是导致《朝美框架协议》、中美朝三边会谈、中美朝韩日俄六方会谈屡屡横生枝节并归于失败的主要原因。朝鲜在拥核之路上所走出的每一步,都是被美国的负面态度所激怒而作出的被动过激反应。

第四,中国所提出的“三个坚持”是解决朝核危机唯一正确且唯一可行的原则,虽然朝核问题主要是朝美之间的问题,但中国在两面不讨好的情况下,作为负责任的大国,已经尽了全力。

第五,除非默认朝鲜迄今为止已经做成的一切既成事实,并以此为重启对话谈判的新起点,朝核危机的和平解决基本无望。

朝鲜:后冷战时代失败国家典型

如果以上几点不算误读,笔者认为,傅莹女士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其政策思路对于解决当前愈演愈烈的朝核危机几乎没有任何正面价值可言。

一、朝鲜拥核是因为美国无视“朝鲜的合理安全关切”吗?

按照傅莹女士的说法,九○年代初期中国、俄罗斯不顾朝鲜的感受与韩国建交之际,假如美国、日本能够采取同步行动与朝鲜“恢复外交关系”,朝核问题原本不会发生。这也许是对的。但是,一个已经加入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联合国会员国竟以美国不肯建交作为其研发核武器挑衅国际社会的理由,则未免离谱了。

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封闭、最孤立、最贫穷的国家,朝鲜有其独特的国家安全难题,此事不假。美国敌视朝鲜政权,期盼金家王朝自行崩溃,此事亦不假。其实,绝大多数中国人也从骨子里厌恶金家政权,这从中国网民将“金三胖”当成恶搞对象便可见一斑。一个在世界上普遍不讨喜的国家,有其不同于正常国家的“合理安全关切”,人们并非完全不能理解。但实事求是地说,朝鲜的安全困境完全是内生的,而不是外在的。这一点,与同样非法拥核的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大有不同。朝鲜之所以在后冷战时代迅速失去安全感,根本的原因是它没有因应中国改革、苏联解体之后国际政经格局的变化而在政治上、经济上、外交上作出最低程度的必要改革与调整,以至与新的时代格格不入。事实上,朝鲜已经成为后冷战时代失败国家的典型。尤其是以同一民族的韩国作为比照对象,朝鲜在政治上的冥顽不灵、经济上的一塌糊涂、外交上的胡作非为便分外扎眼,这才是朝鲜安全压力与“系统化困局”的根源所在。

自朝鲜战争停战以来,尽管美国对朝鲜政权冷眼相待、素无好感,但美国从来也没有制定过、甚或设想过重启半岛战端,从外部颠覆朝鲜,这一点是确凿无疑的。驻韩美军有防守义务,但并无攻击意图。韩国虽有统一半岛之志,但绝无“武力收复”之心,实际上,韩国民意对于与既贫穷、又僵化的朝鲜实现统一极有顾虑,即使有朝一日朝鲜政权主动投诚、自愿合并,恐怕韩国民众也未必愿意立即接收。

自朝鲜半岛分裂对峙格局形成以来,挑事闹事、耍横动粗的一方历来都是北边。朝核危机爆发以来,朝鲜炮击延坪岛,击沉天安舰,屡屡威胁韩国,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无赖形象在国际上大刷其存在感,而韩美一方除了军事演习几乎无计可施,总是以妥协退让了事,大不了施以一点经济制裁,但因为朝鲜经济并不依赖韩美,对朝鲜的总体安全不构成实质性威胁。所以,朝鲜当作拥核理由的所谓“美国威胁”,只是意识形态、政治社会制度、外交和文化上的比较优势所构成的“软威胁”,而不是直接的军事威胁。而朝鲜所谓“安全关切”也不是指通常意义上的国家安全,而是金家世袭政权的安全。

在后冷战时代,失去前苏联作安全靠山的又何止朝鲜一国,但越南、古巴、前苏联除俄国以外的另十四个加盟共和国、东欧诸国俱已另寻出路,或政经转型,或外交突破,都获得了各自的安全保障。所有这些因冷战终结而安全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异的国家,都没有像朝鲜一样作出“核选择”,这也从另一个方面反证了朝鲜的拥核理由之不成立。面对新时代、新环境,面对与韩国越拉越大的发展差距,朝鲜金家政权不从自己内部下功夫,而从美国身上找原因,进而陷入不可自拔的被迫害妄想,非要拿核武器来保政权、保安全、保世袭制。它这是自作孽,怎么怪得着美国呢?

拥核有理、讹诈无罪的逻辑

二、朝核谈判失败,谁之过?

傅莹女士虽然也指出了朝鲜在与美国达成《朝美框架协议》之后通过国际核走私渠道进口铀浓缩离心机,在美国已将其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中除名之后忽然发射卫星、退出六方会谈并悍然进行核试验等性质极其严重的背信弃义行为,但她的文章仍然将朝核谈判失败的原因主要归罪于美国。比如,她认为小布殊政府在六方会谈初期禁止美方代表与朝鲜代表单独接触、坚持“军事解决的手段没有离开桌子”、称朝鲜领导人为“暴君”等行为破坏了会谈的气氛;尤其是在六方会谈已经达成“让人们看到一线曙光”的《九?一九共同声明》的大好形势之下,美国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以“洗钱”、“流通伪钞”为名冻结朝鲜在澳门汇业银行的二千五百万美元资金,次年又加大金融制裁力度,成为二○○六年朝鲜进行首次核试验的直接原因。二○○八年,又因为美国承诺提供给朝鲜的重油和物质援助不到位,使得朝鲜找到了延缓宁边核设施“去功能化”的藉口。至于二○○九年朝鲜无视奥巴马“如果你们愿意松开拳头,我们就会向你们伸出手”的善意呼吁而故意挑衅,扣留美国记者,发射光明星二号卫星,随后义无反顾退出六方会谈,从此走上一试再试的拥核不归路,傅莹实在是找不到多少可以归责到美国的理由,便以“朝鲜采取这种强硬姿态,显然是基于对形势的研判对继续谈下去失去了兴趣,更加倾向于走拥核的道路”来为朝鲜辩解。

在傅莹女士看来,小布殊的强硬政策固然不对,奥巴马的“战略忍耐”也不对(她称“战略忍耐”为“隐性强硬”),二者没什么不同,都是把弃核与“政权崩溃”搅合在一起,“归根结柢是要通过不断地施加压力来促使朝鲜政权垮台”。照此说来,除非美国政府敢夸下海口,保证朝鲜政权永不垮台,朝核危机才有和平解决的希望。但朝鲜政权垮不垮台是朝鲜自己的事情,它若胡作非为,老天也保不了它,谁能担保它永不垮台呢?傅莹还认为,弃核“模范生”卡达菲在西方国家的空袭和反对派的攻击中惨死,也是朝鲜坚定拥核意志的重要原因:既然弃了核的卡达菲照样被美国痛打,那还不如把拥核进行到底,有核在手,美国未必真的敢打。美国未能确保弃核的卡达菲政权不垮台,还真成了朝鲜拥核的理由了?

对谈判过程的描述是傅莹文章的重点。在细节上,她的描述或许出入不大,但她的叙事框架、责任逻辑却有颠倒是非之嫌。她似乎认为,既然朝鲜已经走上了拥核之路,既然是美国有求于朝鲜放弃核武器,美国就理应对朝鲜客客气气、有商有量:不管金家父子事实上是不是暴君,你也不能在谈判期间说他是暴君,不然好不容易谈出的成果就被一句“暴君”毁了;不管朝鲜政府在国内有没有侵犯人权,在国外有没有洗钱、流通伪钞,有没有走私核导部件,在谈判“见到一线曙光”的时候,美国最好装聋作哑,委曲求全,否则,朝鲜一发?,谈判失败的责任就落在了美国身上;不管朝鲜是不是完整、准确、及时地履行了《九?一九共同声明》、《二?一三共同文件》,美国都应该以身作则,完整、准确、及时地履行,美国的重油、轻水堆提供不到位,“支恐国家”除名不及时,朝鲜要反悔,不怪美国怪谁?

傅莹女士的逻辑是什么逻辑?是拥核有理、讹诈无罪的逻辑。她完全把事情弄反了。照她的逻辑说话,《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现有一百八十七个缔约国,除了美俄英法中五国合法拥核之外,其余一百八十二个国家都是无核国,如果这一百八十二个国家都学朝鲜的样,以先拥核、再弃核为要价,向美国和周边国家要重油、要轻水堆、要经济援助、要安全保障、要洗钱、印假钞、要“不准妄议暴君”的特权,这个世界还有何正常秩序可言?

真正的责任完全在朝鲜一方

值得注意的是,傅莹女士的文章以“制裁──试验──再制裁──再试验”而不是人们通常使用的“试验──制裁──再试验──再制裁”来描述朝核危机的恶化过程,似乎是美国制裁在先,朝鲜核试验在后,是制裁引发了核试,而非核试招致了制裁。请问这是凭良心凭事实说话吗,未必美国、中国、联合国都吃饱了撑的,无事找事要先下手制裁朝鲜?

事实是朝鲜有错在先,其拥核违反了国际法和国际社会的普遍意愿,联合国制裁它乃天经地义;而朝鲜若弃核,美国和有关各国给予它一定的补偿,这是另一种性质。毕竟,谁也不欠它的,对于美国和国际社会而言,补偿朝鲜弃核是一种额外的开支,为了此种额外开支而要求朝鲜满足某些先决条件,要求对朝鲜的履行过程进行必要的监督和核查,是完全正当、合理的。而朝鲜反过来要求美国和国际社会在它满足这些先决条件之前就兑现承诺、补偿到位,一旦监督紧了、核查严了,就甩手不干,则完全没有道理。

反观朝核谈判的全过程,朝鲜事实上一直是谈判、拥核两不误。在达成协议之后仍偷偷走私核部件,在宁边核设施去功能化过程中留有后手,在核项目申报时故意隐瞒、遗漏,找到一点藉口就翻脸不认账,一言不合就尥蹶子走人,翻云覆雨,反复无常,这样的谈判对手谁受得了,谁有耐心和勇气和他没完没了地耗下去?实在说,美国对朝鲜已经够宽宏大量,够仁至义尽了。朝鲜的态度摆明了它是要拿谈判当幌子,不管怎么谈,其拥核的决心和意志从来没有动摇过。谈判失败是早已注定的事情,美国是背锅侠,真正的责任完全在朝鲜一方。

中国对朝立场还有调整的空间

三、中国尽了全力吗?

傅莹女士认为虽然中国不掌握朝核问题的钥匙,但中国已经尽了全力。这个观点显然是不正确的。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在海湖庄园的会晤结果,已经表明了中国还有一些可做而未做的事情待做,促朝弃核的各种手段并未用尽。即以傅女士本人为例,其作为谈判参与者而有如此之多和稀泥、拉偏架的观点,就足以说明中国的对朝立场还有调整的空间,中国的朝核战略还有改进的余地。作为朝鲜至关重要的经济伙伴国、外汇来源国、金融渠道国、石油和粮食供应国、互联网接入国,中国手上还有一些重要的筹码可用。

当然,中国的筹码是否有用,要看朝鲜领导人的理性程度。如果金正恩固执地认为核武器的重要性超过了一切,朝鲜为了核武器可以不要中朝友谊,不要石油,不要外汇,不要贸易,不要民生,不要一切,那么,中国的筹码也许就没有用。但是,朝鲜毕竟是个世俗国家,它的领导人虽然无比残暴,但朝鲜民族是一个有悠久文明传统的民族,至少他们并不想用核武器去打圣战,以便进入一个烈士拥有七十二个处女的天堂,所以,朝鲜人民是否真如朝中社所说,把核武器当成“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是不妨再去碰一碰他们的底线的。只要中美两国更好地协调立场、协同步调,把傅莹女士那般相互指责、相互埋怨的功夫都用到一致对朝施压上,朝核危机说不定仍有转危为安的希望。

动向2017.5

阅读次数:87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