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丧钟为谁而鸣

Share on Google+

这是一个悲哀的时刻:2017年7月13日下午5点35分,刘晓波因肝癌延误治疗病逝于中国沈阳。全世界眼睁睁地看着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死在中共暴政之手而无可奈何。仅仅是在刘晓波过世之后,西方领导人才在公开讲话中提到刘晓波的名字并表示致敬,但他们没有对把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囚禁至死的中国政府提出严正谴责。在中国,由于当局持续多年的压制,只有一小批人在为刘晓波哀悼,多数人则不关心或沉默。于是在不少人看来,刘晓波投身的事业只不过是中国主流社会之外的一小股泡沫。

不,不,事情根本不是这样。我们不要忘记,28年前,中国爆发了一场规模空前的和平的民主运动。就在刘晓波从纽约飞回北京的那一天,爆发了四二七大游行,十里长安街成为人潮与旗帜的海洋,一眼看不到尽头。八九民运有力地证明了,在中国,自由民主绝不只是极少数异议人士的追求,而是千千万万民众的共同愿望,首先是整整一代年轻人的共同愿望。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强硬派用超乎世人想象的残暴手段镇压民运,导致了中共统治集团空前的大分裂,激起了国际社会的一致谴责。就在这一年,苏联东欧发生巨变,国际共产阵营土崩瓦解,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强,自由民主力量取得了有史以来最辉煌的胜利。在那时,人们普遍相信,中共专制政权的垮台指日可待。

然而,28年过去了,中共专制政权并没有垮台;它站住了,而且变得比以前更强大,尤其是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超出一般人的预料。同样超出很多人预料的是,中共政权并没有在深化经济改革的同时启动政治改革,它甚至没有因为经济上的巨大成功而变得更柔和更宽容,而是变得更蛮横更霸道,并且在国际事务中也不再韬光养晦,而是变得更高调更咄咄逼人;与此同时,包括美国在内的民主国家却遭遇到种种麻烦。就在短短的不到三十年的时间里,我们目睹了整个世界发生了人类历史上极其罕见的惊人逆转,专制中国的崛起构成了迄今为止对普世价值的最严重的挑战。

刘晓波在十年前写道:“我的担心是,面对当今世界的最大独裁国家中国,现在的西方人可能再犯一次大错误。”刘晓波向国际社会忠告:“国际主流社会必须高度关注的事实是:今日的独裁中共与自由世界的博弈,已经完全不同于传统的极权苏共,中共不再固守意识形态及其军事的抗对,转而致力于发展经济和抛弃意识形态的广交朋友,既在经济上进行市场化改革并力求融入全球化,又在政治上固守独裁体制,全力防止西方的和平演变。君不见,钱包鼓起来的中共政权正在全世界展开金钱外交,它已经变成其他独裁国家的输血机,它用经贸利益来分化西方同盟,它用大市场来利诱和要挟西方大资本。而面对经济实力迅速提升的独裁大国,如果它的独裁崛起得不到来自外在的强力制约,继续对中国的独裁式崛起采取绥靖主义,就将重蹈历史覆辙,其结果,不仅是中国人的灾难,也将殃及自由民主的全球化进程。所以,要遏制独裁崛起对世界文明的负面效应,自由世界就必须帮助世界上最大的独裁国家尽快转型为自由民主的国家。”

从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叱咤风云到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孤独离世,刘晓波的命运绝不仅仅反映出中国民主的困境,它也是对世界的警报。28年前,谁能想象到今天的世界竟变成这般模样。照这样的趋势下去,28年后的世界不堪设想。丧钟为谁而鸣?但愿刘晓波之死能成为扭转的开端。

《中国人权双周刊》2017年07月14日

阅读次数:81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