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新宪法

一,2018修宪是历史的反动

“八二宪法”规定:“国家主席、副主席一届任期5年,不得连任超过两届” 。 这是邓小平等看到共党党魁一旦权欲熏心就很难遏制其膨胀,最终导致灾难性一人独裁。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就是以两届任期为隔离墙阻断通向一人独裁的道路。但是共产党思维的局限性,使他们看不到共产党一党专政和共产党魁的一人独裁具有同源性和同质性。二者是同一根系的两棵毒苗。“一人独裁”具有与“一党专政”同种毒素,只是毒素浓度更高而已。

共产党人没有智慧和勇气铲除滋生毒苗的共产祸根。

毛泽东轻易地从一党专政转型一人独裁。中国人的灾难接踵而至,愈演愈烈。从被镇压数百万的反革分子,到整风反右摧残50多万右派知识分子;继而大跃进、人民公社造成大饥荒饿死3千7百万人;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整死上千万人——毛泽东持续作恶长达27年。

悲剧呀,混沌的国!煎熬呀,无奈的民!

人们怕的是昏君一意孤行,暴政没有机会匡正,以致苛政如虎国衰民竭。东周列国时期就有“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的鲁国恐惧。近代中国也有一个“毛酋不死,国难未已”的恐惧。试想毛泽东执政到1959年两届任期后就下台,中国至少可以避免大部分的饥荒摧残,避免10年文化大革命的浩劫,减少数千万人的无辜死亡。这是多大的功德呀!讽刺的是共产党修成功德不需要做出什么牺牲,只须共党党魁收敛一下个人独裁的野心,节制一下权力欲望就功德圆满了。共产党不折腾不作恶,就是老百姓的鸿福。

现代文明社会认为国家权力来源于人民。一个好的政治制度就是让人民自由选择执政者,并且有效地监督执政过程。执政任期限制的目的是截取领导人物生命中最有创造力的一段,让他施展抱负,惠及天下。而绝不允许领导人物凭借公权力挟持天下,侵害人权,逃避监督,终生享用特权之利益。

天下者,天下人的天下,天下者非共产党的天下,天下者更非共产党党魁一人的天下。

习近平修宪废除两届任期限制,直接伸手向全国人民索取长期执政特权。为了显示他特别有资格索取这一特权,习近平表现得好像装着一肚子的中国梦和中国复兴的蓝图。不让他鼓捣个三、五十年,他的满腹经纶文韬武略就白瞎了,他个人怀才不遇事小,中国痛失复兴机会事大。

习近平诚惶诚恐忧虑天下不识君,真是以小鸡肚肠度大中华国民之腹。你不是自信满满么?如果中国特色的习近平思想真的远能安邦定国,近可兴业济民,那么你应该相信:即使你死了,中国国民也会“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总书记何苦在意“党章留名、宪法固位”纸上墨写的风采呢?要知道有人名字上了党章宪法,可其人已在人们的心目中成为腐尸焦肉——例如副统帅林彪;有人被中共中央文件判了死刑,其人最后又光鲜地复活了——例如彭德怀元帅。“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被八届十二中全会打翻在地还踏上一万只脚,现在牌位恭列共和国领袖祠堂——这一幕幕活生生的滑稽剧,成为中共党的永恒笑话,莫非习总书记还想增加滑稽新篇章吗?

习近平长期或终生执政的伦理依据,是他宣称自己传承了贵不可亵的红色基因——这是文革联动分子血统论的DNA版本。习近平口口声声要守住共产党的家业——在全国姓党,全党性习的舆论导向下,中国变成习近平一家基业。习近平的帝王思想暴露无遗。

新宪法的护送仪式庄重神圣,礼兵的正步踢得有板有眼。但是站在历史的高处审视,这不过是盗国大典的跳大神仪式。

新宪法的宣誓仪式埋葬了邓小平有限的政治改革,重新招来毛泽东独裁幽灵,中国开始了反改革的逆向运动。

二,恐怖笼罩大会堂

1966年3月中旬,文化大革命的前夕, 毛、林密令机械化王牌军38军8万余人完成了对北京的军事布署,随后毛泽东、林彪突然下令改组了北京卫戍区。紧接着,派出多个军事接管小组 ,每个小组由一名师级干部任组长,率领一个警卫连,于同一个晚上, 分头进驻《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华社、《 北京日报》、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北京电报大楼等要害单位,宣布实施军事管制。彭真的警卫部队也被调换。刘少奇、周恩来、彭真、贺龙等对这一突变茫然无知。中央政治局高官一阵混乱,恐怖情绪蔓延。军事武装压力,逼迫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就范。随后通过了一系列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提案。

习近平学习毛泽东的恐怖主义有模有样,习近平上台后几次开展阅兵,展现他对军队的控制。在修改宪法建议以中共中央委员会全会名义发表后,军队和武警部队首先表态坚决支持,武力威胁反对派意味明显。人大代表步入大会堂如同进入幕后埋伏着刀斧手的中军帳。他们唯恐语言有失,即刻被推出问斩。在这种恐怖气氛笼罩下,还有什麽民主选举?习近平要攫取选票,大有生瓜熟瓜连蔓一起摘之势。倘若低票通过宪法修正案,才是咄咄怪事。

三、欺骗和谎言主导两会

毛泽东视宪法和法律为敝履。他最擂人的一句话“我是老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习近平也是一个目无党纪国法的人。一个少数人幕后策划的修宪建议案,既没有在二中全会通过,又没有在三中全会提及,习近平竟然盗用中共中央委员全体会议的名义提交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表决。同时中宣部下令控制新闻传播修宪内容,禁止民间讨论,删除互联网舆论。代表们没有与选民交流机会,被迫在耳聋目瞎的封闭状态下投票。如此修宪,存在明显的程序错误和文件造假。应宣布投票结果无效。2018宪法是一本伪宪法。

欺骗造假还表现在利用假外媒的造势宣传活动。那位“全美电视台执行台长”张慧君已被网友确认为前中央电视台职员,并有解放军中校军衔。她在美国注册了一个“全美电视台”(AMTV),该电台只有一个通讯信箱并无工作场地和办公室。张慧君经常胸佩“外国记者证”活跃于中共对外新闻发布会上。她把记者提问化成宣扬中共政绩的讲台。有一次发言人满意地接受了她的恭维之后,随即投桃报李曰:“你年纪轻轻却当了台长,真是了不起哟!” 张慧君巧妙应对:“我的成长速度与中国经济发展速度基本同步!” 这一下让发言人喜形于色,不能自持。中国和外国记者良性互动达到了心心相印的新高度。

张慧君执行中共情治部门的“大外宣”任务。以美国人(有时是香港人)的身份制造中国共产党需要的正能量信息,创造最佳政治效益。以致有烦共的网友(注意我用得是“烦共”不是“反共”,“反共”违反新宪法,“烦共” 似乎尚无罪名)给了她一个绰号“提问婊”, 我思忖半天才得一知半解,那意思是:“假装外国媒体向中共发言人恭维提问的记者婊子” 。

四、“个人崇拜”形成气场

摄像镜头显示,不少的人大代表感染了个人崇拜病毒。一位相貌还算俏丽的女代表对着摄像镜头语无伦次:”这真的是众望所归,真是不得了不得了——我太激动了,不知道怎么说了—–“ 然后眼眶里涌出激动幸福的泪水。

人大代表们见了习近平就像《红楼梦》贾府的丫鬟小姐见了贾母一样,有着说不尽的奉承话。笨拙地、机巧地、夸张地、妩媚地、锦上添花地、言不由衷地叽叽喳喳争先恐后表达了对习主席的崇拜之情。

比起九大代表见了毛泽东哭爹叫娘唤祖宗甚至现场晕厥背气的个人崇拜狂潮,十三大的个人崇拜从猛烈度上考察,还是级别低了许多,甚至比不上金家三胖。毕竟一个文不识通商宽农,武不精左右军礼的虚名博士,忽然被吹捧到英明伟大的水平,靠一口气的煽动力是不够的。需要中宣部组织天下的大肺活量的人士,众口一致才可以吹捧到新高度。

在会议上我们看到了一些奇特的风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对王岐山突然啪的一个立正,唰的一个军礼。这个反常的举动信息含量丰富。这说明王岐山要强势返回国家领导人地位,官员们要抢先向这个大亨表达敬畏之情了;郭文贵猛烈爆料王岐山的贪腐罪恶,没有撼动习王同盟;习近平的反贪腐的确有强烈选择性,对于自己团伙的贪腐行为,习近平坚决包庇。

专制者的逻辑,谁掌握了军队和话语权,谁就获得了尊严威仪,谁就当然地成了道德楷模,即使铁证如山证明他是罪犯,权力可以为他洗白一切。如果这权力集中到可以一人独裁的程度,他就有资格发动个人崇拜运动。“个人崇拜”是独裁政权普遍流行的病毒。被感染的人们会身不由己地做一系列的下贱动作。“个人崇拜”者自觉遮挡独裁者的才德缺陷,营造独裁者完美高大形象。

五、近期前途堪忧

党国一体,本来是一个法西斯意味强烈的政治诉求。它曾是国民党执政的核心思想并遭到共产党激烈批判。”党国一体“自蒋经国之后退出历史舞台。中国2018 宪法公然推出“党、政、军三位一体”,直接将法西斯政治合法化,称颂为“与时俱进”、“全国人民的心声”。厚颜无耻者,莫过于此。

可以看到,中国军队和警察不分职能枪口一致对内镇压的态势愈来愈明显,暴力维稳肆无忌惮,对于人权的侵犯更为严重。在”政治腐败才是最大的腐败“的指导思想下,反腐败开始以政治腐败为 由,打击相对清廉的反对派。随着经济下滑,政权和民众之间张力加大,习近平将进入一个多事之秋。

习近平希望国民跟着他做中国梦,“梦里不知身是客”的迷茫境界可以增加对独裁政权的认同感。而民主自由在中国的实现,在于究竟有多少中国人是清醒的。

国家级的“催眠术”与民间的自发“觉醒”活动在中国未来一段时期较量法力。希望寄托在那些自己清醒而且有勇气唤醒同胞的志士身上,当这种志士增长到一定数量,国家级催眠术咒语失效,专制政权瓦解,自由民主就在清晨的鸟啼声中降临。

3/22/2018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March 22, 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