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共未路

进入千禧年的第二个十年,全球格局变化之迅速令人瞠目结舌,中共十五年的黄金机遇期已经用尽,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宣布不承认中共极权政体的市场经济地位,对加入世贸组织当初的承诺本来无意履行的中共统治者,正在绑架中国十四亿同胞,走上一条和西方文明普世价值全方位对抗的不归路。

曾几何时,中国一跃而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拥有世界第一的外汇储备,看穿了这场游戏背后的财富流动之后,可以清晰的发觉,全部的游戏规则在于世纪之初的美国政府将中国定位为利益攸关者,试图以全球化的市场伦理推动中国的自由化进程。中共手上所累积的外汇储备,全部来源于对欧美日尤其是美国的贸易顺差,挟此血汗资本,中共统治者一时意气风发,大有与西方世界一较长短的野心。

其实在整个全球分工链,中共只是帮人打工的打工仔,随着体量迅速膨胀,走出去的战略提上日程,权贵垄断资本主义下的走出去,本质上是狡兔三窟的财富转移,舍此而外,中国的经济基础已经由红色分赃制分赃完毕。中共十五年的发展巅峰期至此也嘎然止步,同西方世界反全球化的格局高度同步。

现在回头看看这个巅峰期中共做了什么,又是怎样把中国推入到今天这种寡头分赃制格局下的?分赃制是由江朱联手,由一代酷吏朱镕基一手打造的红色分赃体系,至朱氏下野已经奠定规模,嗣后借全球化之东风,红色家族所把持分封的金融帝国,其体量之大让局外人尤其震惊,如此天量的财富集中,它是如何短期迅速实现的?秘诀在于房地产,可以说中国人已经穷到只剩下了房子,房地产是整个资金回笼的水笼头,它以迅猛之势抽干了中产阶级的财富池,利益集团通过政府保护的这个经济之锚,将社会财富转变为权力资本,扼住了社会经济独立的咽喉,商鞅在《商君书》中所阐述的疲民之术在此发挥到了极致,社会结构被推入一个设计好的利益分赃格局之中,权力是最后的裁决人,市场功能由权力之手接管,一方面为统治集团输送了利益阶层,固化了利益结构,另一方面权力与利益结盟的普遍肆虐奠定了后极权分赃统治的国家——社会二元格局,主体的个人及其独立的主权意志在此被摧毁,消弭,解构,荡然无存。一个超然于普通社会之上的特权利益集团,在社会整体之中归化为金字塔尖的特殊统治阶级,二元社会结构以权力的亲疏远近构画了身份等级制,极权政体最终推出的是特权政党对人的全面垄断,社会关系仅仅表现为权力关系,资本仅仅表现为权力资本,从建政初期对社会结构的全面改造及打碎,而今一个新型的犬儒化社会以权力意志对一切传统价值的全面解构而迅猛成型,直至其上层建筑日益增长了狂妄的全球野心。

在这个财富迅速集中的黄金期,现代社会保障的文明基础为统治集团所不容,教育,医疗成为特权垄断的权力象征物,特权阶层通过权力及裙带关系垄断了优质资源,并且在人心中植入了权力崇拜的不平等正义,反人类的权力正义取代了普遍的平等正义,如此润物细无声的权力腐蚀,全方位的系统性的败坏了自然正义,败坏了人心,权力恶反而具有了天然正当性,极权统治在这块人性的废墟上纵横捭阖,得心应手,抽干了人的尊严再由权力的威风宰制取代它,对人的腐化越成功,极权统治的基础也越牢固。

全球化的危机本质上正是后极权统治的危机。理性经济人的思维对极权统治者的大脑不起作用,因为这会削弱他的独裁地位,一旦取消了权贵分赃制的国家垄断,后极权统治就什么也不是了,一旦遵守国际贸易的游戏规则履行他的诺言,权力垄断的市场对市场经济体开放金融,电信等等垄断行业,这个极权体的权贵经济就将一溃千里,开放市场得益的是平民百姓,受损的是政府的财政资源,这是他们早已排除的选项,举最简单的例子,开放能源交通市场的话,国产的三桶油及国产车将全线败退,接轨国际市场后,消费者的选择空间可以获得国际价格的优质服务,但这会断了中共的财路,等于挖了他们的祖坟。去全球化的贸易冲突时代,全面的贸易战争事实上是中共所无法承受的代价,纵然当局极力涂脂抹粉的一带一路,除了为僭主的个人野心增添愚民材料,于大事徒有其害鲜有其利。遵守文明规则,接受普世价值又为中共利益集团所不能容,剩下来的选择至此已无多。

进入近代工业化以来,中国一直是地缘政治的牺牲品,中国宪政命运从未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现政权即为共产革命输出的私生子,这种父子关系在今天依然保持不变,即便今天的俄罗斯已非昨日之苏联,由独裁统治的血脉连贯起来的乱伦血缘关系依旧。二战以来,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判断直接影响到了中国的宪政命运,民主党总统在历史上不乏出卖自身价值信仰及判断失误的事件,是谁丢失了中国的历史之问远未过时,杜鲁门撤销对蒋宋这一对基督徒夫妇的支持,引发了一连串的历史反响,可以说是美国拱手将中国抛入了共产主义极权的深渊。无独有偶,为中国提供最惠国待遇,推动中国加入世贸的还是民主党总统,其结果是养虎成患,腐朽的极权邪教反过来利用美国的新闻自由控制了美国及全球的中文媒体,继承发扬了该党历史上一以贯之的谎言宣传技术,直至走到今天以咄咄逼人之势,在世贸体系之外另起炉灶,试图充当全球化新领袖的狂妄野心。

中国数千年的统治模式基本上只是利益统治的格局,在今天它的腐朽程度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顶峰,所凭恃的一点点资本,不过是全球化滥觞的落后遗产而已。当特朗普总统推特治国予人以一种大嘴巴之嫌时,今天的他貌似已经彻底清醒过来了,近来他对自身智囊团队的大规模改组,(从国务卿至国家安全顾问,首席经济顾问),全部换上了对华强硬的鹰派人物,显然,他已经意识到了继续纵容中共对全球的赤化渗透,对全球安全将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垄断体制下的消费主义统治固然可以解构人的尊严,消解掉政治原本应该严谨审慎节制的品格,与此同时也生产了暴戻的社会意志,一旦以追逐财富为最高存在意义的社会陷入停滞,崩解也将来到。这个时候随着危机的加深,民族主义的大旗将会被祭出,一方面转移社会矛盾,一方面用以凝聚腐朽不堪的人心。这一招在流氓普京的统治手腕中已经属试不爽,在乌克兰的代理人战争和叙利亚的雇佣兵战争帮助他塑造了一个政治强人的形象——因为愚民所崇拜的往往只有这些低级意识形态产物。鉴于此,中共僭主在一改韬光养晦的传统策略时,台海冲突及冒险的冲动也更加符合这一狂人的人格选择,历史上的僭主往往将其个人淫威看得高于一切,今天以红色血统接管这一噬血机器的末代皇帝,前两年的南海冒险遭到了美国和菲律宾,东盟的全面反制,后来不得不以金元外交收拾残局,一手大棒一手胡罗卜的外交战略,在初中生的执政成绩单上已然输得内裤也输光了,朝核危机是为首证。

当我们将中国的宪政命运置于去全球化的国际格局大背景大前提之下来思考,并不意味着中国只能简单的将自身命运寄托于一厢情愿的国际干涉之下,毕竟民选政府只是以服务本国选民利益为执政动机的,苟如此,基于利益推动的去全球化行动,将切断中共赖以为执政资本的外汇来源,而他们从苏联垮台所得到的唯一教训是,戈尔巴乔夫手上没有外汇了。这一次中共反人类的统治欲望必须得到上帝诅咒,虽然,二十九年前的国际制裁没有打垮这个流氓政权。

2018年3月18日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3/27/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