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来的终究会来,无论好坏。美国川普政府终于对中国抡起了贸易制裁的大棒,对六百亿美元的中国出口货物征收百分之一百的关税。中国方面也还以颜色,对三十亿美国进口货物增加了小幅关税。中国方面还是比较克制的,并没有如原先各界预测的对美国大豆痛下狠手。这说明中国方面不希望贸易战剧烈升级的强烈愿望,虽然一些政府部门和智库说话火药味很重,但他们不代表中国政府的真实意图。但是中国方面的良好愿望是否能带来好的结果,恐怕不能得出结论。很多的国内舆论还在计算此轮贸易战的双方得失,谈论谁输谁赢。其实问题远没有那么简单,这是一场真正的“战争”,持续时间之长,范围烈度之广,恐怕今天只是开了一个头。如果要我说的话,这就是修昔底德陷阱。美国的这一次对华贸易制裁其性质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对日对德贸易战,这是一场带有冷战性质的贸易战,或者说就是一场“经济冷战”,现在仅仅是一个开场。

其实这场贸易战在上届奥巴马政府时,已经开始布局。奥巴马2010年已经在美国国会表示,美国绝不做老二。其后,奥巴马政府便加紧对华经济贸易战的布局。具体而言,就是突然提速TPP的谈判进度,并且拉日本入伙。这个TPP当时便被舆论认为是围剿中国的“经济北约”。受困于美国国内政治的两党缠斗,这一重大步骤施行一波三折。川普是一个不同于传统政客的美国领导人。一般而言,美国总统候选人选举语言当选后都不会当真,其后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川普为了表示他“说话算数”,上台伊始便宣布退出TPP。川普妄图以一系列的双边协定来挽回美国的贸易颓势,一年下来一事无成,我从一开始就判定他必以失败告终。这足以说明川普的蠢笨,他在商场屡战屡败不是没有来由的,判断失误是他的常态。反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明显看出其一流政治家本色。川普甫一当选,安倍立马赶到川普纽约“行宫”,送上精致礼物,就要了川普一句话,允许日本挑头继续推行TPP。安倍非常明白,美国终将回来,事情不能因为川普被耽搁。果然不出安倍所料,今年一月的达沃斯论坛上,川普已经表现出悔意,但还是显得“扭扭捏捏”,说要谈判一个更好的结果。当时他的财政部长姆努钦还斩钉截铁地表示“美国不会重返TPP”。同样还是这个姆努钦,就在本周三参加完20国财长会议后访问智利,表达了美国重返TPP强烈愿望,且没有附加任何条件。这个新闻被周四的“关税”消息冲淡了,其实这才是真正的大新闻。说明川普政府终于意识到他们别无选择。美国重返TPP标志着美国对华战略的定型。一场新世纪的“经济冷战”不可避免!这个“转弯”表明美国两党在攸关美国重大国家利益上,还是能保持一定的合作,民主党参院领袖舒默第一时间对“加税”表示支持就是明证。

美国这一举动本身,就已经表明美国做出了最后的战略决断。美国当前面临的困境主要在两个方面,其一长期巨大的贸易赤字导致国力削弱,其二中国对手的日益壮大。商人出身的川普原以为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化解巨额贸易赤字,一年下来,赤字不减反增。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弄清楚美国贸易赤字的由来。美国巨额贸易赤字源于其国民不合理的畸高收入,使得其经济活动缺乏国际竞争力。这个问题不是短期内能解决的,我这里也不多做解释。当共和党精英意识到这一点时,他们就不得不转移视线,把重点移至对华关系上来。抑制中国发展成了首选,或者说放在更靠前的位置。两害相权取其轻,削弱对手等于壮大自己。从美国方面来看,这是一个不得已的选择,也是唯一可行的战略。

现在还有很多人在计算双方贸易战的得失,这跟中国人好赌的本性也许有联系,凡事都喜欢立马看到输赢。美国贸易代表莱泽希特在“关税”备忘录公布前一天的国会作证时,已经明明白白表示“没有赢家”。这说明美国方面做好了“双输”的准备。他们的理性告诉我们,千万别低估了这一次贸易战的性质和未来可能的前景。当你的对手准备以自己的损失来挑起一场“战争”时,应该想到事情的性质已经不同以往了。川普政府之前提出要求中国今年削减一千亿美元的贸易顺差,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么其真正用心是什么也就不难推测了。这份要求实际上就等于宣战前的“最后通牒”。现在中国方面还有很多人心存侥幸,其实是对未来缺乏清醒的认识。

中国最高领导层相信他们也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前不久的“集权”行为是最好的注解。我在去年十一月的文章《大萧条来临的前奏》最后讲了一段话:“如果问我怎么理解中G的19大?以上就是我的初步认识。他们今日的集权是统治阶级内部的集体共识,虽然也有领导人的个人色彩,但后者不是根本原因。他们这么做是一种“前奏”,是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长期萧条可能带来的社会发展的巨大不确定性,避免可能的巨幅社会动荡。一个政治专制的国家在它的经济上行时期,可以显得很从容、很放松,给社会成员以一定的自由,包括在思想教育等意识形态诸多领域。一旦经济下行时期来临,所有曾经拥有的自信和宽松都将烟消云散,冷静地看待未来时局的变化,比盲目地咒骂也许更能从容应对未来。”当时那篇文章并没有写到美中贸易的冲突这一节,如果加上这一条,那么现在完全可以确认:好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

这个好时代的结束并不是我大中国一家“独享”,包括美国包括欧洲乃至全球,都将经历一个痛苦的长时期的调整。美中对抗仅仅是未来全球剧烈变动的一个侧面。所有的国家都将经历一场脱胎换骨式的蜕变。这是对过去三十年高歌猛进的全球化潮流的一次“清算”。对欧美来说,主要是调整其社会不合理的分配格局。欧洲可能好一点,它的基尼系数尚在可控范围内,美国比较糟糕,它的前一次给富人减税很快就会发现是一个笑话。中国则不仅仅是分配格局的调整,还面临着国际地缘政治的巨大冲击,面临着修昔底德陷阱的巨大考验。中G最近的集权行为主观上可能是基于其国内稳定的理由,但客观上给这场必定要来的“新冷战”棺材打进去了最后一根钉子。这种举动本身让美国为代表的西方社会对中国可见的未来不抱任何希望,虽然这不是“冷战”的根本的理由。

有一位年轻的朋友问我,计划十年后送孩子赴美读书,那时两国关系恶化差不多结束了吧?我回了一句:美苏冷战持续了多少年啊?

(2018年3月23日于巴黎)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March 24, 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