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9 谭越森 作家议会

我们知道一切与已无关
当下的时刻,没有比淫逸
更具有普适性;除了强权

春天涂抹上的色彩令人厌恶。
你想去看看海,但它只有悼词和手铐

所有的充满着不真,
像极了一部拙劣的小说
你只能眼睁睁看它从头到尾
秽言污语,神经异常
但我们时代的文学评论家们说道:
这是杰作!
你不是文学系统的人,
你无权反驳,纵然他们是一群白痴

你无言以对。如冬天的树
有一片泛黄的树叶,高居枝头不肯飘去
它表示反对,进行质疑,拒绝进入今春
你才发现头顶上的奇迹
来自上世纪的己巳年。真正的生命,
是那些在绝望中死去的新生
一片树叶,它提前毕业
也许如你我这样的人
应该为它唱一首毕业之歌

谭越森,诗人,小说家。《独立作家》创办人。
独立作家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自由写作精神,无所顾忌。来稿请注明“独立作家” 字样。

独立作家-谭越森-打赏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