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血光凝成利剑
劈开沉重的球体
我把历史揉成檫布
将这世界使劲地搓洗
我把那暴“雨”如注
勾勒成沉睡千年的蛇
搅动躯体狠狠喷射毒气

此刻我绝不想颠倒天地
也不忍啮齿
草丛里忙碌着的
衣食蚂蚁

但我绝不任凭那
阴险的黑耳
编织沉重的夜幕
打包所有的誓言
只滴落一滴一滴干涸的回忆

【注】黑耳,就是吃月亮的“天狗”,因为它的构陷,嫦娥被永远罚居广寒宫,一条死狗。

2014.9.30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