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三十日,美国政府发表了一九九六年度的世界人权报告,其中以三十多页的篇幅讲到了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报告指出,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出现严重的倒退现象,异议人士遭到严厉的压制,不是关入监狱,就是被迫流亡海外;其严酷程度,甚至比起勃烈日涅夫时代的苏联犹有过之。

人权报告发表后,中共方面作出反应。外交部发言人沈国放声称,中国大陆不存在政治犯,只有一些因触犯法律而被判刑的人。美国年年以人权报告的形式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是干涉中国的内政。沈国放说,中国大陆自改革开放以来,在人权方面取得了很多成就,美国政府的年度人权报告是带有偏见的看法。沈国放要求在人权问题上,中美之间应该多对话,而不是搞对抗。

沈国放说中国没有政治犯。这是弥天大谎,不值一驳。对于他的另外几点评论,我倒有必要再说上几句。

众所周知,仅仅几年以前,中共还矢口否认人权观念,将之斥为“资产阶级观念”。现在,中共虽然承认了人权观念,但又说中国的人权观念具有自己的独特标准。这纯属欺人之谈。必须强调的是,人权观念乃是普遍适用的。它没有种族、文化和国界的区别。道理很简单,没有一个国家的人民喜欢那种专横的、不容批评、不容反对的政府,没有一个国家的人民愿意仅仅因为发表了批评政府、反对政府的意见就被关入监狱,没有一个国家的人民乐于在政府的抓捕和审讯面前被剥夺向公众公开辩护的机会。

人权是超国界、超政治的。对一国人权状况提出批评绝不是干涉内政。当希特勒迫害德国境内的犹太人时,别国的人民,别国的政府难道没有权利谴责吗?

不错,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取得了显著的进步。这是应该肯定的。不过,我们有必要重温一下在两千多年前的中国,一位民间政治家的真知灼见。在脍炙人口的<曹刿论战>一文中,曹刿问鲁庄公凭什么抗击敌国的进犯,庄公说他给老百姓提供了衣食饱暖。曹刿说不是每一个人都得到了这份恩惠,所以老百姓还是不一定拥护你。庄公又说,大大小小的案件,虽不能说明察秋毫,但我确实是尽己之心以求其实,或者狱无冤枉。曹刿立刻答道,这就好了。你尽到了你的本份。由此可见,政府的首要职责是,在防止人民彼此伤害的同时,防止政府本身对人民造成伤害。现今中国大陆人权状况严重恶化的根源,恰恰是政府自身。六四过去已经七年多了,至今仍未得到最起码的公正处理。仅此一端,便足以证明中共在人权方面的表现是极其恶劣的。不论它在其他方面取得了多少成就也不能改变这一点。

我们并非没有注意到,近些年来,中共也制定了一些有利于人权的法律。问题是,有缺陷的法律,只要一丝不苟地认真实行,胜过没有法律;可是,良好的法律,如果任凭政府肆意践踏,那很可能就比没有法律还更坏。

一个用坦克车和机关枪来回答自己的人民要求平等对话的政权,居然也来呼吁在国际间就人权问题展开对话。这一方面是虚伪,一方面也是迫于压力。它从反面提醒我们,坚持倡导人权原则还是有意义的。值得注意的倒是另一种论调。这些年,中共的一个新伎俩就是,它把国际社会和全世界人民对中国人权问题的热切关心与仗义执言,偷天换日地说成是外国人要欺负中国人。有人说西方人批评中国的人权,骨子里没安好心。且不说这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论调在当今的地球村时代是何等的不合时宜;如果一味地坚持这种论调,其结果不是回到闭关锁国,就是导致国际战争。更重要的是,身为中国人,如果你自己不为同胞的人权呐喊,同时却又反对外国人对中共的暴行进行批评,其用心岂不是加倍的可疑?

人权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改进人权状况是一切爱好自由与和平的人们的共同责任。改进中国的人权状况尤其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责任。□

《北京之春》1997年3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