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下旬,美国总统柯林顿将按原计划访问中国。此举在中国的异议人士中间引起了两种不同的意见。

赞成者认为,柯林顿访华有助于中国的改革开放,有助于思想界的宽松气氛,有助于自由民主理念的传播。赞成者认为,如果美方取消这次访问,只会使中共内部的强硬势力猖獗,刺激那种反西方反民主的狭隘民族主义泛滥,进一步压缩国内民主力量已有的活动空间。

反对者认为,鉴于中共当局在人权问题上并无任何实质性的改善,柯林顿在这种情况下访问北京,只能视为对专制者的姑息,只能助长专制者的气焰,挫伤中国人民对民主国家的信任与希望。反对者认为柯林顿应该取消或推迟这次访问,以显示其原则立场,向中共施加更大的压力。反对者也承认,假如柯林顿这样做,中共很可能依然拒绝让步,甚至很可能更倒退更恶劣,但是那样一来势必会加剧专制者与广大民众的矛盾,促使更多的民众投入积极的反抗,从而加速专制的败亡。这就叫长痛不如短痛。

以上两种观点,在反专制、争民主的基本方向上是完全一致的,区别仅在于,对柯林顿访华一事究竟会在中共内部和中国内部引起何种效应,双方的估计不尽相同。我比较倾向于第一种估计。依照我的推测,假如柯林顿取消这次访问,中共当局并不会因此而作出让步,它倒很可能转向更强硬,因此对国内民主力量不利。诚然,中共这样做是会加剧广大民众与专制者的矛盾,但是依我的估计,面对专制者的进一步高压,从六四重创中尚未充分恢复元气的民众未必会奋起反抗,很可能倒会陷入更大的消沉。痛是更痛了,短却并没有短。

我不大相信第二种估计,不过我并不反对第二种观点,因为第二种观点自有它的意义。我们知道,在美国朝野也有不少人反对柯林顿这次访华行动。这是好事不是坏事。它不仅能促使柯林顿在和中共打交道时不放弃人权原则。同时,它也能加强柯林顿在和中共打交道时的讨价还价的本钱。中共既然也清楚,这次柯林顿如期赴约是冒了很大风险的,倘若你中共不在包括人权在内的一些问题上好歹作出某种表示,只怕柯林顿回去后没法交代。如果柯林顿这套政策碰壁破产,更严厉的一套主张势必会取而代之,到那时美国政府必将对中国采取更严厉的制裁措施,对中共自身并没有什么好处。

也许有人会质疑我,就算美国在吃亏上当后转而采取更严厉的措施,按照你先前的分析,中共不是照样可以硬着头皮顶住不让步,甚至还变本加厉加强对抗么?那却不然。因为在这两种不同的情境下,各派力量的态势是大不相同的。同样是中共转向强硬立场,如果看上去能解释成是中共被动作出的(强硬派辩称是你美国人先不给我们面子所以我们也才不给你们面子),温和派要反对要扭转就很不容易。如果明明白白是中共主动作出的(别人给了你面子,你却不给别人半点面子,结果把关系搞僵了),温和派要反对要扭转就比较容易。

经验证明,外部压力确实能够对中国产生一定的作用,但这种作用又有它的限度。外部压力只能对内部变化产生一种间接的、诱导性的作用。因此,从外部施加压力,就必须考虑到内部的状况和趋势,同时密切注意对方的回应和分化,以进行必要的调整。从过去大半年的情况来看,中共在人权问题上当然谈不上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善,但其恶劣程度大致而言有所减轻。柯林顿政府以此为据,要继续他的交往政策。这次北京之行会产生什么效果,还要看中共的反应。一般人预期,这次柯江会谈或之后,中共方面会在人权问题上作出某些表示——但不能指望会有实质性的进步。这样的效果自然不坏,但也说不上多好。由此联想到我们的职责,除了继续不断地提醒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状况予以关注之外,我们也应加强具体对策的研究,看一看国际社会还能从哪些问题入手向中共专制施加压力,并可望获得积极的效果。西方政府中固然会有见利忘义之辈,但也有不少人是热心推进人权事业,只是苦于找不到有力的、可操作的切入点。换言之,从国际社会的角度促进中国人权的改善这项工作仍然还有拓展的余地。当然,归根结底,中国人权状况的实质性改善必须靠中国人民自己的努力奋斗,我们必须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在本国的活动中。这一点是不言而喻的。□

《北京之春》1998年7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