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的《台湾选举制度不民主吗》一文在网上发表后,引起马悲鸣和吴满可两位先生的批评,简答如下:

看来,马、吴都误解了我文章的意思。我无非是肯定台湾的选举制度是民主的(这从标题就可以看出),我无非是说明“过半数”并不是民主选举的必要条件,至于该制度是否完美,是否可以作改进,是否需要改进,那是另外的问题,不在上篇短文讨论之内。

如果有人见到英国居然还有国王有女王,就说英国不民主,那么我会回答说,那个君王只是虚位,不妨碍民主。又有人说,虚位元首也该选举产生不该世袭,例如德国的虚位总统不就是选出来的吗。我会回答说,君王世袭也有它的道理。我这样讲,丝毫不意味着我认为这种制度是最好,是不可改进。事实上,我根本没有对虚位元首应该以何种方式产生最好这个问题发表意见。

在大选前一个多月,我从网上读到徐滇庆先生的一篇预测台湾大选的文章。徐文分析了在三雄鼎立的情况下可能发生何种弃保效应,从而推测出谁在什么条件下可能当选(事后证明,大选结果不出其所料)。徐文分析细腻,逻辑严谨,重要的是,作者能把自己的主观倾向和对事物的客观分析严格地区别开来。我很欣赏,当下便与作者深入讨论。我补充说,由于台湾大选是一战定乾坤,相对多数便获胜,如果选民事前对三雄位次不明,不知道该弃谁保谁,所以又多了一层不确定因素。我当时举到波兰大选的例子。九零年波兰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结果,瓦文萨得票40%,加拿大富商提明斯基得票23%,现任总理马佐维耶斯基得票18%,无人过半数,于是举行第二轮投票,马氏呼吁其选民把票投给瓦文萨,结果瓦文萨以压倒多数胜出。如果台湾也实行过半数当选的制度,连战的选民或者流向陈水扁,或者流向宋楚瑜。徐滇庆的文章以为主要会流向陈水扁,我已多年未去台湾,对台湾的民意缺乏深入的了解(徐滇庆是在访台归来后写成此文),所以无从推断连战选民的可能流向。不过我们都承认,如果台湾也实行过半数当选的制度,选民在作弃保选择时会更清楚些。而照目前实行的相对多数获胜的办法,选民更难抉择,结果更不确定。我这点补充意见也和另一位朋友H君讨论过,他颇有同感,遂将此意写了几句贴在网上。可查证。

顺便一提,美国总统选举也不要求过半数当选,只不过在美国的选举制度下,第三党很难出头,最后往往是两大党对决,总有一人得票过半,但也非没有例外,例如九二年大选,由于裴洛异军突起,形成三强对决的局面,最后胜选者克林顿只赢得43%选票(布什得票38%),没过半数。当时未见有人批评美国选举制度不民主。

毫无疑问,台湾的选举制度是民主的。你可以说有些选举制度比它更民主,但你不能因此就说它不是民主的。我们说张三是好人,你说李四比张三好,因此就把张三说成坏人。这在逻辑上是不通的。

再讲几句。体育比赛一向被认为是“费厄泼赖”(Fair Play),但体育比赛的方式也很多。例如篮球赛,要比公平性,恐怕单淘汰就不如双淘汰,双淘汰又不如循环赛,最好象NBA大赛,又是季前赛又是季后赛,每个队都要和其它队交手好几次,最能够表明各队实力。可是,单淘汰也不失为公平。这总是不容否认的。

大陆人由于缺少民主选举的实践,因此一般人也缺少选举制度的基本知识。这次因为台湾大选的刺激,引起不少朋友对选举制度的讨论,这倒是一件好事。

民主选举的办法很多,我因为工作需要,有关的入门书还是读过几本的。在“民主转型期间的政党”(“北京之春”99年11月号)一文里,我简要评介过不同的选举制度及其利弊,后来又专门介绍过“民主模式”一书(“北京之春”2000年3月号),其中也涉及到西方学术界对不同的选举制度优劣利弊的某些最新研究成果。我对总统制与内阁制的比较倒下过一点工夫,先前写过一篇“中国宜采取内阁制”(收入“从自由出发”一书),目前也在研究未来民主中国适于何种选举制度的问题,眼下尚无结论。

我平日疏于上网,近几天上的多一点,网上诸君发表的讨论选举制度的文字,我都在认真拜读。我希望大家能对这个问题再继续讨论下去,不过我也希望能形成一种良好的讨论风气,有话好好说。

2000年3月29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