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总统难产之际

连日来旁观美国大选,令人感慨万千。

这次美国大选,既暴露出美国选举制度的某些缺陷,又显示出美国民主制度的坚实巩固,民主精神的深入人心。

总统难产本来并非好事,但它无意中造成了一个机会,让人们检测整个体制的坚固程度,考验整个社会的承受能力。

象总统难产这等大事,若发生在民主制度基础不稳,民主精神扎根不深的地方,恐怕早发生骚乱动荡了。然而在美国却平静稳定,一如往常。

这在远处可能看不真切,如果你身在大陆,试图通过媒体——包括辗转地通过海外媒体——了解此事,只见两党争执不下,天天上头条新闻,想象中美国大概闹得满城风雨,一片混乱。殊不知在这里按步就班,一切照常,人民的日常生活,政府的例行工作,几乎看不到有什么影响。更不要说调集军队,开出坦克车,宣布戒严令,通缉逮捕反对派——这种事在这里想都没有人想。别忘了,这可是争夺世界第一超强的最高权力啊!

尽管许多美国人对于事态未来会如何发展以及最终会产生什么结果并无把握,但是,他们对自己的宪政体制深具信心。即便有些人认为眼下已经出现了宪政危机,老制度遇到了新问题,既无明文可遵,又无先例可循,但是他们仍然坚信,凭着美国人民深厚的民主传统和法治精神,眼下的难题一定能够通过和平的正当的方式解决。不难想见,一旦最终结果宣布,恐怕总会有相当一部份人心中憋闷,不那么甘心,但是他们仍然会接受和尊重这个结果。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时刻。也许,正是在这样的时刻,我们才能更深刻地了解什么是美国,什么是民主,什么是法治,什么是民主和法治的制度,什么是民主和法治的意识与精神。

当然,大多数美国人是不会有我这番感慨的,因为他们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他们把民主把法治视为理所当然,天经地义,因此何足道哉。他们倒会从中检讨他们社会的种种弊端(我们也可以从中吸取不少经验教训)。你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搜集一大堆美国人对自己制度和政治人物的抱怨和批评——中共当局已经在这么做了。中共当局自以为又找到这么一个机会,用美国人自己的话作教材,给中国人再上一堂反民主的课。我不想再对中共的拙劣宣传进行批判了,因为我不想藐视国人的智力。

说到美国,什么是美国?美国就是“联合国”,美国人并非什么“上帝的选民”,美国人包括了差不多全世界各种民族各种文化背景的人,其中也有我们华人或曰中国人。如果说美国的局限不等于人类的局限,那么,美国的成功却有理由说成是人类的成功。它本身就证明了自由、民主、法治的价值适用于全人类,属于全人类。

十二年前,我读《赫鲁晓夫回忆录》,书中一句话让我过目不忘。赫鲁晓夫说:“中国人除了知道服从强权和暴力外,不知道服从其他任何西。”

我曾经写文章反驳这句话,不过,当专制的伪装已经一丝不挂而国人看上去依然很少奋起反抗的时候,我的反驳或许在某些人眼中显得苍白,显得单薄。更何况还有专制者及其帮闲,在反西方霸权的幌子下反对民主的普遍适用性。他们不反对西方人实行民主,但反对中国人实行民主,说民主不适合中国的国情,言下之意是说中国只能专制,只配专制。这不是从反面去证明赫鲁晓夫对中国人的苛评吗?最荒唐的是,象这种极端蔑视中国人的论调,居然还说成“爱国”,说成是“民族主义”!

我依然坚持我的反驳。我决不相信中国人配不上自由民主,决不相信专制就是中国的宿命。同样是炭原子,由于排列组合的方式不同,可以柔软如石墨,可以坚硬如金刚。诚然,改变一个既成的专制制度从来不会轻而易举,而这套专制制度又反过来腐蚀着、败坏着我们高贵的人性,从而更增加着改变的艰难;但改变依然是可能的。如果说二十世纪给我们留下了什么教益,那就是全人类在历经劫难后对自由民主普适价值的强烈认同,对专制必败民主必胜的无比信心。

(2000年11月12日)□

《北京之春》2000年12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