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远华案“黑幕”》(盛雪著,香港明镜出版社,2001年7月)里,赖昌星讲到此案和中共高层的错综复杂的关系,精彩之处甚多,不过在这里,我只讲其中最令人生疑的一点,在我看来,这一点也许是全书最主要之点。

按照赖昌星的说法,远华案之所以结不了案,是因为高层“几个派在斗嘛”,“现在江泽民绝对是不想搞这个事的”,“主要是朱镕基对江泽民有意见”,“一个是贾庆林的事,因为贾是江泽民的人,他怕贾庆林接他的班吧。”“朱镕基是想把贾庆林搞出来事情后,好用他自己的人接他的班,”“就是要给江泽民不好看”。按照赖昌星的说法,“我跟贾庆林认识”,但“我跟他太太根本就不熟,也跟贾庆林没有生意上的来往,根本没有这回事。”“我跟她(贾庆林太太林幼芳)三分钱的关系也没有。”朱镕基“不是不放过我,他是不放过贾庆林嘛。如果我能回去说:贾庆林跟我有生意上的往来,他太太拿了我多少钱,那贾庆林不就得名正言顺地下台了,还有什么可说的?现在就是还拿不到我这句话嘛。”“只要我回国了,就行了,我不说,他也可以说我说了,他们审案就是这样审的”。(见该书第33页—47页)

赖昌星编造了一个连三岁小孩也骗不了的大谎言。他力图让我们相信,贾庆林夫妇本来和远华案并不相干,朱镕基之所以抓住远华案不放,一心要引渡赖昌星回国受审,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是想借赖昌星制造伪证,制造冤假错案,从而扳倒贾庆林,要江泽民难堪。这好比说刘少奇要制造冤假错案搞倒江青让毛泽东难堪。可能吗?这不是天方夜谈吗?

如果贾庆林夫妇确实和远华案有重大牵连,朱镕基从赖昌星身上开刀正面强攻,拿出过硬的人证物证,江泽民恐怕想保贾庆林也保不了。但若是贾庆林夫妇在远华案上清白无辜,朱镕基却硬想对江核心的心腹爱将栽赃陷害,并借此打击江核心本人,难道江核心竟没有力量主持公道,保护清白部下不遭陷害,保护自己威信不受损害么?

如果你告诉我,江泽民想制造一起冤假错案,打倒朱镕基的心腹爱将,并借此让朱镕基难堪;我以为这很不容易,但还不是不可能。然而,你要是对我说,是朱镕基想制造一起冤假错案,打倒江泽民的心腹爱将,并借此让江泽民难堪,我认定办不到,我认定决无可能──你莫非以为江泽民是汉献帝,朱镕基是曹操吗?

赖昌星说他若被引渡回国,定然会被当局杀人灭口。问题是,谁想把赖昌星杀人灭口呢?假如赖昌星对记者所言属实,也就是说,如果贾庆林确实没有卷入远华案,从而不应该对贾庆林的地位造成更大的损害,不应该影响江泽民的声誉,那么,不是别人,恰恰是江泽民自己,最希望对赖昌星的审理能够公正的进行,得出实事求是的结论;也恰恰是江泽民自己,最愿意保护赖昌星的人身安全,最没有动机去违反中国政府对加拿大方面的承诺,去无谓地把赖昌星处以死刑。假如说江泽民和贾庆林都最愿意保障赖昌星的生命安全,还有什么人能够杀人灭口呢?

另外,赖昌星说朱镕基想搞倒贾庆林,其目的是阻止贾庆林接自己总理的位置。这种说法也很可疑,因为从现在的形势看,贾庆林好象已经失去了接任总理的可能性,就算他没有直接卷入远华案,因此没犯腐败罪,失察失职这一条却是推不掉的,除非整个远华案就象赖昌星说的那样是莫须有,或者是小题大作。

有人说:因为赖昌星需要在加拿大申请难民以保住性命,所以他会向记者讲出真相。然而,为了获得政治庇护,赖昌星有必要讲出全部真相吗(这里还暂且不说如果赖昌星确实犯有严重的经济罪行,那么,不是讲真话,而是讲假话才能获得政治庇护)?再者,为了获得政治庇护,赖昌星只消对加拿大移民官讲出真相就够了。他凭什么要对一位中文记者倾吐全部实情呢?接受记者采访,意味着讲话内容都可能公诸于世,因此可能激化中共当局某些权势人物的报复欲望,他难道不顾虑自身安全?更何况他还有亲友在国内当人质呢。

无论如何,《“远华案”黑幕》一书提供了该案主要当事人赖昌星的一面之词,对我们了解远华案总是有所帮助。至于你对赖昌星的话信多少,那就取决于你自己的分析判断了。不过,有一点是清楚的,迄今为止,赖昌星的口述对贾庆林是有利的,对江泽民是有利的,对朱镕基则是不利的。如果贾庆林确实涉入远华案,象现在这样,赖昌星远走高飞,鞭长莫及,整个案件无法深入,不了结也得了结,那一定是贾庆林和江泽民都感到欣慰的。

关于远华案的材料,我也读过一些,但实不敢说了解其内幕,先前写过一篇文章“囚徒困境、科举作弊与赖昌星案”(载《北京之春》2001年2月号),重在逻辑分析,未敢轻下判断。本文对赖昌星几段口述提出质疑。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将两文参照阅读。

2001年7月26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