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雪松:获奖感言

Share on Google+

我是一名普通教师。2005年,我第一次听到林昭之名,感到无比震撼。我找到互联网上所有关于林昭的资料,读完之后,决定在课堂上向学生们展示那一段真实的历史。在放映《寻找林昭的灵魂》和课堂讨论中,我和我的可爱的学生们共同感到,没有对基本普世价值的信仰与坚持,传播是没有意义的。这讨论从课堂延伸到课下,从林昭延伸到所有中国人的历史命运。

林昭的遭遇,以及所有中国人曾经在20世纪后半叶经历过的一切,在我看来,是值得深思的历史文化问题,而在另一些人看来则是布满高压线的政治问题。结果,我被迫暂别讲台,在家读书写作。我生活在一个比昨日开明得多的世界,虽然我经历了超出自己想像力的惊心动魄,我必须承认我是幸运的。

我与先贤林昭不同。我面对血淋淋的历史真实,没有那样充沛和饱满的道德勇气,没有那样不计代价的真诚与单纯。纪念先贤林昭,让我有机会清理自己,重归纯净自由的生命本性。作为我们这一代人的精神资源,林昭给予我的是对基本人性的信念,对社会改良和自我超越的信心。在那举国若狂的年月,林昭实际上受到来自那么多疯狂而迷乱的“革命群众”的直接或间接的伤害。作家方方女士已经在反省,我们手上是否有血痕。在我看来,这种冲突是信仰的冲突。你是否信仰着(或信仰过)暴力、虚伪的谎言、仇恨与野蛮?

我不是基督徒,但我能够理解林昭和她的信仰。信仰者林昭,她对于和平、真实、爱与“恒久忍耐”的基本人性的坚持,应该是每一个普通人的坚持。我愿用持续的自我反省来告别林昭曾以血告别的那种可怕的信仰。

平凡的我,曾像每个生命一样,认为自己与众不同。内心中时常有诗性涌起,但也曾与世浮沉。当命运将我甩出常轨,我第一次感到惶恐。我被一些人知道了,然而以这为契机的重新审视自我,才让我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平凡。这荣誉让我感到受之有愧。但我愿接受这荣誉并诚挚感谢诸位,我愿以此作为对自己的激励。

林昭是宽容的,而我们每一个没能尽己所能践行自由的平凡生命,都在被宽容之列。我只想说,我愿承担起一个普通人对自我和时代的责任,不辱使命。例如,从此不再屈从“潜规则”对生活的统治,让亲身见证的荒谬和自己的内心一起在言说中透明起来。

生命总是仓促的,但一切已经开始。

2005年12月19日

阅读次数:1,82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