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去二十五层牛马的皮
我才得以羽化成人

谎言的洪水再也无法肆虐
被戳穿千百次的地皮上
生长出茂盛的真相的森林

鸟云,那乱翻的书本上
印满了雨滴──
无色油墨写下的密令
不留痕踪

我总是随着一声“请进”
被玻璃门撞得鼻青脸肿
雷电极人之后
永远抓不到嫌凶

为了让仪仗队的军靴
踏出雄壮的节奏
履带把一个个
圆滚滚的鹅卵石碾平

千百年来亿万死者的骸骨
磨醉成的黄土
终将重新烧结为砖
不是为了砌就关押你我的囚笼

国家有钱了,发红包啦!
打开,只落得满手血腥??

但愿我的颈骨硬得
足以令刀斧卷刃
无法砍杀下一个无辜的人

这是给未来的最好馈赠

2014年4月19日草稿,5月15日再改

文章来源:《开放》杂志2014年7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