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二

中共的国庆期间,在昆明偶尔看了电视。连续几天,都看到了中共的要员们,到舞台上和演员握手言欢的场面。要员们个个满面红光,精神焕发,演员们个个喜笑颜开,光彩照人。那喜庆的场面和气氛,会让人麻木欢乐,忘记人间无数不幸,忘记中国大陆的黑恶势力践踏下的平头百姓的欲哭无泪。

当然,作为一个国家,有些庆典和仪式,也是无可厚非的。庆典和仪式,不仅是社会生活的需要,也是人性的需要,它可以使人类生活更加丰富,可以使人类的创造性得以更加丰富的发挥。

同时和美女握手言欢,也是无可厚非的,只要握手者不去盗窃国库,不去利用社会的公共权力,为她们建造大剧院,购买别墅,养活名贵的宠物,或者谋求其它私利。

慢慢联想之下,觉得中共要员们和演员美女握手言欢的事情,已经是这个国家的一个不成文的制度了,就象英国很多人民的权利成了不成文的法律制度一样。

最近在华东,看到了一些电视节目和录象,其中有中华民国的要员们以及其它一些国家的首要人物,接见朝觐团的场面。这些朝觐团是他们本国的一些穆斯林组成,这些人平素虔诚信仰和实践伊斯兰,只要能够朝觐得起,他们都单个或者结团前往阿拉伯,去朝拜天房,其真正的用意是要表达虔诚,也是要聚会交流,往返费用都是自己负责,从来没有象中共的那些腐败官员们,不但嫖娼和养小老婆要人民掏钱,变相以所谓考察的名义出国观光玩乐,也要人民掏钱。

中共的要员们,你们应该更多向国民伸出手来。你们反思一下,你们和美女握手多,还是和普通的国民握手多呢?你们为什么不和中国大陆的朝觐团握手呢?你们不但百般限制历次大陆朝觐团的人数和朝觐,而且从来没有欢送或迎接过朝觐团。这样的事实表明,在你们的眼里,演出团比朝觐团重要千倍万倍,演员或者美女,比虔诚的宗教信徒要更加值得重视。

你们为什么如此冷淡对社会和人心起到非常好的教化作用的宗教团体呢?而且,一般意义上讲,伊斯兰教,是举世公认的伟大宗教,该教教义倡导人间和平,自由平等,民主博爱,世界大同,它的使者穆罕默德和佛陀、孔子、耶稣一样,都是开天辟地以来的先知先觉,为人类留下了众多的真理性的教诲,以及以身作则的高尚榜样。偏偏是这样宗教这样人物的信徒,你们就疏远之,甚至惟恐避之不及,那么你们对人类社会、历史、宗教等基本知识的把握到了哪里?

我们也承认,孔夫子很多话语,的确言必有中。他说过“吾见好德如好好色者也”,意思是“我还没有看到过很多人爱好忠恕仁义一类的美德,超过爱好外观美好的事物”。这样的倾向是人类的某种天性。

普通人可以将追求美德放置在追求感官享受之下,但是做为国家的首脑们,就应该对自己提出更高些的要求,必须将追求感官享受诸如爱好“好色”之类,放置在追求美好德行之下。即便是在古代相对封闭的世界,也有很多君主,克己好德,以公务为中心,爱好多和学者、宗教领袖或团体交往。现代民主世界,由于整个社会的开放性,民主国家的首要们,更始经常和普通民众握手交流。中国大陆的政要们,应该多学习西方这种官民之间的平等性,以及政要们心灵的开放性,让秘书们作些实录,记下自己和美女握手的次数,以及和社会其它各界握手的次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按照中国古代先贤之一荀子“君子每天数次反思自己”的要求,比较一下自己在演员、美女、和普通民众之间的平衡。

中共的政要们,你们是否经常反思过,你们主宰着一个有五千年悠久文化历史的大国,居住的辉煌宫殿,乘坐的高档轿车和专机,享受的美酒佳肴等等,都是人民的血汗凝聚而成,而这些奠定了你们生活优越的人群,却遭到你们经常性的忽视,你们甚至不认同他们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这最起码是严重的失职行为。

如果说你们暂时做不到象西方自由民主世界的政要们的普遍作风,那么翻开司马光的《资治通鉴》,看看汉文帝、汉宣帝、汉光武帝的简朴、廉洁和勤政,看看唐太宗的宗教政策是如何的宽容大度,然后考虑将你们大权在握的手,更多地伸向普通的国民,伸向虔诚的伊斯兰朝觐团以及其他民间宗教团体。

杨天水于华东

2004年11月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