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张林案件的背后

Share on Google+

表面上看,安徽蚌埠中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名,审判张林,似乎完成是来自专制制度的政治迫害,但是如果了解些内情,人们就可能获得更广阔的视野,看到在专制国家,黑恶势力以及他们的政治后台,是如何相互勾结,构陷忠良。 水浒里蒋门神勾结张都监,构陷武松的故事,在中国几乎是家喻户晓。武松豪侠仗义,抱打不平,向当地的恶势力首要人物蒋门神开战,结果惹来了对方阴险的报复,几乎丢了性命。

目前,张林的命运和武松的命运类似。著名自由作家、维权猛士张林受到审判,实际上与他触怒了蚌埠的蒋门神以及蚌埠的张都监有很大关系。

事情要从张林、方草夫妇的共同好友马志明、刘红的故事说起。马志明是个商人,在中国商人想顺利发财,多数要依靠官府权力人物或者他们的裙带人物,因此马志明结识了蚌埠市一个副书记的司机张明生,他在蚌埠是个神通广大的人物,也黑白两道拥有势力的人物。

邓小平的改革,虽然一定程度上解放了生产力,但是他不愿意实行必需的政治体制改革,同时禁止自由宗教运动,结果便是唯物、唯我、唯享乐主义的泛滥成灾。这样的大潮流中,想要一个市委副书记的司机洁身自好,那几乎是妄想。张明生和多数有权有势的中国人一样,爱好吃喝玩乐。

二00四年春夏交际,有一次赌钱,他输掉七万元,就电话找到马志明,说要借十万元人民币,马志明说没有钱,张明生说他的大姨子有钱,并敦促马志明写个借条,马志明为了朋友义气,就按照张明生的说法,写了十万元借条,给了张明生的大姨子,当时张明生的妻子当时也在场。钱拿到手后,张明生拿了七万元,马志明拿了三万元,同时从中拿出六千元作为利息,当时就付给了张明生的大姨子。

到了二00四年十一月十一日,张明生妻子带了一伙人围攻马志明的家属,当时马志明还在外地,家里只有妻子刘红和两个幼童。那种围攻,恐吓、吵闹,妇女和孩子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损害。刘红多次报警,也无济于事。这样的围攻,一直延续到次日,刘红不得已求助于张林的妻子方草,方草带孩子赶到,结果一样被围困在屋里。警察来了,也奈何不了那群在蚌埠市政治后台强硬的,同时又有黑社会作为武力后盾的人,只是听任事态发展。被围困的刘红、方草和三个幼童,只得电话求助于张林,正在家里焦急等待消息的张林,明知对方是蚌埠市黑白通吃的一伙恶势力,义无返顾,立即前往事发地点,和那些闹事者说理。就在十一月十二日的下午二点半左右,张林先生遭到那些人的绑架,绑匪们为了法律上能够有理可依,竟然以“扭送”为名,将张林绑架到一个派出所,一路上以及在派出所里当很多警察的面,不停殴打、侮辱张林,时间长达好几个小时。

请看,蚌埠市的副书记的司机,就有这样的胆量和势力,公开聚众闹事,恐吓妇女儿童,绑架良心作家,根本不将法律放在眼里,至于警察们,他们更加不在乎,因为明显有警察偏向他们,或者害怕他们。

就在事后的二、三天,马志明从外地回来,到派出所询问有关事由,估计是派出所有人通风报信,张明生带了一伙打手,立刻赶到,将马志明绑架到蚌埠市的一个名叫黄金海岸的洗浴中心,几个小时之后,逼迫马志明电话告诉家里说:“张明生帮手们扬言,不送十万元过去,就砍人。”这个时候,刘红还希望法律和警察能够主持公道,报警了,但是警察要么是推委,要么是不予理会。那天下午三、四点钟,马志明的妻子刘红无奈之下,将十万元送了过去,马志明才得以生还。

后来张林先生,连续几天撰写《我被黑社会绑架的经过》,揭露张明生一伙黑恶势力,如何在蚌埠依靠权势,弄权作恶,欺侮良民,敲诈勒索。这样就大大开罪了这股黑恶势力和他们的政治靠山。各种压力之下,张林夫妇,不得不带着幼小的孩子,到杭州小住,小心翼翼躲避蚌埠市黑恶势力的报复。

接着,日子就日益艰难,本来张林的自由言论,蚌埠市警方只是一般过问,基本上还能或明或暗兑现宪法里的言论自由的承诺。自从张林得罪了张明生一伙黑恶势力之后,蚌埠市警方,不断超越法律,给张林更多的拘束,甚至威胁他,说:“再写,就抓你。”

为什么蚌埠市警方,在蚌埠市的蒋门神张明生一伙绑架张林之前和之后,对待张林的态度截然两样呢?张林连续发表《我被黑社会绑架的经过》,揭露了蚌埠市的蒋门神以及他们的靠山即市委副书记的关系,难道不会触怒他们?一个副书记,如果他的司机长期为恶乡里,势同恶霸,难道他能够摆脱干系?他的所谓的党性和国法观念到了哪里?只要了解中国国情和中国特色的人,都能够判断出,一个市委副书记的司机,如果为恶,那一定是超级蒋门神,如果副书记背后支持他报复良心公民,那么他一定就是超级张都监。

现在张林先生,终于被逮捕审判了。蚌埠市的黑恶势力获胜了。请看中共的法律,只要遇到黑恶势力,立刻疲软无力,而最后往往操纵在这样势力的手里,一味打压正直公民或良心公民,这样你如何叫人民真正相信你的“伟光正”?

我们呼吁中共内部的正义力量,勇敢起来,负责起来,清理中共官场里的张都监以及和他们互为表里的蒋门神一类恶势力,这些恶势力,已经将人民压迫到普遍要效仿陈胜吴广的地步。

我们呼吁安徽高级法院,尽快作出无罪判决,释放良心作家、良民公民张林先生!

我们呼吁中共高层,拿出做人的基本良心,释放张林先生、郑贻春、许万平等和所有被关押的异议人士,真正的罪犯是那些报复他们的人群!

杨天水于南京东山

2005年7月31日

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10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