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中国民间抵抗运动的英豪

Share on Google+

——同时纪念六四

六四,中国民运的受难日快到了,这样的时期,我们的心情是痛苦的,沉重的。

这样的痛苦而沉重的时刻,我们痛恨制造民族灾难的专制制度吗?当然痛恨,就连那些腐败人物,也有很多人同样痛恨之,因为他们本身最初并不败坏,只是当他们看到了专制制度之下,良善和忠信不能得到奖励和不能得势的时候,他们才开始变坏,走向自私、贪婪和腐败。

我们想废除一党专政吗?当然想。可是眼前我们还没有力量实现这样的理想,我们就无法将这样的伟大事业提到议事日程。因此我们更多的专心于经营铺垫工作,启蒙、维权、广泛沟通国民,自然是当务之急了。

还有比这当务之急更加紧急的事情,那就是在这样痛苦而沉重的时刻,我们自然更加思念我们的很多朋友,他们仍然在牢狱之中,张林、胡石根、秦永敏、刘贤斌、杨建利、杨子立就是这类人物的代表。

张林先生,从清华大学到工厂、社会,一直追求自由民主,组建沙龙,偷渡海外,联合同道,领导蚌埠八九民运,撰写可以以一当百的文章,抨击专制腐败。前后三次被监禁、劳教,虽然是八年牢狱的生活,但是那是遭到很多肉体酷刑和精神酷刑的八年,旧历年前,他再次遭到监禁,目前蚌埠市警方,正在策划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他进行政治迫害。

胡石根先生,一个大学讲师,一个具有武士道精神的血性男儿,一个不甘于做专制机器螺丝钉的炎黄后裔,一个敢于将个人利益置于不顾的英豪,于六四之后勇敢地组建民主政党,大声呼喊废除一党专政,结果遭到二十有期徒刑的判决,如今已经是他牢狱生涯的第十五个年头了,十五年的牢狱枷锁,将他摧残成什么样子了?去年张林先生在还没有被捕的时候,曾经赚写了这样的文章——《英雄当如胡石根》,就凭这样的题目,包含了张林对他民主英雄主义的提倡和景仰!

秦永敏先生,民主墙时代,就是冲在发对专制争取民主的前锋,经历了很多年牢狱之后,九十年代,继续从事人权活动,为中国国民的基本人权而操劳,搜集资料,发布新闻,组建民间人权社团,为此他再次遭到当局的迫害,判处他有期徒刑十六年,去年就传闻他被折磨得一身是病,还受到过直接的肉体酷刑。

刘贤斌先生,一个天府之国农民的儿子,一个人民大学的毕业生,一个顽强的抵制专制主义的勇士,先后遭到几次监禁,九八年参与组建中国民主党而遭到再次的迫害,十多年的刑期压在他的头上,目前已经是他这次牢狱生涯的第七个年头了,前不久他的母亲含恨去世,他和我们很多被监禁的政见持异者一样,不能回家奔丧,而他的母亲也和我们众多同道的母亲一样,由于专制制度的间接迫害,带着焦虑、忧伤、对儿子的思念过早衰病而去。

杨建利先生,孔孟的同乡,北京师大和加州大学的数学博士,哈佛大学的政治学博士,民运领域出色的组织者和活动者,德才兼备的反专制勇士,2002年春夏交际,自美国返回自己的想祖国,了解工人运动和社会情况,结果遭到迫害,被当局判处五年有期徒刑。犹豫的美国生活,没能够迟滞他关心祖国国民的赤子之心,这么多的博士头衔,没有冲昏他的头脑,他和那些坐而论道,批评起自由派就侃侃而谈,批评起专制派就畏首畏尾的教授们学者们不同,他有战士品格。

杨子立先生,一个回族学子,北大毕业,而立之年就遭到了监禁。原因是他失职而致使中国大地到处污染,很多国民没有干净的水吃?显然不是,他没有这样的权力。是他盗窃国库,将巨资转移到海外,再以外资的名字来购买体制转换中的国有企业?显然不是,他也没有这样的权力,更没有这样的败坏歹毒的心肠。他不够是因为认识到中国社会的巨大的众多的弊病,根因在于体制,需要改变这种体制,才能谈到为民服务,国民尤其是农民的利益,才能获得真正的保障。仅仅是政见持异呵!专制腐败势力,哪里能够容忍,于是判处他和他的朋友们漫长的有期徒刑。如今他还被关押在更加恶劣的某个北方监狱之中。

在抵制专制腐败的社会潮流中,中国的民间抵抗力量最为英勇,以上提到的那些人物,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功臣。在六四这个民运受难节,我们是多么思念那些仍然处在牢狱里的民族功臣!他们为中华的社会进步而受难。

杨天水于南京东山

2005年6月2日

————————–

原载《议报》第201期

阅读次数:1,34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