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6月11日讯】中国住澳大利亚使馆的政治秘书陈用林先生公开地背离了中国的专制主义阵营,逃出使馆,寻求西方国家给予政治庇护权。

陈先生是中共的高级官员,享受很多中国国民无法享受的特权,又生活在富庶而悠闲的澳大利亚,他为什么要放弃以前的特权地位,公开背离中共,并且透露很多真正的中共国的机密呢?

按照他自己在澳洲纪念六四的一个纪念会之后答记者问,我们大体可以了解到,尽管他是一个中共的高级官员,有过北京外交学院正式的教育背景,一直是中共的螺丝钉,但是由于他四年半来暗中帮助过法轮功和民运,他已经遭到使馆内部一定的注意,政治迫害迟早要落到他的头上,所以他一直因此而生活在恐惧之中。

没有人愿意生活在恐惧之中,因此人类四大自由就包括能够免除恐惧的自由。陈先生出逃,显然是首先为了免除中国专制主义制造的恐惧的生活环境,这种环境中,就是你享受无数高级物质生活,你仍然无法免除恐惧,因为缺少自由和民主,缺少人权和公正的国度,任何人包括国家元首,随时都会沦为邪恶势力或者派系斗争的牺牲品。

尽管陈先生身体上暂时脱离了中共海外分支势力的控制,但是他仍然不能彻底从心灵上摆脱恐惧,或者说他的身体脱离了虎口,但是他的心灵仍然在虎口的威胁之下,因为他深知中共对自己内部的背叛者,对那些投入自由民主阵营怀抱的觉醒者,实施过绑架暗杀,或者绑架他们亲属然后迫使他们就范。现在他害怕他的亲人和他自己成为这样国家恐怖主义的残害对象,他就更迫切申请澳大利亚国家给予他政治庇护的权利。

可是作为国际人权公约的签约国的澳大利亚,并没有爽快地履行它的法律责任,导致陈先生继续为自己和亲人的安全担忧,恐惧仍然日夜袭击他的心灵,因为一旦他落到中共特务的手里,等待他的就是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因为他公开了中共专制派太多的恐怖行为,而这些恐怖行为在中共专制派那里,就是所谓的国家机密。

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力量,推动了陈先生背离了中共专制派,那就是他的良知。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就是说怜悯受害者的同情心或爱心,是人性天然的禀赋,也是良知的源头。这种人类爱心之上,就是是非之心,是非之心就是良知。但是有的人后天抛弃或泯灭了这种天然的恻隐之心和是非之心,一味以个人的得失为中心,或者以危害人类为职业,而有的人不但保存了下来,而且发扬光大,以之为抵制邪恶,追求正义的动力。陈先生就是后面这种保存并发扬了人性中爱心和良知力量的人。

他见过专制主义太多的邪恶,他义愤;他知道很多普通国民无法知道的国家恐怖主义的行为,他不但义愤,而且恐惧,担心有一天他也沦为这种恐怖的牺牲品;他因为参加监视和打压澳洲法轮功和民运,良知受到感染,逐渐认清了追求自由民主的真理性,感受到这个群体和官方宣传的恰恰相反,他就更加不能容忍旧的体制。

因为恐惧,也因为良知,更多的中共高级官员将会公开觉醒,象陈用林先生一样,公开坚定地站到文明事业的阵营,抛弃过去只为少数人服务的错误甚至是罪恶的道路,效仿那个先前执行疯狂迫害基督徒的扫罗,后来转变为狂热宣扬基督教的保罗,成为义人。

2005年六月十一日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