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恐怖泛滥的太平盛世

Share on Google+

有这样一个市霸,它不但需要依靠暴力机器维护自己的强权与特权,也需要文化帮闲出来捧场,于是经常找各色帮闲,到市场里说书,以便获得捧场之外,再给它垄断的市场增加点色彩,取悦大众,大众总是庸俗文化的热爱者,赵本山和潘长江为大众喜欢就是例证。

中共就是这样的市霸,中国大陆就是它垄断的市场,李敖就是它前不久请来到这个市场里说书的帮闲。

这个文化帮闲到了中共垄断的市场后,看到有些新式楼房、马路,有些花花绿绿的商店、商品,便信口开河说中共国社会是盛唐以来的太平盛世。

李敖真的欣赏太平盛世吗?

国民党领导中国人民实施积极抗战,一边要和军事强国日本军浴血抗衡,一边还要时时处处提防中共军消极抗战中的扰乱与破坏,后来退守台湾,坚苦卓绝,终于抵挡了共产主义阵营的消灭中华民国的势头,由训政而宪政,保障基本人权,民权得以伸张,民生事业兴旺发达,各种地位举世公认,国民安居乐业,社会和谐发展,就连骨子里只剩下点”俗”(作家傅国勇语)的李敖这样的”文化泼皮”(作家廖也武语)也能够有权当选为立委。这样的中华有史以来最文明强盛的国度,李敖并不欣赏,而以谩骂居多,可见李敖何曾认同盛世国度?

李敖说中共国之强盛,为汉唐以来所未有。

事实真是如此吗?

中共国强在何处?它的军事实力,一些数字上位列前矛,而实际战斗力就和满清王朝的海军一样,在强敌面前,最终只会是一种结局—溃不成军。满清王朝的海军吨位当时不是亚洲第一吗?但是腐败透顶的统治之下,数量上的军事优势,毫无作用,相反最后只会为对方所俘获,资敌而已。人们没有看到这样的事实吗?即在美英正义之师攻打专制暴君萨达姆的战争以前,天空中相当于中共国的主战机水平的米格23遇到F16的时候,不是掉头鼠窜吗?再说中共军队的腐败史无前例,这样的军队1979年侵略越南,在越南军民顽强有效的抵抗中,违背现代战争的基本原则,只能以人海战术,牺牲了大量国民子弟,而获得名义上的胜利。以千万平方里之大国,对付只有三个江苏省大的人口也只有江苏省多的小国,尚且久攻不下,死伤惨重,指挥混乱,战术无方,早已是历史的笑话了。难道这就是李敖所赞口不绝的强大?

近年来,在南海石油开采权以及一些本来就属于中国所有的岛屿归属权问题上,在钓渔岛问题上,中共国的强大在什么地方呢?它有效保护了中国的主权了吗?除了”搁置争议”,无原则的妥协让步之外,李敖所说的中共国强大不知道逃遁到什么地方避暑休闲去了。

相反人们看到中共国另外一种”强大”,即它在打压国民正当合理的人权与民权要求方面,真的是中华有史以来最强大无比了。八十年代在西藏血案中,在六四血案中,去年在汉源血案中,近几年来在陕北抢劫民营油井案中,去年以来在广东众多的官民冲突中,人们真正看到中共国的强大,枪炮、坦克、警车、棍棒、镣铐,带着专制主义特有的嗜杀成性与残暴冷酷,一起向非武装的依法守法却被诬陷为”暴民”的民众发起军事战斗意义上的冲锋。这种对国民实施武力侵略的惨剧,经常在中国大陆不同的地点、时间,以不同的情节,上演相同的”强大”。

我们再看看中共国”盛”在何处?盛有兴旺发达、华美宏大之意。中共国兴旺了吗?人均产值、人均收入在世界上是倒数的;人权国际公约规定的签约国必须实行义务初等教育制,但是这个国家需要豢养官僚,挪用了义务教育的费用,因此失学儿童的数量惊人,而且每年都有不少农村青年因为考上大学,但是家里供养不起,而羞愧自杀;大量贫民穷得看不医生,要么常年听任疾病折磨,要么因为交不起治疗费而活活死在医院的过道或门口;国有资产已经被官僚群体鲸吞殆尽,只能苟且活着的下岗失业加上农村剩余劳力的人数少说也有好一个亿以上,这个”强盛”之国,由于专制统治的无能、不负责任与错误的人口政策,导致仅仅是天然弱智与残疾者,就有七千万之多;表面上兴造了大量的楼房与高速公路,但是兴造的过程,就是特权腐败群体大肆贪污纳贿的过程,之后工程之伪劣,众所周知,而国民能够享受的份额,微不足道,多数国民谁买得起房子?而那些一般是用贪污受贿的赃款购买了很多房子的腐败分子,谁没有房子空闲在高档小区或者风景地区的别墅群中?高速公路上经常奔驰着高档轿车,这些轿车承载腐败官员或者他们的亲友裙带,不是公款旅游,就是奔波于文山会海之间乘机旅游玩乐,这个国家每年要花费两千多亿元人民币来供养官僚群体的用车,而他们多数是用在为私人谋求享乐之上,因此高速公路和轿车的增加,与文明进步有什么关系呢?一半有阻碍的关系,就是说这个国家的高速与轿车的增多,很多时候,只是浪费而不是增加国民财富;它的官僚群体一年光吃掉公款就在一千亿以上,偷盗并转移到海外的数量,真的史无前例;一个盛世,一定轻刑薄赋,唐太宗贞观时期,有年死刑不过数十人,以野蛮蒙昧为统治主旋的蒙元忽必烈时期,每年死刑不过百人左右,而中共国就是按照人口比例,它的腐败风气与滥刑滥罚造成的死刑人数不知道要高出初唐盛世与忽必烈时代多少倍数!

一个盛世,社会一定是有秩序的,它的各级官府机构能够正常按照法律规定行使职责,中央对地方诸侯或地方各级行政区拥护足够的治衡能力,就是说这样的国家,它的政令与法令应该是统一的。但是我们在中共国看到的是另外情形,很多地方官僚群体已经和资本、黑道勾搭成奸,结成腐恶利益群体,以腐败群体私利为中心,对抗中央政府的政策路线与法律,欺上谩下,形成了一种新式的地方藩镇割据。在陕北地方政府抢劫民营油井案中,在最近轰动世界的广州市番禺区以及鱼窝头镇的官府动用千名左右的军警,对太石村依法非暴力维权的村民施暴,村民的法律代理人郭飞雄律师遭到非法拘禁,同时再了解一下地方官府如何使用黑道力量追杀前往太石村帮助村民的大学教授艾晓明先生的经过,人们就足以看出中共国社会根本没有正常的社会秩序,非法、暴力、恐怖横行,人们的人身安全与财产安全,毫无保障。这样的社会,如何能够称为太平盛世?如果说是,那也是恐怖泛滥的加个引号的”太平盛世”。

于南京东山

2005年9月29日

————————–

原载《议报》第218期

阅读次数:23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