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心灵的痕迹

Share on Google+

(2003-11-08 08:22:18)

今天的南京,风景殊异。细雨自昨晚飘然零乱。夜半悲风侵入古城,如戚如诉。我凌晨六点起来,漫步于华山饭店院内,满眼黄叶,一地飘零。晚秋将尽矣,年华消逝兮。而我们苦苦寻求的真实,居落何方?试问朋友你在哪里?有何感受?难道上帝的恩宠没有降临于你?难道你的心灵不是宇宙精华?宇宙之中,还能有什么比聪慧的心灵高贵?与之相比,难道豪华的物质不是毫无高贵可言的转眼疾逝的虚浮存在吗。

2004-01-03 19:19

今日的南京,风和日丽。小鸟是懒洋洋的,树木是懒洋洋的,空中的云雾是懒洋洋的。处理了一个上午的杂务,遂信步于玄武湖东岸。满眼光明,到处温暖。上帝总是偏爱江南,将美好的物华,敏感的心灵,一并赋予此地。数百米开外,钟山树色青葱,巍峨依旧,那么从容,那么幽雅,那么沉静而妩媚,象是一个美丽的中年淑女。

孤独之中,我想到了六朝人物,想到了孔子曾漫步于沂水之滨,想到古今中外多少人物最终在大自然怀抱之中找到了安慰。也想到不再有机会和父母一起分享的无法改变的事实。

朋友你在自然的怀抱之中,获得过多少收获呢?你有过对上帝的感恩么?你有过不再能和父母一起分享大自然的美丽而引起的隐痛么?这么美好的天气,你是否也认为是养育人类美好心灵的无与伦比的造物呢?

2004-01-04 14:44

今天,自早晨六点半起身,忙到现在,刚刚吃完中饭。起身之后,仍然是漫步于华山饭店的大院之内。清雾微微,星空渺远。满院苍松翠柏,玉立婷婷;半天细月残星,明光灿灿。近晌至住所,收拾房间。然后到华山饭店。玄武湖东岸,紫金山西侧,乃往返必经之路。沿途依旧是青树招展 ,光暖花开。湖水碧波滢滢,山树青色正旺。心思不知何处,遥遥欲上青天。此时此刻,远方的朋友,你在做什么呢?有没有我这样的环境?有机会来游览一番。

2004-01-05 23:17

现在是深夜时分,雨水滴滴嗒塔,响声优柔,伤人心扉。华山饭店大院,失去了往日的辉煌,陷入一派沉寂。我呼唤,没有人应声;我遥望,到处黑暗。黑夜造就了无边的寂寞,也造就了无边的反思。朋友我们的思念,不是在深夜最为深沉么?我们的渴望,不是在深夜最为真实么?雨夜的人心,或许是最真实的人心,你同意这样的说法么?雨丝,夹着情思,蔓延于雨夜,也消失在雨夜。

04-01-11 18:05

夜幕又降临了。自从有人类以来,不知道多少人经历过夜幕的降临。男人 ,女人,老人,小孩,数不清的人类成员,亲自经历了夜幕的降临。每一个心灵都是独特的,因此每一个人的感受,也必定是独特的。有人在夜幕下,悠闲自得;有人在夜幕下恐惧异常;有人在夜幕下痛不欲生;有人在夜幕下挥霍浪费。夜幕掩盖了多少差异。但是夜幕在人心深处引发的情绪,多数是由活跃转入寂静的情绪,是普遍的。

华山饭店大院,也一样转入寂静无声。白天那几只小狗,听不到他们欢快的叫唤了,一定早已入睡。树木已经遭到夜色的吞噬,远山的身影消失于夜色。夜色真的象是一个巨大的食客,会在转眼之间吞噬一切。

我的心漂流不定,一会想到有很妇女在家庭的暴力之下,只个时候连一点救助的希望之光也没有,那是多么叫人痛心;一会想到北方寒冷地区的平民,在冰冷的非常拮据的生活中的窘迫;一会想到很多失去父母的孤儿,不知道他们如何抵抗寒冷。我的心绪真的漂流不定了,无法收起她的脚步,在夜幕的包裹之下,漫无边际地漂流。

2004-01-06 14:13:45

孤独的灵魂,是思想的园地。你们都经常遭到孤独的包围。或许人的命运永远难以逃脱孤独的袭击。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最后我们用思想的力量和它对抗,用串通孤独的灵魂,或者说用孤独的灵魂相互碰撞来对抗孤独。

2004-01-13 10:20

高阳的温暖来临了。万物似乎欢欣了一点。今天首次挤高峰期的公共巴士,眼看人们是那样的无奈,在拥挤之中,任群体的力量摆布,在车厢里东摇西晃。不少老人和孩子,脸上经常露出痛苦的表情。在一些美妹邹眉头的一刻,我看到了美丽遭到了损害。无奈几乎是目前多数人的主流状态。经济上无奈,空间上无奈,感情上无奈,最后是对命运的无奈。

进入华山饭店大院,明亮统治了这里。轿车,楼体,草坪,树木,都是明亮的,似乎是刚刚梳妆的新娘,满身鲜艳的光彩。坐到我的写字间,举首窗外,那两株巨大的法国梧桐,依然挺拔傲然,它们是我的发财树,是我的夜晚的伴侣,是我寂寞生命之中经常和我互相默默凝视的好友,倾听过我无数次的叹息。

我们忙碌,为了什么?我们生命的责任除了忙碌,当然应该享受。享受大自然的美丽,享受人间的亲情,享受我们灵敏之心给我们自己所能够创造的欢欣。

2004-01-15 10:37

今天早晨的南京有点奇特了。零星的雨,微如细露。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步出红森公寓,抬眼望去,红山森林公园里面的山树,隐身于薄雾之中。玄武湖,紫金山,一样笼罩在薄雾之中。寒气昨夜不知何故,撤退了,消失了。上帝留给石城的是一派温暖如春的气氛。青色的冬青树,以及许多深绿色的无名灌木,从容自在,在温暖的气氛里,伸展他们的枝叶。古今无数文人学士钟情江南,留下过无数的赞美,然后这些无数的钟情和赞美一般通过文字留给了后人,而他们自己就无可奈何地,奔向他们的终点了。钟情和赞美的主人走了,留下了他们的梦幻,他们的遗憾,他们甜蜜和苦痛,总之留下了他们永恒的心灵。这种心灵通过他们的钟情和赞美,仍然延存于我们的人世。薄雾,树木,都会消失,但是永恒的心灵,只要人类存在,就会永远存在。

2004-01-15 22:14

你看到窗外的雨水了吗?点点滴滴,似乎是绵绵的情话,似乎是绵软的哀怨,似乎是缠绵的呢喃。冒雨自鼓楼归来,华山饭店的大院,一样是一片 如此的雨声。夜色淹没了饭店的所有绿色,辉煌,豪华和白日的光彩。 看着你的照片,我有几分遐想,几分思念。似乎雨夜是思念的时光,是遐想的时光。借着夜色的掩护,我们的遐想和思念,大胆地奔向他们自己喜悦的对方。

2004-01-16

或许今天是平身首次如此懒睡,至上午十点步出红森公寓,但见右手的红森公园之内,苍松青翠,小道,路牙,林木,犹如洗净。途中依然一边是玄武湖的碧波,神秘而安然;一边是紫金山的巍峨,泰然自若。中古的王羲之和谢家俊秀,以及未来千百年后的文人学士,途径此地,有过或者会有如何的感受呢? 或许正如王羲之所言,后之揽今,也如今之视昔,感物之情,能有什么不同呢。

到了华山饭店,方知道钥匙丢失了。懒得找110,于是去小街上找琐匠,花钱打开写字间的门。小街上热闹异常,到处都是小摊点,水果滩香气四溢;卤菜店的很多老板,木木坐在店内,听任寒气的侵入;床上用品铺子,色泽鲜艳的枕巾,被子,坐垫,给人以舒适的诱惑。略感劳累,就点了支烟,站立在小街边上,静静地观看,观看人们的喜悦,忙碌,奔走,漫步,观看生命的五颜六色。

天空慢慢显露出来苍白的阳光,太阳犹如经受过摧残的美丽女孩,面色苍白,无精打采地露面了,人们只是忙于自己的生计,忙于过年,不在为之欢欣,甚至连一声叹息也懒得贡献。片刻之后,苍白的阳光消逝了,犹如劫难之后的逛街女孩,消逝得那样无影无踪。

2004-01-17 10:28

天空仍然上灰蒙蒙的,细如微露的零星雨滴仍然不断地亲近人的面孔,但是与昨日相比,多了几分清凉,几分节日的气氛,更多的人匆匆忙忙,当我仔细留心他们的面孔时,这是我熟悉的而又陌生的存在。我们彼此擦肩而过,有了好感的男女也只是多望几眼,或者凝视一番,然后就永远告别了。

我们永远在告别。这不是我的结论,这是安妮宝贝的经典格言。她的成功不但在于她以格言警语的风格写作,更在于她捕捉到了人类生命的一部分真相。

告别以后就是永远的茫然,永生的遗憾,一种反思回味起来就回唤起轻声无奈的叹息的遗憾。我们渴求拓展自己,可是就在我们每天的身边,多少潜在的美好的友谊,就这样擦肩而过了。无法留驻,无法再来。当我们无法拥有那样多可能的友谊之时,拓展我们的心灵,就成了梦幻。

刚刚到了华山饭店,感觉到满园梦幻,树木不属于我,草坪不属于我,几个在低头赏花的美妹不属于我。那些大而难看的楼房,那些毫无生气的车辆,就是送给我,我还的考虑如何拒绝。最后唯一属于我的是梦幻,一种人人无法摆脱的梦幻。是这种梦幻,推动我们,吸引我们,消融我们。

2004-01-18 22:54

夜晚的南京,灯火辉煌。靡丽的霓虹灯,青葱的树影,匆匆的或者悠闲的行人,满脸幸福光彩的恋人们,让人们感觉到一种假象,似乎是太平盛世。可是在这样的寒冬,还有路边的衣衫褴褛的乞丐,农村有饱暖不济的村民,边区有挨冷受

的藏民蒙胞,孤儿院有无靠的孩子。

自然界的资源那样的丰富,足以使得人类人人丰衣足食。可是富裕者寄生者奢侈极点,而饥贫者困顿至极。夜色掩盖了这些差异。但是我们不能忘记我们人类之间应有的亲情–互相的爱护,互相的怜悯。爱,永远是人类的最高贵的最重大的责任。忘记了爱,就是忘记了人类的本性和本职。

2004-01-19 09:15

凌晨一梦,见到众多女孩,嬉笑于一个花圃之边.篱边树下,尽是春色怡人;风动红裙,均属明眸皓齿.上帝将最美好的禀赋赋予了女性.女性,纯质的女性,即抵抗了势利和粗俗侵入的,仍然保持了质朴善良,温和柔美的女性,是宇宙之中最美好的存在。这绝非危言耸听.如果你认真仔细地思考,一定会发现,宇宙之中还有什么比我所说的那类女性更高级的存在呢?

梦中我想到,眼前这些如花似玉的女孩,一旦进入社会,嫁了丈夫,命运就各有不同了.有的注定要深受贫穷的折磨,有的会遇到长久的家庭暴力,有的必须担负家庭的无尽的操劳,有的还会落入歹徒的手中惨遭虐待,有的因为丈夫的外遇而经久地忧郁寡欢,更有的迫于无奈沦落到烟花巷里,现代它的名称叫做洗头房,洗浴中心,歌厅或卡拉讴忾.曹雪芹最关注的是什么呢?就是女性的命运.他对很多女性的不幸的人生命运,怀抱深刻的强烈的怜悯.《红楼梦》倾注了他对女性的全部的爱悯。

人类永远盼望的阳光终于降临了.阳光和爱情是人类永恒的渴望.路上,人们日前收敛的眉心舒展了,路边的树木湖水,远处的山影都展开了笑颜,能够让人感觉到它们的微笑.很多女孩舒展的面孔平静而妩媚.这些都是光明之神带来的美好。

步出华山院 长空万里青
云无平日影 一树暖风情
鸟去无声息 光来似有声
六朝人逝矣 空望石头城
五律 午间外出有感
自早晨到中午
皆在华山饭店写字间
偶尔外出但见 暖阳如春
万物舒展 遂记下心声
和朋友分享

2004-01-20

今天光明之神继续温暖江淮。天空是幽蓝的,阳光是和蔼的,山树是苍苍的,湖水是开心的,空气是温和的,人群是欢欣的。节日给人们带来了忙碌和喜悦。人类需要节日和礼仪。节日可以缓冲痛苦,礼仪可以丰富生活。斯多葛派和伊碧鸠鲁派,哪个更符合人类的发自天性深处的需要呢|?当然是快乐主义的哲学更加符合。苦行只是少数人的事情,多数人至多体验一下就够了。

龙蟠中路南北横贯南京市区的东部。其西面是玄武湖,东面是白马公园,公园的东面是有了年岁的紫金山。这是我每天必经之路。沿途,湖中几个小岛,隐现于青烟淡雾之下;九华山北麓,几幢小楼,黄墙红瓦;白马公园和紫金山,池水明明,草木丰茂。所有这些,让人感觉春天的恩惠接近了。遗憾的是那些大而难看的楼房,那些乱七八糟的管道,那些坑坑洼洼的路面,那些黑糊糊的散发臭味的水沟,破坏了古都的美感。这是有病的管理体系的结果。病态的管理留下的总是破坏。破坏生态,破坏自然的法则,破坏社会人心。

到了华山饭店,满园明光,到处鸟鸣。几只美丽的小鸟,在窗外草坪上。有优雅的颈子和纤美的腿,灵动而轻盈,踱步而行。看来其他生灵也被人间的节日气氛感染了。我不能这样孤单下去,也应该接受一次感染了。

深院窗前日夜思
候春落叶正无时
云山望断知音少
泪向西风落照迟
七绝一首
临江仙于
南京华山
04.01.21黄昏

2004-01-21

自早晨到黄昏,遇到三个人,终生难忘。第一个是个小女孩,十岁许,坐在公车上。衣服旧旧的,洗得干净,苍白色标志那些衣服有点年龄了。围一条旧巾。大概是突然意识到有人看她,就急忙将围巾解下,将有破损的地方,翻叠在里面。从围巾破损程度看,她的父母一定非常窘困;从洗得干净看,一定又很爱整洁。那孩子尽力掩盖自己的窘困,极力表现美的一面。可见人类的爱美之心是天生的强烈的。第二是来年妇女。约花甲之外,矮个子,衣服褴褛,吃力地背着捡来的纸板,微驼着背,在到处喜气洋洋的,张灯结彩的闹市,显得异常特别。我从她身边走过,真的想为她做点什么,可是如何做起呢?她的儿女呢?为什么如此老迈,如此苍凉?如此无靠?想了片刻,还是赶路了。我没有尽责,现在还感到内疚。第三估计是个中年男子,浑身肮脏透顶的破衣服,裤子上很多破洞,可以看见腿上的肌肉,头发长而脏乱,面朝下爬在闹市临街的墙边。是饥寒导致昏迷?还是已经死亡?他受了什么样的沉重打击,到了如此惨境?我正想报警突然女儿的电话来了。一打扰就是一个小时。我返回华山饭店时,特意路过那里,想看个究竟,那个不知死活的流浪者已经不见了。夜色覆盖了华山饭店大院,外面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可是我的心情难以安静,久久地回忆那三个人的境遇。

2004-01-22

昨天下午,路过夫子庙,道边一堵墙下,一个精神失常者倦缩侧卧,寒冷迫使他双手紧紧抱住腹部。满街的欢欣气氛呀。只有他那样的在死亡的边缘。我拨打了110,报警了。一个四平八稳的男中音回答说:他是在晒太阳,我们去看过。我说那样不叫晒太阳,那样叫失常而无助。零下五度在冰冷的没有阳光的墙边,如何能叫晒太阳呢?那个男中音警察又是彬彬有礼的回答:那是他的自由呀,我们没有办法干涉。这方面没有什么政策。我说政府不应该管管吗?他沉默了片刻,还是四平八稳的声音:抱歉这不是我们的事情。那什么是警察的事情呢?难道抓捕异议人士,抓捕那些可怜的只有一点点小过错的平民子弟,帮助色情场所的老板办事,才是警察的事情?今天天光湛蓝,高阳放暖。树苍苍而茂盛,水滢滢而多情。感觉不到寒气,所遇尽皆欢欣。人们手提大包小包,忙于拜年,奔向各自的亲友,诸多麻木的脸上,操劳疲惫的痕迹,一望而知。暂时的欢快情绪掩盖了他们平时的痛苦和忧伤。没有人知道夫子庙那个疯子的结局,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经历,他是千万生灵之中最悲惨的,是政治迫害,还是家庭的变故,导致他的悲惨命运呢?他和这些麻木而欢欣的四出拜年的人们,在来到之间的一刹那命运是没有区别的。

2004-01-23

哪里哪里,只是些随感而已。见笑了。中午12点出红森公寓,乘车来到华山饭店。所见:天光云影,携带春气宜人;翠岛烟波,仍有六朝风韵。风轻盈,鸟自在。笛声悠,人心悦。池塘犹如明镜,柳色似在梢头。南京的寒天一转眼逃遁何处?玄武湖岸边,不少无名之鸟,或而慢悠悠地飞来飞去,或而群居闲坐,闭目于暖光之下,真如神仙一般的日月呀。四出拜年的人群,还没有这样的悠闲自在呢。

2004-01-24 11:32

今天的南京寒冷异常了。寒气似乎异常无情,逼迫很多人缩着头,屏住气,不敢开口呼吸。很多小女孩,戴着漂亮的帽子,有羊绒的,毛线的,化纤织品的,形状和颜色,各有不同;玄武湖的水面,几天前还是清波荡漾,满面华光,滢滢似笑,现在却失去了往日的和善,一片浊浪,看上去似乎有点要吃掉人间的架势。太阳远在苍穹,似乎对人间的受难无能为力,一付漫不经心的样子。已经在林间很久了的凌乱落叶,随风飘荡,没有丝毫的生气,那付憔悴的面目,告诉我们,她们的心已经死亡很久了,曾经有过的绿色和朝气,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失踪了。阴阳转换,冷暖转换,是我们太阳系的规律。人心也有自己的规律,那就是经常在欢欣和郁闷之间转换。这种变化给自然界和我们人类的生活带来了丰富多彩。没有丰富多彩,单调会窒息人,会让你腻得痛不欲生。我们要感谢上帝,给了我们丰富的自然,丰富的心灵。依靠这样的丰富的心灵,真有了她的前提,善有了她的源泉,美有了她的主人。

2004-01-25 10:27

今日南京,晴朗明亮, 岁寒无奈我思母之心, 随口占数阙,记录心声。

其一 五律 早晨途中思母
一夜寒风止,光开万物新。
连山云影淡,映树水波青。
遥望乡关路,怀生思母心。
三春晖已逝,空有子游吟。

其二 五绝一首
声声闻爆竹,五彩接云烟。
远立寒山岭。低头念九泉。

其三 七律
归来归去乱尘间,老树青云万古山。
草色连江朝日暖,涛声带浪景湖寒。
当年舐犊情无限,今日追亡梦里看。
上帝无生起死药,惆怅一路尽晨烟。

2004-01-26

今天早晨七点之前,我已经行走在九华山脚下的大道之上了。宽广的路,安静无声;道边林木萧疏,然而都是不怕冷的似的,直挺挺地站立;公共巴士,往往疾驰而过,似乎是要赶忙去救火的样子;曙色迫使霓虹灯和各种形状的广告灯箱的光彩,让位于太阳的风采。

此时,很多人一定还在睡梦里,各自有各自的梦幻。有的梦想钞票,有的梦见亲人,有的梦寐和情人幽会,有的在梦到自己遭到追赶和迫害,处在提心吊胆的或者极端恐惧的境地,其它的我无法一一推测了。但是,人类需要梦幻,没有梦幻的心灵,一定是苍白的单薄的心灵;没有梦幻,人类只会简单的吃饭,睡觉,活着,死亡;没有梦幻,人类就无法忍受宇宙的无常而虚幻的性质;梦幻帮助了人类,丰富了人类,最后还拯救了人类–把人类从不可救药的肉欲主义泥潭中拯救到理想主义的道路上来。

2004-01-27 10:37

宇宙的本质是虚幻的,我们必须用亲情,友情,和爱情来抵御这种虚幻,使生命获得意义和快乐。自然也会给予我们这样的三种感情。我们转向自然,自然就回报我们。

今天的南京有点暖和,天亮蓝而悠远,风微软而飘流,草木之心已经有摆脱寒冷的愿望了,略有精神,努力伸展他们的枝叶,这是生命需要阳光的一种标志。太阳对万物不是给予亲情吗?那些欢乐的飞鸟,不是给我们友情吗?还有我们的仁慈的心灵,严冬季节,如此爱怜万物,难道不是宇宙之中一种伟大的爱情吗?

2004-01-28 11:49

清晨,路过十字街小巷,几丛绿竹,遮掩院墙,少许青云,飘渺天际。转弯到了迈皋桥广场,四周都是现代的水泥建筑,毫无生趣。很多小吃铺,热气腾腾,散发出诱人的面食香味。几只小狗,大摇大摆,旁若无人,在道路上走来走去,俨然是这个世界的不怕寒冷的主人了。

界于城市和乡村的地段,人群明显到有中间色彩,按城市的方式而生存,同时带有很多乡土的质朴,甚至许多人的穿着和举止,有明显的乡土情调。混合的色彩,往往是富有生趣的色彩,让我们回味不已。

到了华山饭店,突然发现白玉兰树的叶子,那么肥厚碧绿,满面容光,犹如天然的绿色伞盖。生命,在严冬季节,有她自己的光辉。青翠的丛竹,旺盛的玉兰,就是上帝安排好了的,陪伴我们一起抗御严冬的伙伴。

沿途湖边红瓦,与清波相映,似乎在达成了默契,结成共同防御寒冷的同盟。太阳似乎怜悯万物,越发温暖起来,看来她老人家终还是偏爱生命的。光明和温暖是她赐予生命的最美好的礼物。

在抗御物理的冷酷,我们人类需要伙伴;在抗御来自社会的冷酷,我们人类更需要伙伴。

魂系泥尘于南京

2004-01-29 14:25

中午的南京非常暖和。徒步靠近总统府时候,头上有点冒汗了。一只小哈巴狗,全身白色,站在路边,满眼惊奇,久久凝视着我。我招手,它就慌忙逃跑,一巅一巅的,感到到达了安全地界,就转身站立,依旧凝视着我。两只毛茸茸的小耳朵,微微耸立,双眼黑而明亮,充满善良天真的光。生命对生命总是如此关注好奇。到了华山饭店的西南角门,东大影壁的时候,看到几个大人,围着一个周岁许的幼儿,一只全身灰色的幼小的狗,似乎是刚刚满月,不断地拥抱那个孩子的髁部,就是俗话说的脚脖子,憨态可鞠,人们乐的哈哈笑,那个幼儿也低头和小狗游戏。可以看到幼儿和幼犬的玩乐,是那样的投入和友好。

生命与生命之间有着隔不断的相互惊奇,相互友好,这是生命之间天然的爱心造成的相互关爱。相比之下,国家之间,阶级之间,成人之间的欺诈和蛮横,压迫和残害,是多么背离生命的本性。

2004-01-30 07:04

清晨六点余候车,清凉的而非寒冷的空气,静谧的苍穹,软绵绵的路灯光辉,少许老者的漫步慢跑,零星的卖报纸的大嫂,黑黝黝的森林公园的树木,构成了森林公园附近的早景。

路过玄武湖,忍不住要看望她,水面平静安详,丝纹不动,其东南岸边的九华山麓下以及远处湖心绿岛上的一些沿岸华灯,倒映水中,真实和幻影对称,让人迷惘,物我皆忘,不知道如何继续思考了。

接近华山饭店,看到很多农民工在清洗道边的栏杆,非常用心,个个弓腰,努力看着工作对象,似乎要赢得它们的芳心一般。正是这些看上去没有优雅,粗糙笨拙的人们,在为我们营造干净光洁的环境。宇宙往往这样,最美丽的产物,来自最普通的支撑者。泥土不是非常普通么?可是她是花朵绿林芳草嘉禾的母亲。河水不是非常普通么?可是生命界哪种存在能够离开她的滋润?空气和阳光不是非常普通么?可是离开他们,我们整个地球及其所有的生物,还能继续存在,享受各自的快乐和欢欣么?

杨天水于南京

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58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