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福柯》

本周以看汪民安先生导演的《福柯》纪录片开始,殊出意外。

汪兄是同龄人,是国内外知名的福柯研究专家,是才子,是学者。他对西方经典了如指掌,因为对福柯有偏爱,居然触电导演了一部哲人的思想评传片。看片子的时候,有很多感觉浮上心头,多年前对哲学的喜好,对纯粹形而上问题的追问,对文明终极的探索,真是久违了。

我个人对福柯所知甚少,但我知道国内几代学人都有喜好福柯者,北大有过“福柯读书小组”,大学同学也有福柯的狂热粉丝。我个人觉得,这跟“钱穆读书小组”、“论语读书小组”一类的热衷不大一样,究竟哪里不一样,似乎一两句话说不清楚。

看片子的时候,还让我想到了朋友。“我们的聊天较为学术,聊起彼此喜欢的人物、书籍。晓波问我对福柯的看法,我说我没读过福柯,他很惊讶,说是一直觉得我的文体酷似福柯,以为我受其影响。我说,法国人的文章我确实认真研读过,但那是萨特、庞蒂等人。晓波说,那你应该读一读,你们很有相似处。”

川普

周二,川普“劳神地跨城来到《纽约时报》”,跟该报的出版人以及一些编辑、专栏作家与记者碰面。川普先是抨击时报,又在记者们面前谄媚。“我要说,《时报》是,它是最最伟大的美国瑰宝。世界的瑰宝。我希望我们可以好好相处。”该报记者查尔斯·布洛说,在读会谈纪要,然后又听音频的时候,“一股污秽的感觉”扑面而来。

在这个记者看来,川普“利用完激进主义为自己带来好处之后,再来慢慢让狂热降温,这样做是不会得到赞许的。不思悔改的机会主义之下,掩盖着惊人的缺乏个性与漠不关心,这一切不能轻易地从记忆中消除”。他对川普喊话:“你对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许多公民造成了真正的伤害,我永远不会 ―― 永远不会――忘记这一点。”

查尔斯·布洛“高兴而自豪地”说,他没有出席这次会议。“坐在一个利用种族、族群和宗教敌意的煽动者对面,并且用礼仪规范和社交风度来对待他,这个想法让我满心厌恶。”他回应川普那个“我希望我们可以好好相处”的请求:绝不。

明心见性

周四跟网络智酷的朋友们去龙泉寺作客。在那里遇到朋友的学生,还遇到很多义工,这是一个让人期待的寺院。

我们在“明心阁”跟法师交流,网络专家们提了很多问题,关于入定,关于幸福感,关于科学与文明,关于后人类,等等。法师博学,对当天是感恩节一时兴起,连说几句英文。网络专家们对佛法也多有涉猎,对东西方文化走向极为关切。但理性与信仰的对话,其实不太容易找到对话的桥梁。因为理性者要拿出证据,要证伪,信仰者虔信,不必在意理性的道路。如同网络专家明认科技在推动文明进步,但佛教徒却认定这个世界在下行,二者不可能因一时一地的交锋达成共识。人们常说,真善美在最高层面相通,这种通达的桥梁何在呢?

我个人抛出的问题可以记录在此并做展开:现代科技在很多方面提速,但它在对人的明心见性方面,尚未有“提速”之效?一个人打坐不如信徒们一起打坐见效或说“提速”;一个人学佛,不如在寺院里学佛速度快,入门快?但除此之外,一个人能否独立地提速,较早地进入明心见性之门?

还有一个问题,佛法如何对待信息垃圾?修行人今天产生的信息垃圾不比普通人更少。我们生产信息的速度是我们消化处理信息速度的一点五倍以上,我们如何从信息中真正受益。为道日损,我们能够关闭手机微信微博吗?

“人无贬基”

本周汉语世界产生了一个新词,“人无贬基。”一个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词语。这是一个非常有历史意义的事件。我们可以理解,无论平时个人的说辞多么天花乱坠,但在关键时刻,个人仍以自身的利益为依止,我们的“家国天下”在实际利益面前没什么可骄傲的。当然,我们可以说,人类都如此,“东海西海,心理攸同”。1947年,美国马歇尔计划开启,答应给英国提供37.5亿美元的贷款,条件是英镑可以兑换成其他货币。7月15日,英国恢复英镑可兑换,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有33.5亿美元逃离这个国家。英镑的兑换不得不于8月20日终止。

网友总结了人民币的几个阶段:

6.2,“人民币不具备贬值基础。”
6.3,“人民币不具备持续贬值基础。”
6.5,“人民币不具备大幅贬值基础。”
6.6,“央行不会放任人民币汇率出现急剧大幅贬值。”
6.8,“人民币一向坚挺,不会出现大幅度贬值。”
6.9,“人民币突破6.9大关,中国或成最大赢家。”

在新词面前,我倒是想到旧的东西,东方的,“肉食者鄙,未能远谋。”西方的,“伟人之所以看起来伟大,只是因为我们在跪着,站起来吧!”

改变了中国一代精英的命运

本周还是李政道教授的九十诞辰。跟杨振宁教授相比,李政道先生的贡献也是巨大的。朋友圈中就传一篇文章,“他改变了中国一代精英的命运。”

文章披露说,李政道虽身处异乡,他从未忘却中国科学和教育事业的发展,心念国内年轻人的人才培养,历经波折于1979年创立了“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China-United States Physics Examination and Application),简称CUSPEA。李政道教授对这一项目呕心沥血,诸事躬亲,克服重重困难,在1979年-1989年项目实施的十年内,使近千名优秀中国学子在出国无门的历史境遇下,成功奔赴北美一流大学深造。如今,他们早已进入壮年,许多人就职于海内外知名大学或研究所,成为当今科学界的一流人物或某一领域的干将,还有一些人在工商业界成就了不俗的事业。可以说,是CUSPEA赋予这群聪明的头脑以珍贵的机遇,使他们免遭时敝之苦,迎来一段崭新的人生。

看到这一消息,我想起了李政道教授把老友穆旦的孩子带出国的事。当年在芝加哥大学,巫宁坤先生劝穆旦、李政道回“新中国”报效“祖国”,李政道不乐意,理由是,听说那里都在“洗脑”,他不愿意自己的脑子为人所洗。70年代中后期,他回国,听到穆旦等人的遭遇,就把穆旦的孩子带出国。自那时到今天,在我们的“集体意识”里,出国是一条光明的道路,至少可以远离这片土地上仍不断发生的诸多变异。比如这周传来的消息,北京的雾霾空气存在抗药基因,因此读李政道的功德使无数中国优秀的年轻人“免遭时弊之苦”,这几个字真是言近旨远。

我在写《大时间》时,意外发现李政道教授的人生深得其命卦豫卦的第四爻之义,“由豫,大有得,勿疑朋友盍簪。”由此可知他和杨振宁教授在发现宇称不守恒现象一事的不守恒现象。

晋卦,豫卦

本周在晋卦(11月17日-23日)、豫卦(11月23日-29日)之间,先哲给晋卦的系辞是,“君子以自昭明德。”给豫卦的系辞有,“利建侯行师。”这是小雪节气。我在《大时间》书中解释这豫卦时曾说,“中国河南简称豫,这说明河南曾是大象出没之地。遗憾而又凑巧的是,后来一直到今天的河南,大象绝迹了,但河南也承受着豫卦修辞的讽刺和耻辱。”

这个讽刺和耻辱是什么,得联系上下文才能看明白。编辑把后面不无幽默的一句话删掉了:“从守株待兔一类的故事开始,河南人就显得笨,自私,河南一地‘利建侯行师’,河南历史上一直是兵荒马乱之地,小偷小摸盛行……人们一度说,防火防盗防河南人。”

但看上下文还是看得明白的。在豫卦时空,要防火防盗防敌国;当然,光防不够,这也是老天赐给自己的机会,既要做好防范,也要趁机攻打他人。直到今天,冬天也是小偷小摸横行的好时候,我们经常听到派出所、街道居委会贴出告示,最近火灾、入室抢劫等事时有发生,望大家相互转告,注意安全,出门锁好门窗……“重门击柝,以待暴客,盖取诸豫。”

余世存工作室 2016-11-2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