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举镇压法轮功,世人多感意外;其文革式的粗暴手段,更令人恐惧和愤慨。

正是通过对法轮功的野蛮镇压,一般人才更了解了法轮功。显然,法轮功不是白莲教或太平天国,它的成员多是中老年,而且不少是妇女,并没有多少战斗性,当然也不可能对政权构成什么威胁。这一点,中共当局应该很清楚,那么,它为什么还要开动全部镇压机器不遗余力地严厉镇压?反过来想,那是不是当局明知故犯,以显示其赫赫武功,杀人立威呢?

现在我们总该明白了,为什么共产党每隔几年就要大搞运动,为什么毛泽东说“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如果我们再考虑到近年来江泽民政权的内外交困,正象毛泽东在“三面红旗”惨遭失败后陷入尴尬,就靠着“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战斗动员令,让务实派温和派不好说话,从而强化了自己被弱化的权力,或许,我们就会更加理解江泽民为什么要采取这次镇压行动。

政府粗暴侵犯法轮功信徒的信仰自由、表达自由等基本人权时,他们就应该象伏尔泰那样,“我坚决反对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讲话的权利”。可是,何柞休却象批林批孔运动中的杨荣国,热衷于以理杀人,甘心作专制者政治迫害的帮凶。

法轮功确实无关政治,仅仅是当局以泛政治化的方式镇压法轮功,这才使法轮功染上了某种政治性。

这次镇压法轮功,大规模地重演文革故伎。尤其是所谓公安部六条规定,从名称到内容都使人想起文革中臭名昭著的“公安六条”。它连纯粹的私人空间都不留分毫,把法治精神扫荡以尽。当然,象“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场所”悬挂、张贴、散发法轮功的图像、标识、书刊、音象制品的规定,在实际上根本不可能彻底实行,但是,这种规定居然可以堂而皇之地颁布,却无疑是在显示权力的绝对性和野蛮性,是对个人自由的最猖狂无忌的践踏和嘲弄。一个无可回避的问题是,我们中国人如何竟能容忍这种事情在我们眼前再度发生?

2001年9月24日

(摘选于胡平《法轮功、两国论及超限战》)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