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一下子成为了世界新闻的焦点,上了报纸的头条,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社交媒体,成为大街小巷人们议论的主要话题,但是中国大陆的主人——人民却不能从报纸上从电台里知道香港发生的一切。

说中国大陆人民不知道香港发生的一切,那是假的;他们可以翻墙,可以清清楚楚地知道香港的催泪弹、辣椒水和“伞花革命”。大陆的所有媒体可以不报道,老百姓大不了费点神翻个墙就知道“墙”外世界的轰轰烈烈,只不过大家睁一眼闭一眼,政府以为老百姓不知道,老百姓也就假装不知道,其实政府和老百姓心里都很清楚,谁也瞒不过谁。

墙,就是一道人为的屏障,将自由和美好阻挡在墙外,企图用限制和无知让人民屈从于淫威。上世纪的柏林墙就是如此,墙内是专制和迫害,墙外则是自由和幸福,许多人就是因为从柏林墙上“翻墙”而丧身枪下。本世纪中国人的“翻墙”也是如此,一道阻隔互联网的无形“墙”将中国与世界隔开,为中国人对世界的知情设置了障碍,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中国人发明并学会了“翻墙”,而且将“翻墙”成为他们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

“翻墙”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实在是一种可悲。中国人的“翻墙”成了每天必修的“体育锻炼”,似乎非得天天跨过障碍不可。柏林墙钢骨水泥造就,是坚实而有形的墙,尚且最终被推倒了,何况这无形的“墙”呢!难道德国人和中国人确乎不同?德国人最终推倒了柏林墙,但是中国人却把“翻墙”当成了一种每天练习的“障碍赛”锻炼,时间一长似乎成为了一种乐趣,从中倒获取了一份成功的喜悦——“我冲破封锁,翻墙成功”。这份乐趣和喜悦,恰恰成就了奴隶的身份,被囚困在“墙”内的奴隶的身份。

说到聪明智慧,德国人和中国人应该不分上下;说到勇敢和勇气,德国人则远在中国人之上。这一次香港人为中国人算是扳回了一局。但是,香港人首先应是香港人,最后才能真正成为中国人,或者不成为中国人。

很多人惊诧于香港人铺天盖地走上街头的胆量,惊诧于香港人充满理性以“伞花”应对辣椒水的柔劲,没有台湾人那种冲进政府大楼的冲动与混乱。事实上,香港人毕竟享受过民主与自由,当过主人,自然有主人的淡定和理性,也自然有怕被贬为奴隶的担忧和愤怒。中国大陆的民众则不然,一如鲁迅所说的那样,不是“做奴隶而不成”,就是“当稳了奴隶”,自然只会不厌其烦地“翻墙”,而不会一劳永逸地“推墙”。

忽然想起了一句从小就熟稔于心的话,是毛泽东的一句话,不管他那个“三七开”是“三分错误”还是“七分错误”,这句话肯定是“放之四海而皆准”,那就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所以,香港人会打开伞,德国人会推倒墙;所以,也希望中国人在不久的将来不再“翻墙”。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