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p_image001[2]

八月三十一,
人大作决定,
香港要政改,
循序且渐进。
二零一七年,
特首普选定,
选举委员会,
未来改提名。
一千二百人,
分组政府定,
四组各三百,
遴选仅精英。
特首候选人,
过半才提名,
提名二三人,
差选交选民。
决策逆民意,
中央干预明,
循序改顺从,
渐进成缓进。
港人增失望,
普选变虚名,
一国两制去,
高度自治停。
九月十四日,
黑衣黑布行,
击鼓如出丧,
拉布似扶灵。
政府已失信,
公民可抗命,
占中拉序幕,
千夫指北京。
九月二十二,
全港闹学运,
二十四院校,
相继都响应。
集会大罢课,
宣示不认命,
力争真普选,
万众一条心。
九月二十六,
中学生跟进,
港府前广场,
深夜重占领。
上百人静坐,
当局竟动硬,
凌晨就清场,
滥用防暴警。
胡椒喷雾剂,
呛鼻刺眼睛,
盾牌加警棍,
武力对人群。
驱赶且抓捕,
拘禁三学领,
岂料犯众怒,
犹如动员令。
九月二十八,
占中提前行,
数万汇中环,
警民再较劲。
你扔催泪弹,
我用雨伞顶,
你们出千警,
我们有万民。
越赶人越多,
抗争更理性,
和平非暴力,
举世皆同情。
九月三十日,
全港气象新,
四处大集会,
警察无踪影。
人满不为患,
志同道合亲,
自治靠民间,
抗争显文明。
人怨天亦怒,
电闪雷轰鸣,
瓢泼大雨下,
更激众人心。
二十五年前,
春夏在北京,
天安门广场,
此景亦此情。
官民仍僵持,
特首还嘴硬,
国际已命名,
雨伞花革命。
何去或何从,
不在梁振英,
香港黑九月,
考验习近平。

2014.10.1

unnamed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