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主义的政治,应该是人性的、低调的,自由制度之所以能善待人性并普遍地开掘出人的创造力,恰恰是由于这一制度不以残酷牺牲为手段,不以造就圣徒为目的,而是最珍视无价的生命,充分尊重人的平凡的世俗欲望,以遵纪守法为做人的常识标准。……这样的选择并没有什么不好(正如我在本文中使用的“灰色”一词并无褒贬之意一样,仅仅是出于描述现实本身的方便而已),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定位和利益期待,完全可以在行动上采取不同的方式,只要大家所推动的社会转型的方向是一致的,多元化推动力所形成的合力,肯定比单一的推动力更有实际的成效。(阅读全文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