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的权贵资产阶级大约占全国人口的1%左右,但却攫取了整个国民收入90%以上的财富。这些红色富豪是如何敛财暴富的呢?他们中有的为什么成了老虎或苍蝇呢?

人们通常认为他们是通过暗中以权谋私,非法贪污敛聚的财富。其实不然。他们都是“光明正大”地公开通过合法合规的方法暴富的。而且在中国,法不上党,刑不上书记。“非法”这个词在基层党委书记这个级别就基本没有多大意义了。至于老虎和苍蝇,只不过是被踢出红色俱乐部的倒霉鬼而已。

粗看一看:土地政策、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粮食平、议价格双轨制、生产资料价格双轨制、收入分配双轨制、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等等等等。不但红二代,红三代,官二代,官三代借此扶摇直上,权、财双收,各级官员、党委书记和各个权利部门也各显神通,个个赚得盆满钵满。一夜暴富不是传说,就看他们心底还剩下几分人性良知。然而,“改革”浪潮是欲望放纵的浪潮,人性良知早已经被党性原则杀得片甲不留。这一切,恰都是在“法律”的保护下,在政策的助力下实现的,他们并不是违反了什么法、规,他们只是丧失了人性。

以粮食平、议价格双轨制为例,我原在的贵阳市云岩粮食供应公司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施行平议价双轨制,居民粮食定量被大幅削减,议价市场的粮食供应渐渐充足,且质优但价高。对收入较好的居民,他们逐步放弃了购粮本上的定量,只在议价市场购买粮食。这部分人约占平价供应户的一半左右。按理,这部分居民主动放弃的计划供应平价粮食应该返回国家粮库,以减轻国家财政负担。但是,云岩粮食供应公司党委第一副书记王华贵却全部将之从国库提出,送到粮食议价市场卖出。仅此一项,他们一伙每月就有几百万元的黑心暴利。这笔钱除了上交承包费和改善职工福利,剩下的数额仍然非常可观。加上用议价购进的劣质米置换从国家粮库调出的优质平价米赚取的黑心钱,其利可以令人癫狂。资本家的300%利润效果也不能与之比肩。

按照当时相关法律法规的字面理解,这应该是贪污无疑了。但是不,平、议价格双轨制政策下的贪污空间没有限度,由此形成的利益网会竭尽其利。这一切,都是以违法的形式却是以符合贪污规则的方式实施的,其实质就是贪污的合法化。因为它虽然在现象上触犯了法律,但实质上却不受法律追究。这是一种官至一定级别后就会产生的 “合法贪污”权力效应,级别越高,这种效应就越强越大,以至于能大过天。叫“无法无天”。

对自己放弃平价定量粮的居民,王华贵的贪污对他们没有什么伤害。但贪欲是没有止境的,他们根本不在意贪污会伤害到谁,只在意贪污的经济成果。王华贵的黒手开始延伸,伸向了那些只能依靠平价粮为生的低收入居民。

粮食价格双轨制的推行,本身就是因为有这部分低收入人群,这点定量粮食,对他们就是救命粮。王华贵虽然只是一个基层粮食公司党委第一副书记兼第一副经理,但他仗着上层有靠山,竟然黑心到拉来几十万斤霉变到发绿成块的大米,强行分配到各个平价粮店,规定这些粮店必须先卖完霉变米才能卖好米。这明显就是为了阻止那些只能依靠定量供应的平价粮为生的穷苦百姓到粮店来买他们的救济粮。这跟抢劫有什么区别?我当时是那样“胆大包天”(党官语),竟然把这些苦命人叫进粮店,把好米卖给他们,而无视那些连牲口都不能吃的霉变米把门的残酷性,以致付出了巨大代价。但代价再大也值。

王华贵这样做的时候,当时贵州电视台正在播放台湾电视连续剧《包青天》,其中《紫锦锤》这一集中的大、小两个王子贪污救济粮使用的手法,也不及这位党委书记的手法黑。但两个王子很快就被包龙图送上了断头台,证明那时认定贪污救济粮是违法也是违规的。而这位公司党委第一副书记却很快升任了国家粮食储备库主任兼党委书记。这证明他贪污救济粮不但合法、合规,而且有功。

贪官的贪欲不是天然就有的,而是贪污制度培养的。“粮食价格双轨制政策”如果单独来看,并没有多大不是。但它如果和权力合并在一起,那就是魔鬼的天堂。

我当时是这个公司业务科的职工,这些交易我全看在眼里。看来民运人士天然就是贪官污吏的对头。在政治上敢于对专治者剥夺公民基本权利的霸行提出异议,在现实中,对贪官污吏的具体行径更勇于抗拒。我公开抵制过这些做法,也多次公开和不公开的举报过。我这样做对自己是不利的,因为我也是其中的受益者。但社会正义必须有人坚守,否则我们这个民族就不会有希望。

一次,我在经手一笔16万斤平价大米转议价的业务中,乘贵阳市粮食局长卢伯民在场,将这笔违法业务的8份6联调拨单直接呈交给粮食局长,指给他看正在卸货进议价仓库,有国家粮库专用6联调拨单证明是平价粮的大米。这是实实在在的现场人赃俱获。在犯罪证据的分类中,这应该是最硬的证据。粮食局长当时显得很正派。他说他一定要严肃处理,要坚决杜绝。还说他会保护举报人,就把这些平价粮食调拨单作为证据要了去。

但过后证明,他说的全是假话。他向我要去的证据第二天就由粮食局纪委书记交给了被举报人。在这个贪腐利益链中,级别越高,利益会越丰!当然,我很快就被调离岗位,以免妨碍他们贪污。

在这个体制下,贪污是规则,反贪只是清理门户。被清出的有两类人,一是触犯了威权的,二是那些坚守人性良知底线,不愿深度同流合污的。社会公平、正义的坚守者在这种环境中坚守正义,是必须的,但却没有多大作用。只有根除合法贪污制度存在和产生的根源,将公权力和利益隔离,打破贪污规则,才能杜绝贪污,还人间清平。

试想,刘志军、谷俊山等等能不能在一次两次 “偷偷摸摸” 中贪污如此巨额财富?薄熙来、周永康等等会不会长时间在“暗中”为自己和家人谋取巨额资产?他们其实都是在这个贪污规则中公开所为。不要说这些大老虎,就是苍蝇级别的王华贵,没有贪污规则的保护,他能一路贪下去无人能阻?这是一个公权力傲慢横行,法律在权力下发抖的社会。

我在举报中就深有感触,有的接待人对我说,上面有要求,要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有的说,水至清则无鱼,叫我不要太认真。有的就在证据上兜圈子,反复要我拿证据,完全无视已经把证据交给了他们。而本身举报只是提供线索,但他们要去了证据还向我又要证据。如此坚如磐石的赵家规则,任你有多少证据,也无济于事。

这些事实证明,鼓励举报贪污只是忽悠百姓的,你真要去举报,就是在坏他们的规矩,他们岂能容你。这就是“合法贪污”的既成规则,它才是腐败的根源。抓几个贪官不能说没有意义,大不了用新来的饿官填补被抓走的饱官。贪污规则不破,权力和利益不分隔,贪腐只会“蒸蒸日上”,永无止境。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15/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