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家属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原姗姗陪同蔺其磊律师、谢阳律师到天津市看守所会见王全璋,被拒绝会见

昨天(2018年4月19日),709家属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原姗姗陪同蔺其磊律师、谢阳律师到天津市看守所会见王全璋,被拒绝会见。

今天是4月20日,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又陪同谢阳律师来到天津市二中院提交手续、要求见法官。但是 ,谢阳律师给法官打了三次电话都没人接。他又让导诉台法官转交材料,他们拒绝转交。于是,谢阳律师准备自己进去找法官提交。但是在通向法官办公室的通道上,他被四五个法警拦下。谢阳律师强烈表达要求:起诉到法院一年两个月了,法官周虹不敢见律师,这算什么?!争执中来了十几个法警,队列整齐分坐在我们两旁。别说,这阵势没个胆量的准得吓得腿哆嗦!

谢阳律师要诉讼材料转接处收下他的手续。接待人员态度蛮横:你跟法官谈好才能收!我们几个家属不由得喊叫起来:法官不敢见面,怎么“谈好”?谢阳律师也气愤至极,以“留置送达”的方式留下材料在导诉台,然后我们离开。

在我千里寻夫徒步第六天,几十名天津、北京的警察和便衣把我抓到天津豆张庄派出所。709专案组的盛警官说:你的诉求,我们会报上级商量,尽快处理。我当时提出两个问题:第一、立即让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王全璋。第二、立即让家属聘请的律师阅卷、见到周虹法官。

但是 ,十二天过去了。还是不让律师会见王全璋,还是见不到法官。

我们一肚子火没处发泄,只好在二中院门口大喊法官蔡淑英、周虹的名字。法警们没出来抓我们,反而迅速关上大门,假装听不见我们的喊叫。

天津二中院企图把我们呼唤公平正义的声音关在门外,好让他们把“让每一个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留在法院里自娱自乐。

709家属李文足
2018年4月20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