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8

江天勇

709案律师江天勇被宣判后关押在长沙第一看守所,期间传出遭受酷刑以致身体健康恶化,而家属4月份的探视遭无故取消。看守所周六通知家人,奉上级指令将江天勇转到河南监禁,但拒绝告知是哪个监狱,家人质疑当局欲掩盖江天勇受到酷刑。(吴亦桐/ 戴维森报道)

长沙第一看守所所长冷万强,周六(28日)以电话通知709案律师江天勇的妹妹江金萍,告知江天勇周六会转往河南监狱,但对方拒绝告知哪个监狱,叫家属等待挂号信通知。

江金萍向本台表示,家属每个月一次的探视在4月份被无端剥夺,她在4月18号赶到长沙看守所要求会见遭拒,而看守所方面指是江天勇的意愿。

江金萍周五(27日)曽致电冷万强,对方指看守所近期有政治学习,所以不能安排会见。而在江金萍的坚持下,对方答应家属可于5月4日探视,但在周六江天勇突被转监。

江金萍说:今天(周六)他(冷万强)给我打电话,他说今天早上接到上级命令,说是给他(江天勇)转到河南监狱,然后我问转到什么地方,他说不知道。他说到了那边监狱会用挂号信通知我们。我觉得比较不安吧,昨天(周五)还说得好好的,一下子就转走了。只要不打他就好,主要担心这方面。

本台多次致电冷万强手机,但遭对方挂断;本台向一位在江天勇案中维稳他家人的河南张姓国保查探,对方指并不知情。

信阳国保说:这个我们目前还没有得到消息,再等一下吧。中国都是“依法办事”啊。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就此在社交媒体表达抗议,她指江天勇自去年11月22日判刑至今已超过5个月,当局迟迟不转监;江天勇在看守所的条件恶劣,还出现记忆力严重下降、身体虚弱等症状。以往多位律师和公民被灌药的遭遇,她怀疑江天勇亦可能被喂药。

家属4月份的探视被取消,加上当局再以转监为由拖延家属会见,金变玲质疑江天勇在看守所受到酷刑。

江天勇辩护律师之一的蔺其磊亦充满疑虑,根据司法部相关规定,监狱会先让新入监者接受两个月的思想改造教育,考核合格后才会移送到具体监区;对考核不合格者会延长一个月的教育时间。之后才会向家人发出通知及告知探视时间的信件,这意味着江天勇可能在三个月的时间内,都不允许会见家人。

蔺其磊说:到监狱后有两个月的所谓政治学习,也有三个月的,然后就是分到哪个具体监区以后,监狱就向家属发出挂号通知了。可以申诉,律师去要求见。

程海及多位维权律师建议,江天勇的家属可向河南监狱局要求信息公开他所在的监狱。

另外,江金萍透露,去年11月22日宣判当天,江天勇得到与家人短暂会面的机会,他曾告诉家人,官方承诺春节后将他转到河南地方监狱,并提前于8月31日释放。但在前几次的家人会见中,他对官方能否兑现承诺感到担心。

现年47岁的江天勇一直活跃在人权前线,早年曾因代理敏感案件多次遭秘密羁押和酷刑;709大抓捕之后,他为被捕人士奔走呼吁;2016年11月21日,他到长沙关注谢阳案时遭秘密拘捕,其后被控“煽颠”;2017年11月22日,长沙中院宣判江天勇入狱2年。美国、德国等多个国家,多次就案件批评中国僭越法律、酷刑强逼认罪,以及审判不透明。联合国人权专家亦多次发表声明,对江天勇恶化的身体状况表示关注。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