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8 李柳杨 极地文化工作室

| 自由

我想要一个白色的浴缸
放在旷野中央
每天午后趁着阳光
露天沐浴

像婴儿可以
肆无忌惮地
在大庭广众之下
赤身裸体一样

我有对这个世界
坦白的欲望

| 无题

我的影子是我的鞋
它们替我亲吻
我不曾爱过的土地
飘在天上
我是我灵魂的搁浅之物
好似一艘船
如今已远离海岸

| 在公共澡堂

有时看见那些不分老少
坐在同一张长椅上
赤身裸体
互相搓背的女人
我的内心常涌出一种感动
这是上天的恩赐
让我们这些平日里互相伤害的人
卸下一切
用轻柔的身体
亲近彼此

但过不了多久
我们仍旧要穿上从前的衣服
回到广大的世界中去
直到再次被弄脏

| 暑假

六月过完,便是暑假
每天晚上老人们拿着蒲扇
坐在梧桐树下闲聊时
我就拎着板凳坐在门口
等卖豆腐脑的人 骑车经过
鸡汤做底料辅之以滑嫩的豆腐
每碗五毛 是我买过最货真价实的东西
只吃一口 你便知人生的鲜美

教辅资料 永远写不完
偷三天懒晒两天鱼
一星期也就过完
有时表现太差
老妈就要揍我

一次她板着脸把我赶到
一个死胡同里又扑哧一笑 :
“你怎么这么傻?
往开阔的地方跑
我不就打不着你了?”

| 官町湖畔(一)

白色群鸟
穿过香灰色的山峦
低低地飞往湖心
我们站在岸边
朝着那个方向
打起了水漂
不一会儿
傍晚的风就吹得
人背脊发凉
不由得
朝来时的路回望了一眼

看见圆圆的落日
扎在瘦瘦的马腿上

| 母女

那个经历过感官快乐
并早已疲惫于此的女人
用她干枯地像一截树枝的手
将她的女儿抱出摇篮——
那是一个闪烁着漂亮小眼睛的女孩
刚会说话,口齿不清地问她妈妈问题
但她每提出一个问题
母亲都以一种不耐烦的口气回答
不一会儿,她就哭了
上下不停地摆动着手脚
以一种粗劣的方式
控诉着无法被满足的欲求
为了制止她的胡闹
母亲扬起手假装要打她
她哭地更猛烈了
剧烈地晃动起身体
像一个肉球
又世故又天真

| 睡眠是一件好东西

人神之间若真能互通
那便是睡眠
男人可以拥有三妻四妾
女人美若天仙
瘸子跨越栏杆
瞎子指挥交通
你包含我
我拥有你
摆脱世俗超越极限
天下大同

这一切
纵使醒来时及时忘却
睡意朦胧的脸上
仍有紧张和羞涩
仿佛从未遇见过的纯洁的爱

| 猫

微型的老虎
拥有一株玫瑰全部的特质

又野又渴望和平

| 冬天

一个腐烂的橙子
长满霉菌,伤口上有雪
那是已逝去的人们
深陷的眼窝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