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民主维权人士姜力钧先生又一次入狱了。这对了解姜力钧先生的朋友来说并不会感到太吃惊——其矢志不渝地推进中国人权与民主,警方势必想尽一切办法将其再次投入监狱,况且多年来他一直被警方严密监控和骚扰。

对于姜力钧先生多年来的艰困处境及他对中国民主自由的坚定信念与努力,我曾有一段亲身经历。

2008年5月中旬,我因事到东北,顺道前往辽宁铁岭调兵山市会见了姜力钧先生。记得当天晚上9点左右,我带妻携子坐火车到了铁岭,姜力钧依约在铁岭车站接我们,之后上了他朋友的一辆小车。由于是初次见面,我们在车上聊了些家常,交流了一些对时局的看法。途中,开车的朋友无意间说:“奇怪了,我让后面那辆车先行,怎么那车就是不上前,像个尾巴似的。”当时姜力钧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他好像充耳不闻,继续若无其事地聊。我见他没反应,自己也就不在意了。初次见面,我就感觉到了力钧的从容、淡定、理性而乐观。

当晚10点左右,我们赶到了调兵山,入住车站广场边一家宾馆。当办理入住手续时,我发现前台边站着一位中年男子,几米外的大厅中也站着一位中年男子。他们看到我们时,那种难以掩饰的激动和紧张,让我感到异常。在我们办理手续时,前台边上男子凑近服务员的电脑,认真查看着电脑显示的信息。然而,姜力钧对之,只是从容一笑。

随后,我们外出吃饭。刚走出宾馆,那几名男子也匆匆冲出,上了停在门口的一辆黑色桑塔纳。由于我们只是想在附近随便找个小店吃点东西,因此步行,边走边聊。那几个人看我们没有坐车,那辆桑塔纳就在离我们很近的自行车道上慢行。当时近晚上11点钟了,街上行人与车辆都稀少,一辆桑塔纳跟随几个人在自行车道慢行,格外显眼。

我察觉到被跟踪了,就跟力钧说:“你看那辆车是否有些奇怪?”力钧似乎连看都没看,随口就说:“没关系!不会有什么事。”见力钧如此镇定,我也就没再说什么。

当我们走到一个十字路口,那辆车大概看到绿灯,就加快过了路口,而我们恰在这时折向另一条小街。只见那辆已经过路口的小车,赶紧又调头过来,继续尾随我们。向前又走了几十米,我们拐入了一个小区,小区门口有挡车的栏杆。那辆车见过不去,便忽然加速,沿路而去。

当我们穿过小区,到达另一条街时,那辆车居然就在那儿等着我们。终于到了一家饺子店,在我们进去后,那辆车也停在了店门口。力钧为我们买了饺子,说自己已经吃过了,并说有点事,要离开一下,打个电话。其间,我上洗手间,路过小店的门厅,正好听到力钧在电话里非常气愤地说:“你们太不像话了,太过分了!他带着妻子与孩子来的,也就是顺道见一下朋友,能干什么?”

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力钧回到桌前,若无其事地说:“他们就那个素质。不过这也是他们的工作,是受命而行。不必管它!”“刚才我给国保队长打了个电话。他不承认。真把我们当傻瓜咧!”力钧还说,他与当地国保队长关系还不错,平日互相都还买个面子,所以在调兵山,人身安全应该没问题,让我放心。

对于警方的跟踪、骚扰,力钧早已习以为常了。此次,他见我带着妻子孩子,担心他们受到惊吓,才借故离开,斥责那些国保。

饭桌上,我们海阔天空地聊起来。力钧谈了不少自己坐牢的心得,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反复强调:在中国推进民主人权事业,对严酷现实一定要有充分认识,对随时可能遭受的迫害要有心里准备。他甚至断言,其实国内大多数投身人权民主事业者,并没有做好遭遇最坏命运的准备,如坐牢、遭黑打、亲人面临威胁、被剥夺一切谋生机会等等的思想准备。他说自己在监狱中,看到一些朋友痛苦、绝望,甚至以泪洗面,真是痛心。力钧说,做事一定得先有承受最坏结果的充分准备,不然事到临头惊惶失措。没有坐牢前就得想好坐牢的事,到时真坐进去了,也就坦然自若,没有什么痛苦与恐惧的。

从力钧的谈话,可见其坚定与成熟,为改变中国的命运,为推进中国的民主事业,他随时准备失去自由、遭受迫害,甚至牺牲生命。联想到他2002年因言论表达而被判刑4年,出狱后又在监控中,骚扰传唤拘押不断,他历经如此磨难,身处如此困境,却仍对推进中国人权民主之痴心不改,我对他心生敬佩!

第二天早上,我们退房,离开该地。当我提着行李离开房间时,发现对面的房间房门大开,里面正坐着昨晚在前台大堂碰到的那两位。他们见我们退房,也紧跟着到前台退房。在大堂中,我对前来送行的力钧说:“他们昨晚就住在我对面。看来调兵山真乃兵家必争之地。不然何以如此紧张?”力钧笑笑说:“不必理他们!”我说:“我无所谓。我没有违法,不怕什么。问题是,你老兄在这样的环境,还能与外界交往吗?是否任何前来的朋友都会被如此关照?我这次来不会连累你老兄吧?”力钧说:“已经习惯了,不将他们当回事,就当他们不存在,该干嘛干嘛!”

随后力钧送我们上了开往沈阳的车,并且要给孩子塞几百元钱,被我坚决辞谢后,他有些尴尬地站在那里看着我们。力钧出狱才一年多,还在被剥权期,又在那样严密的监控之下,经济上可以想见有多窘迫。在这次见面中,我几次问他生活情况,他都说“还能过”,并明确表示不需要朋友们的帮助。后来,力钧得到了雅虎的一些赔偿,于是他就到处问朋友们有什么困难,随时为那些困难的朋友提供帮助。

2014年5月,北京民主维权人士胡石根先生因为参加一个纪念“六四”的研讨会而被刑拘,力钧就设法联系他家人,准备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结果几天后,5月16日,力钧再次被辽宁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并于6月24日逮捕,8月20日案子移送沈阳检察院。

力钧再次入狱了,让我们共同为他早日获得自由而呐喊吧!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41期 2014年10月3日—10月1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