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30

3a95350d-3de3-4aa5-a1de-49bfdb5a4e9d
图片:贝岭参加国际笔会第80届代表大会。(天溢提供)

国际笔会第八十届代表大会,九月二十九号,星期一在吉尔吉斯坦的首都比什凯克开幕。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先生出席了第一天的会议,并且就救助狱中作家问题发言。

世界上影响最大的作家组织《国际笔会》,第八十届代表大会九月二十九号,星期一上午在中亚吉尔吉斯坦的首都比什凯克开幕。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先生参加了第一天的会议。

由贝岭发起,并且组织成立的独立中文笔会,成立于二零零一年,成员包括中国大陆和海外的知识分子和作家,与中国官方的作家协会平行,但是独立于中共政府。二零一三年,贝岭先生在民主选举中再次当选为会长。

00eea8b2-62d6-4161-a4aa-017f49879f14

图片:国际笔会第一天的分组会议。(天溢提供)

二十九号深夜,记者电话采访了贝岭先生。关于这次会议,他首先介绍说,“国际笔会今年是在吉尔吉斯坦的首都比什凯克开的。这是一个现在感觉像二十五年前的中国的一个县城,或者是一个大城市。但是在这样的一个国家开会其实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国际笔会到现在的主导还是英语取向,和西方第一世界的取向。但是国际笔会的一百多个会员国中,绝大多数,或者说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边缘国家,新兴国家和第三世界的落后国家。那这些国家在这样一个活动中能够感受到,一个中亚的五百万人的国家能够把这样的一个会议争取到,本身就说明了这方面的平衡趋向。”

关于第一天的会议内容,贝岭先生介绍说, “今天的会议一开始是四个委员会的会议。国际笔会的狱中作家委员会,这是最大的一个委员会的会议,现在的主任是一位加拿大人。国际笔会的和平委员会会议,参加的主要是阿富汗、叙利亚、乌克兰等有战争的国家的代表。另外妇女委员会会议,妇女委员会会议我没有去参加。还有另外就是语言和文化权利委员会,这四个委员会的会议。由于我们笔会今年的另外两位代表在土耳其没有赶上转机,所以我们笔会实际上是我一个人必须满场飞。”

贝岭先生重点参加了狱中作家委员会的会议,对此他介绍说,“今天的会议的一个最大的讨论题目,也就是在狱中作家委员会中讨论最多的国际笔会的这种惯常的给狱中作家写信,通知各个笔会的信件、呼吁声明,到底对这些作家有多大帮助?大家对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的一个很重要的质疑是,这些活动已经成为一个套式,它能够对一个作家产生的作用越来越小。这样一个制式化是不是应该有新的变化?”

在狱中作家委员会会议上,贝岭先生也做了发言。“今天我在讨论发言中的一个部分得到了与会者的一致认同,那就是国际笔会必须有更多的重要的作家来参与,而不应该只是一个工会式的作家团体。没有重要作家参与签署和呼吁,真正作家获得改变命运的情形很少。另外一个就是,这些作家的呼吁必须经由重要的、有国际影响的媒体发出,同时这样的信并不能指望当局能够收到并且反应。而当局通常都是通过媒体知道了这样的信的国际影响,比如说我们讨论到的例子,艾未未和刘晓波的太太的例子都是相对成功的例子。”

二十九号开幕,二号闭幕的这次大会的主题是:“我的语言,我的命运,我的故事”。在第一天的会议中,贝岭先生还遇到了中国大陆在政府领导下的官方笔会的两位代表。

(特约记者:天溢 / 编辑:嘉华)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