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戎在望 不知君子于役 5月22日

政变,杨增新遇害

(乌鲁木齐街景)

4月29日,斯文.赫定离开乌鲁木齐,返回欧洲。临行杨增新率省城各界政要名流相送。汉莎航空公司已经不愿再为下一步科考提供资金支持,将余款全额留给考察队对一个商业公司来说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他只能转而向瑞典国王求助,在过去,王室一直是他探险事业最重要的支持者。同时因为汉莎公司召回试飞员,这些试飞员一直在考察队里担任气象站长的要职,中国学生还没有成长起来,他需要在瑞典再招募几名科学家来填补人员空缺。

就在赫定返回欧洲的日子里,新疆政坛发生了巨变。首先是新疆异帜,把五色旗换上青天白日旗,以示对南京国民政府的归顺。接下来还有更惊人的事。

杨增新生前有两名左膀右臂,一个是归侨包尔汉,一个是日本留学生樊耀南,这两人都因清廉无私深得杨器重。尤其樊耀南,是新疆政坛的二号人物,杨增新预备的“接班人”。樊耀南原本是北京政府派来掣肘杨增新的专员,甚至谋划取而代之,但很快被杨增新收为心腹。他曾留学日本,脑子里有很多新派想法,和老派的杨增新在政见上时有冲突,但这并不影响杨对他提携信任。

乌鲁木齐办有一所俄文法政专门学校,紧邻着督军府。7月7日这天是学校的毕业典礼,和往年一样,杨增新和一众官员前来参加毕业典礼,在典礼最后的宴会中,民政厅长金树仁借口有公务提前离席。当樊耀南举杯敬酒时,一队刺客闯入会场,拔出手枪将杨增新及扑上来为督军挡子弹的贴身护卫乱枪击毙。当场死伤的还有好几个被无辜连累进来的官员和秘书。

枪击过后,樊耀南带二十多名随从出现在督军府,来取关防印信,将两名前来阻拦的哨兵击毙。随后,黄雀在后的金树仁集合军队包围了督军府,督军府内部署有马克沁机关枪,但樊的部下不会操作。攻破督军府后樊耀南被俘并在当晚被处死,金树仁成了乌鲁木齐的新主子。

关于此次骤变有三种说法:金树仁上台后把一切扣到樊耀南头上,说樊耀南阴谋篡位,谋杀督军,把自己则说成为平定乱事的功臣。

第二种说法是金树仁倒台后,他的继任者盛世才给南京政府的报告:金树仁与樊耀南合谋行刺,樊在内行刺,金在外控局。但金树仁早蓄谋已久,随即将樊耀南一齐除掉。此次行凶政变中的所有知情人和执行者,事后全部被他迅速灭口。这一说法被南京当局采信归档并公诸于众,至今仍是关于此次政变的官方说法。

(金树仁,看着就不象好人)

盛世才的说法疑点颇多,首先,这是在他推翻金树仁之后,迅速抛出的一份政治告示,而非经过反复公开调查取证的严谨调查报告。第二,熟悉樊耀南的人都认为樊耀南为人忠直,绝非作乱宵小。第三,从政治利益来推测,即便他想要往上爬,凭才干即可,种种迹象表明他是杨增新蓄意储备的下一任新疆王,杨年事已高,他完全没有必要去冒这种大险。第四,如果樊耀南是谋杀的主谋,那么在如此紧要关头他率领的贴身随从,居然是一群连马克沁机枪都不会操作的羸兵,也是个不可思议的疑点,这群随从是应该是他仓促间召集起来的。在新疆还流传着一种坊间说法,从事发当时至今仍未被人忘记,且未在口口中走样。这第三种说法认为:金树仁与伊犁镇守使张培元合谋,行刺杨增新。樊耀南从刺杀现场脱身后立刻闯入督军府取印信,以防刺客捷足先登。金树仁随后率兵包围督军府,除掉樊耀南。金、张两人在政变后权倾全疆,这种说法更符合事后逻辑。但到目前为止,这种说法还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支持。时间已经过去很多年,知情者皆已遭灭口,恐怕只能变成一个永远的谜团了。

欧阳小戎-赞赏-打赏-转账 欧阳小戎-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