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占领中环”运动已进入第8天,我每天都在仔细阅读有关报道,由于无法亲临香港观察,故对相关视频尤为重视,我几乎看过网络上流传的每一段实录,心情十分矛盾复杂。一方面我全力支持香港普选,因为由一人一票海选的领导人才能代表民意,并为港人服务;另一方面我不赞同“占中”,因为它已违背了当地的法律,超出言论自由和游行示威的范围,属于一种革命行为,容易授予警方武力镇压之借口。目前香港的形势正在倾向于街头暴力,而大规模的流血事件一旦发生,将使香港政治经济大倒退,由“一国两制”变为“一国一制”,过去香港没有民主却有言论自由与司法独立,激进的街头运动之后,可能连这些都要失去。所以,学生们的愿望是好的,热情是感人的,其占领中环的激进行动事出有因,但中国包括香港在内的民主运动,由“六四”以来逐步醒来还需要一个过程,学生们的行动欲速则不达,可能适得其反,希望他们能认真思考我的意见。

今日得知,旺角及金钟均有部分示威者撤离,有不愿撤离的一些学生则向媒体表示,抗争需要坚持到底,不然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费。学联则呼吁在旺角留守的市民,在得到实质的谈判成果之前,继续固守阵地。对此,我建议学生们基于目前的形势,理性地对待各方面的意见,从国家统一,社会安定,经济发展的大局出发,适可而止,见好就收,应立即停止占中,从聚集地撤离,回到校园复课。这样既可以化解矛盾,避免流血牺牲,保存自己的实力,又能预留对话谈判的空间,给梁振英改过的一个机会,达到对立双方共赢,总之,暂时的退却不是投降,而是为了前进而做的必要的妥协,以后发生的变化将证明我的判断。

毫无疑问:全国人大由保守派大员操控,在如此敏感的时期,对还有三年才能到来的香港特首选举过早地设置框架,是不善意的,是故意火上浇油,用心险恶的,这与国内党内的具体情况变化有关,非常清楚的是,一些党内保守派官员,担心习近平和王歧山力举的反腐运动,触及个人及亲属的利益,感到极度恐慌,急需外部的突发事件牵扯他们的精力,转移“打老虎”的视线,如同新疆的恐怖活动一样,这一系列事件都是有人故意搅局的结果。而且,从国庆招待会上江泽民,李鹏等人露面可见,这一毒招已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笔者积18年官媒之经验,既吃过共产党的饭,也坐过共产党的牢,对中共各级官员的了解力透纸背,深入骨髓,我提醒年轻的学生们要仔细想清楚,不要激进盲动,光有热情没有理性和智慧,是不可能夺取民主与法制的最后的胜利的。

学生们可能不太了解中共高层议政的程序,由于它是集体领导,凡是类似“占中”这样的有关国家大事,拿到政治局会议上讨论时,如同在场外的其它场合一样,都会有不同意见,最终结果如何,不取决于习近平一个人,他仅仅是其中重要的一票,而如果现在投票,可以预见是什么结果,我认为部队戒严是不容置疑的,因此,我认为,既使习接受其父的精神遗产,不主张武力镇压,但他想必也不得不成为少数派,而梁振英早就是魁儡,叫他下台也不公平,叫人大收回成命也不可能,除非大多数的市民都去占中,实际上那是不可能的,大多数国人不在乎谁当领导,只在乎经济上过得好不好,而且,枪声一响,大部分人都跑了。所以,学生们继续占下去,不仅香港支持的市民会减少,而且警员的耐心也会失去,更重要的是,还会给党内主张镇压的一派增加新的更多的把柄和筹码。他们会说,你看,让了他们这么久,他们得寸进尺,过去是“占中”,现在是围困特首办,有什么办法呢?对此,不忍心流血的习近平会怎样呢?

而且,学生们还应当知道,占中是一种超越法律范围的行动,已经抢占的是公众的地盘,一旦占领很难保证和平与友爱,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也就是说,这种类似情况在美国,加拿大等法制国家,都是违法的,都是要吃警棍和被捕的,也有可能是要流血的,因此,以后发展的形势并不乐观。与其欲速则不达,不如退一步进两步。经历这次“雨伞革命”,北京方面已经知道了香港人普选的决心和信心,已经领教了梁振英的治理能力,已经体会了“一国两制”的痛苦,相信会接受教训的,而且,虽然习近平仅是党内高层的一票,但他较之胡锦涛,还集中了一些权力;较之薄熙来,还要宽容得多;较之江泽民,还要廉洁得多,故笔者建议,他刚履新不久,应当多给他一些鼓励,一点缓冲的机会,让他顺应历史的潮流,消解党内的保守势力,慢慢地推进中国进步。好在学生们占中虽有激进情绪,但总的方向和目的和习近平一样,都是希望国家好,人民好,从大的方面看,基本上是一致的,只是缺乏沟通与互动,望港府与示威者之间重启对话,和平解决分歧,引导香港向着和平,理性,安定的正确方向走。我怀着忧虑的心情期待着!

2014年10月5日于多伦多大学。

文章来源: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