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金诺之秋一派金黄,(注一)
普希金如缪斯般的太阳。
在俄罗斯缈远的天空,
洒下旭日初升的万道霞光。

仅有太阳的天空单调而乏味,
还必须缀满星星闪烁月光。
英年早逝的莱蒙托夫,
永远是当代英雄般的月亮。

旷世逸才难免孤寂,
他的时代往往把他遗忘。
遗忘天才的时代何其可悲,
空乏的月色无尽的悲凉。

天妒英才命途多舛,
谋杀式的决斗射穿了他的胸膛。
诗人不屑做刽子手的陪衬,
高傲高贵的血性以诗为枪。

二十六岁的莱蒙托夫倒下了,
俄罗斯诗坛猝不及防。
莱蒙托夫还未像普希金声名远播,
阿尔金诺的炫彩将他遗忘。

时光的年轮镌刻了近两个世纪,
穿越岁月的诗魂不倦地飞翔。
不朽的英名以不朽之势魂兮归来,
无数双迷离之眼瞬对英俊的脸庞。

一个苦难的民族伤痕累累,
远逝诗魂的国度无异于国殇。
请以闪烁的群星为月光加冕吧,
月光上闪耀的银辉永恒地荡漾。

注一:“阿尔金诺”是普希金父亲的庄园,在俄罗斯文学史具有十分重要的象征意义,1830年秋天,普希金在此居住了三个月,完成了巨著史诗《叶普盖尼.奥尼金》和其他一系列重要作品。

注二:米哈伊尔·尤里耶维奇·莱蒙托夫(1814年10月15日——1841年)被称为继普希金之后俄国伟大的诗人,二十六岁时,死于决斗。

2018.05.19

美篇·诗魂有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