耸立于莽莽雪原,
俯瞰千岭万山。
闪射着晶莹的神光,
峰岭直插苍穹九天。

沉寂了一万个世纪,
奔突了一万个千年。
万众敬仰的振聋发聩,
在神灵交媾中缔造崭新纪元。

在漂移中隆起,
万马奔腾蔚为大观。
在断裂和塌陷中重生,
石破天惊地生死裂变。

历经了数不尽的诞生与毁灭,
沧海桑田只在渺渺之间。
见证了一次次的王朝兴替,
蔑视万寿无疆的千年悲叹。

渺小的未必是宿命的渺小,
庞然大物的灭绝难逃轮回循环。
博大的胸怀宽广无垠,
悲悯成住坏空的人世苦难。

餐风浴雪获取视野的高度,
洞穿罪恶的锐眼雷鸣电闪。
以霹雳为剑拷问原罪的来由,
以苍穹为庭宣示末日的审判。

亘古不变的只有变化本身,
谁能逃离盛极而衰的冥冥大限?
流水无痕,雁过留影,
真假善恶终究逃不过天地法眼!

2018.05.19

美篇·诗魂有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