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 人们往往事后才发现,真正去爱一个人,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被爱却是幸福。可是,偏偏有许多人宁愿去爱人,而不愿被人爱。
——古龙《风铃中的刀声》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苏轼《卜算子》

直到牌局结束,璀璨催促所有人下楼吃饭,我才发现易姐身边站着一个身材丰腴的女同事。说起来,为了我的个人问题,易姐也算是尽心尽力,时不时就带一个单身女性朋友过来打牌。一场牌局结束,一次相亲也就完结。易姐在保险公司上班,人来人往,各式美女如过江之鲫,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所以,平心而论,这此带过来的,算不上绝代风华,风姿绰约的,然而,那一瞬间一朵温柔的微笑,却让人感到遍布全身的温暖。我很快记住了她的名字,小a。

我向来胆小如鼠,尤其面对陌生的异性——不像朋友亚平,哪怕只是马路上偶遇的美女,也能搭上话,加上微信。所以,即便和易姐已经非常熟稔,也始终不好意思打听小a的情况,更别说介绍认识了。唯一知道的是,她和易姐来自同一个保险公司,分别做着不同的岗位。

那天,是“哥哥”张国荣的忌日。我和株洲正典博雅读书会的兄弟姐妹们欢聚在一起,用K歌的方式,表达对“哥哥”的思念。一曲《沉默是金》完毕,我试着在和小a共存的一个牌友群里,添加了她的私信。通过验证后,她向我发来了一个笑脸的符号。我到底还是和小a开始了联系。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天有意安排,我只知道,可能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将要全身心地投入到她的悲欢离合当中去。

很喜欢沈从文的一段自白:“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人生如此,夫复何求?与沈从文一样,我平生只愿看一回满月,只愿爱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然而,我和前妻却因为种种原因,未能一直走下去,现在,小a会是第二个吗?生命脆弱而又顽强,随时面临时间的撕咬和撕扯,这个时候,你一定会想着要找一个人作伴。唯有如此,才能自若地在任何一个冬夜里煎雪煮茶,不管这个冬夜是多么彻骨的寒冷。

再次见到小a,是一个星期之后的电影约会。那是我和小a坐得最近的一次。也是我这辈子看电影看得最不认真的一次。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一直坐在我的身旁——我的心思并不在看电影,我的心思是在看她。看电影只是一个浅薄的借口,一个能够在黑暗中想象与把握对方的借口。

小a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出闪闪的亮光,长长的睫毛惹人爱怜。电影的情节在热热闹闹地进展着,不时穿插一些血腥而又暴力的镜头,这个时候,她一定会不自觉的向我依偎过来。我顺势将她搂入怀中,隔着衣服,我都能感受到彼此急速的心跳。我知道,这是爱的荷尔蒙在迸发。

因为并没有认真看电影,只有几个精彩的片段留在我记忆深处。这些片段,与小a惊恐的眼神,迷惑的眉头,情不自禁的惊呼一起,被刻进了我的脑海。她的这些神态,显然是那些惊心动魄情节遥相呼应的注释。

更多的时间,只能是微信上的闲聊。聊人生,聊历史名人的轶事,聊看过的电视剧。不得不承认,小a有着极度现实的一面。她就像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孩,向我讲述了自己曾经受伤害的故事。也只有听完这些故事,你才能理解她为什么会对爱情如此的失望。每到这个时候,我只能哈哈大笑,安慰她,你现在碰到的,就是真爱。然而,所谓的真爱其实还是需要足够多的面包来支撑。口里说对她好,腰包里掏不出几张像样的票子,又有什么意义呢?她到底不是小姑娘,甜言蜜语她早就听别的男人说过无数遍。我说得再多,再动听,那也仅仅只是说说而已。

话说郁达夫走马江湖几十年,中年遇到王映霞,说出了:“我的爱是无条件的,是可以牺牲一切的,是如猛火电光,非烧尽社会、烧尽己身不可的”豪言壮语,让后人唏嘘不已。当年,只要有坚强的爱,就是举世都在哂笑,也可以不去顾忌。现在,什么都讲条件的年代,郁达夫的豪言壮语,多少显得幼稚与可笑。然而,时代在变,表达爱意的手段就一定要搞得那么世俗吗?就必须是所谓的520微信红包,就必须是LV的包包吗?在《北京女子图鉴》中,女主人公陈可生日那天,她渴望男朋友送她一个LV的包包,然而男朋友仅仅只是花299元在网上淘了一件情趣内衣。结果,当晚两人就分了手。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一个LV的包包面前,多少山盟海誓都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不多的几次见面,小a并不愿在众人面前表示出任何和我一丝一毫的亲密关系。近乎冰霜的冷漠,让我沮丧不已。在德国诗人席勒看来,真正的爱情是绝望的。这种绝望是一种无法躲避、无法克服的命运。安徒生也说过,只有在想象中,爱情才能永世不灭,才能环绕这灿烂夺目的诗的光轮。所以,在小a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中,我只能用幻想来体验爱情之美。

现实永远是一双扼住爱情喉咙的手。我知道,我既没有赏心悦目的容颜,也没有堆金积玉的财富,仅仅一介穷书生。我唯一能够承诺的,就是一心一意将爱进行到底。只是,我知道,首先要遇到那个对的人。完美的人生需要通过不完美来体认。爱情也是一样。对于恋人来说,彼此双方都是一脉丰富的金矿,而挖掘与提炼是一段漫长的艰辛的历程。不断地淘沙与沥金的劳动,需要耐力与勇气来支持。我相信隐藏在天真和单纯的被后的耐力和勇气,正如相信我自己隐藏在忧郁和痛苦背后的耐力与勇气。这就足够了。

2018年5月25日于株洲家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