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小戎在望 不知君子于役 6月1日

(在罗布泊,陈宗器拍摄)

仍旧按老办法分两路,他自己亲率一路沿河漂流,另一路走陆路。远离战乱让人心旷神怡,这是新形成的河上第一次漂流,要考察复杂的地质和水文状况与湖泊的关系。管理和利用塔里木河这条沙漠中的生命线,是非常复杂而谨慎的工作。需要详尽的监控数据、和审慎的行政管理,分配自然草场、树林和人工灌溉使生命保持长期平衡。这是此行非常关键的课题之一。以及那个魂牵梦绕的梦想,唤醒沉睡的楼兰,让从敦煌经楼兰到库尔勒的沉睡古道重现天日。岸边的树林初具雏形,但树苗都还不大,水鸟亦不常见。

船队顺利进入到罗布泊,与其车队汇合,并在三角洲建起大本营。在这里重新分配了工作:尤寅照和龚继成率领一支汽车队向东,带上足够的汽油和机油,去寻找通往敦煌的道路。赫默尔医生四处收集动植物标本,赫定和陈宗器继续考察水系,贝格曼为另一路。这里沟渠纵横,象她的旧湖喀喇库顺一样拥有无数支流,不停地改变着形状。再加上古代灌溉沟渠和护城河重新获得水源,更加错综复杂。在一条支流旁,陈宗器发现了一处古墓群,在河水冲刷下岌岌可危。他们顾不上思考协议中禁止考古发掘的禁令,用唯一一把铲子发掘了这些古墓,没想到这次发掘以及陈宗器在古城附近收集的一些散落古物,后来险些导致全团覆没。

(赫定为小河公主速写,他一生未婚,队员们开玩笑说你就与小河公主结婚吧。)

黄文弼踪影也出现附近,看起来他并没有和“李教授”他们在一起。他没有来找全团汇合,取走存放在无人营地里的给养时,也不留下任何字条。

经过一个多月的考察,几个小组重新在大本营集合,汽车队并没有找到前往敦煌的道路,他们在沙漠中历经险阻,油料消耗得远远超出预算,只好半途返回。贝格曼更是一无所获,赫默尔医生手臂受了上,他给自己做了夹板,后来险些因此失去了一条胳膊。

(小河公主复原图,希腊式的外貌特征)

与世隔绝的幸福日子就要结束,不知外面战事如何?车队的油料已近枯竭,经费也岌岌可危。赫定决定带上尤寅照去库尔勒找俄军,出发前他们曾许诺过油料。必要的话就乌鲁木齐见盛世才,其余人留在罗布荒漠继续躲难。

库尔勒果然没有一滴汽油,去乌鲁木齐势在必行。6月6日,下午6点半,汽车来到了乌鲁木齐城门外,城门把守森严,一群穿着北军制服的兵荷枪实弹把汽车拦下,从他们的举止来看很象是红哥萨克。他们被安排在督办的客房里,从此又开始了长达几个月的软禁生涯。

到乌鲁木齐之后大家发现,盛世才对考察队的重重疑心,远远不是因为马仲英坐着他们的汽车跑了那么简单。在过去的一年多里,南京来过两位调停大员,分别是黄埔军校校长黄慕松(名义上的校长是蒋介石,所以黄慕松的头衔只是“代理校长”),和外务总长罗文干。这两人都被盛世才当着面杀了支持者和随员,撵回南京。现在,盛世才怀疑考察团是南京方面搞的什么新花样。此时逃到喀什的马仲英也投靠了苏联,他把马虎山和“新三十六师”留在新疆,自己到苏联去“学习”。苏联人给盛世才留了一手,随时可以用马仲英来取代他。盛世才表面是个大权独揽的土皇帝,实际上不过是个刀架在脖子上的傀儡。这个阴谋家打败了马仲英却输掉了一切,他比那些害怕自己的人更加昼夜胆颤心惊。

盛世才明着暗着把赫定和尤寅照两人隔离盘问,尽管两人的回答几乎一模一样,他仍无法解除疑心。

没有盛世才亲自开具的路条,他们根本无法离开乌鲁木齐一步,名为做上宾,实为阶下囚。不过乌鲁木齐还有另一位统治者:苏联领事阿布列索夫。阿布列索夫并不认为考察团是负有什么秘密使命的“南京特派员”,在他的庇护下,考察团度日如年。孔雀河畔的队员们陆续靠牲口向乌鲁木齐汇合,把汽车都留在那里。瑞典团员们陆续送回欧洲,离开这是非之地,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当时乌鲁木齐有好几位滞留的欧洲人,还有不少拿不出护照的欧洲人被杀或者被投进监狱。如果没有苏联领事的帮忙,外籍团员不可能顺利返欧。赫定自己和几名中国团员留下来,他有责任把几个中国团员平安带回南京复命。

盛世才的算盘,是把考察团队的外国人都撵走,中国人长期扣留在新疆,“为新疆修公路”。经费已经见底,盛世才乘机讹诈,他许诺用2500大洋买下考察团的一辆卡车。谁都知道他不可能开现洋钱,他自己发行的银票兑换银元的汇率已经贬值到了400:1,其中有过一次短暂地反弹到180:1,是因为那几天印刷机坏了,等他的印钞机修好,汇率再次跌落。俄国人答应卖给一些油料,卖掉汽车才付得起油钱,而汽车在孔雀河边,没有油就开不回来。南京方面还在反复催促,合同中规定的八个月考察期限将至,为何不去按期考察喀什噶尔?

正在这一筹莫展、焦头烂额之时,8月26日,一封铁道部7月7日发出电报称:他接到教育部长的一封信及黄文弼的电文,状告赫定先生未经许可在塔里木河及罗布泊挖掘珍宝,严重违反法律及部长指示。要求铁道部对这一越轨行为负责。铁道部长负责调查此事,如果属实,考察队将担当一切罪责,同时要求停止发掘把发掘物全部交给教育部代表黄文弼。

赫定拿着电文反复研究,决定向部长辞职,如今落在盛世才手中难以脱身,唯一的希望就是来自南京方面的支持,给盛世才压力和解释。如果考察团再背上“盗宝者”的罪名,必将沦为盛世才的板上之肉。盛世才不是马仲英那种随心所欲,抓人放人全凭一时兴起之辈,他会慢慢地收拾可疑的对象,其下场令人不寒而栗。乌鲁木齐各界已经有很多人不明不白地做了鬼或者下狱,他统治新疆十年间数万人遭遇黑手。此时盛世才刚刚粉碎了东北抗日联军的一场兵变阴谋,大量抗联官兵被秘密处死,盛世才的疑心来到了顶点。

尤寅照绝望得不知所措,而龚继成则惊恐万分,只有借重赫定的声望,他们才有可能重回南京,如果赫定辞职他们落在盛世才手里,最好的结局就是无限期被囚禁在乌鲁木齐。但为今之计,被南京方面抛弃的话,亦是同样结局,要想获得南京方面的支持唯有提交辞呈,向南京施压。

他们当即起草了一封长电,向铁道部解释发掘一事,拿到盛世才那里去审查,两天后电文被打了回来,只好把电文摘要成五分之一才通过了审查。29日,赫定的一封加急辞职电文发出:

“我接到并考虑了您7月7日的电报。我很震惊,这电报是基于一虚假事件。事实上,阁下已相信了电报中对我的指责,这严重地损伤了我的人格和荣誉,我自己从未想过有如此类侮辱性的事情,因此我以这种方式提出我的辞呈,并通知你,我正在准备一旦得到离开新疆的许可就启程返回瑞典。”

全体中国队员签名给铁道部长发了另一封电报,称如果斯文.赫定辞职,考察团将就此解体。

回电9月5日便收到,比任何时候都快:

“你们8月29日的电报已收到。赴绥远——新疆或直至喀什噶尔的汽车公路考察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我们都了解你具有非常丰富的知识和经验,你的名字是举世瞩目的。考察团尽了最大的努力来完成考察工作,事实上成果是非常令人满意和值得称赞的。我希望你们继续履行探险队使命。——顾孟余”

没过多久,又接到一封电报,告知考察团所需追加经费已获批准,可在北京的德华银行支取。盛世才的态度也随着这几封电文的来往有所缓解,蒙古司机得以带着油料去孔雀河边把汽车接了回来,但他听说考察队从罗布泊挖到了“宝贝”,要求考察队把全部行李带去接受他亲自检查。阿布列索夫又帮了大忙,他们把所有的地图、笔记、汽车路线图放在私人行李中,在阿布列索夫陪同下接受检查。桌上堆着那些考古发掘来的“宝贝”,有丝绸、鞋、木片、陶碗、碟子、武器碎片和箭头,活像一堆垃圾。盛世才围着桌子查看,装出一副博学之士派头,听赫定、陈宗器和尤寅照为他一一讲解,分散他的注意力。在这当口,阿布列索夫指使几名士兵,把他们的私人行李全部贴上盖有督办印信的标签。

盛世才显然并不喜欢这些破烂玩意儿,为了充面子还是硬着头皮检查了一遍,然后用夸张的姿势和语调宣布这些东西“与本省利益无关”,承诺开具特别通行证,放赫定一行从吐鲁番和哈密返回甘肃。

10月17日,盛世才设宴为考察团送行,他经常举办这种宴会,请柬上列着所有客人的名单,在这些令人心惊胆寒的宴会上,他干了很多出铲除异己的事。宴会上还送给赫定一张亲笔签名的照片,当时的达官贵人们很流行这一套,获赠者拿照片出去显摆的同时,更是在为自己做宣传。至于盛督办欠考察队2500大洋的买车款,在苏联领事的帮忙下以特供苏联的金沙代替。

欧阳小戎-赞赏-打赏-转账 欧阳小戎-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