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小戎在望 不知君子于役 6月2日

(今天的罗布泊已经变成了世界上最恐怖的地带)

1934年10月21日,也是考察团出发一周年的日子,绥—新公路考察团终于逃离魔窟乌鲁木齐,向甘肃返回。贝格曼和赫默尔医生回国时,顺道提交了一份从乌鲁木齐到塔城的道路状况报告,可以勉强折抵喀什噶尔的考察,铁道部的考察任务基本完成,只剩下一段:从甘肃向东抵达罗布泊的那一段。1901年赫定曾经率驼队从甘肃安南坝方向进入过那一代,当时罗布泊还未形成。三十多年后,地理情况已大不相同,从敦煌到罗布泊的这段路途至关重要。

哈密城和乌鲁木齐一样由荷枪实弹的苏军把守,他们手压扳机围住车队,做出随时都会开火的样子盘问一番,才打电话通知城内。尧乐博士现在又成了哈密县长,他投降了盛世才。接待远远没有上一次那么热情,不过这位老于世故的人仍在官邸外恭候,他那张苦苦堆笑、提心吊胆的脸告诉人们,他现在的日子比在马仲英手下时更加难过。这里真正的统治者是苏联克格勃的秘密政工干部,和驻哈苏军上校。克格勃在哈密搜捕所有身份不明的外国人,生瑞恒的哥哥古斯塔夫.生瑞恒,两年前独自驾车来到乌鲁木齐,为内蒙的商会开辟道路。他被困在那里,直到随考察团逃出乌鲁木齐,在哈密附近又躲进蒙古朋友的商队中,不过最后还是被克格勃捉住关了起来,后来经过外交途径才又获救。对手下来说,盛世才是比马仲英更难伺候的主子,风传尧乐博士和甘肃的马步芳有勾结,想故伎重施引马步芳打进新疆。看他战战兢兢的样子,怕是再借他一百个胆也不敢了。

终于来到甘肃境内,受到地方官热情接待,更可喜的是这里还能补充足够的汽油。接下来的计划,是秘密返回罗布泊,返回刚刚逃离的新疆。只有三人知道:赫定自己、尤寅照和龚继成。他们瞒着所有人,包括最亲信的生瑞恒和艾菲,对地方官说要去参观敦煌千佛洞。车队一行向敦煌而去,甘肃的地方官们根本不想打听他们什么,游览完千佛洞马上整备队伍,雇佣了一位当地向导。11月8日从敦煌出发西行,两辆卡车,一辆小汽车。开着汽车进沙漠,和赶驼队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探险,驼队可以穿越沙海,而汽车必须从北山脚下的坚实地面绕过沙海,再进入坚硬的罗布荒漠。这一带最大的威胁是土匪,这些匪帮很可能是新疆内战中被打散的队伍。向导在和大家熟悉起来后坦诚,他以前是个走私大烟的毒贩,知道很多泉水间秘密小路,运气真是好极了。前半段在向导带领下行进并不困难,不过还是闯入了土匪的巢穴,视野里共有11个。土匪们对突然出现的汽车非常害怕,有人逃走,远处有人躲在岩石后架起枪。

赫定用维语喊住逃走的土匪,盘问他们是什么人?那些人回答是哈密来的猎人,赫定厉声道,这沙漠里根本没有动物,你们打什么?其中一个跑回去拿了两张狐狸皮来给他看。双方又对答了几句后车队扬长而去。

晚上,心有余悸的向导说,他认出了其中两个。这些土匪假称收税,盘查过往的商人,探清商人没带枪,他们就掏枪抢走一切,有时甚至连衣服都扒光,自己就遭他们打劫过。第二天,附近还有两拨人在跟踪监视,3个在山头上遥望,4个骑马的被发现后就跑得无影无踪,不知是不是上一群匪徒。

后半段的路程向导也无能为力,三辆汽车各有分工:车队在泉水边建立营地,小汽车留在沙漠中探路,探到下一个泉水之后又返回上一处泉水,两辆卡车则在安西与营地间来回奔波,搬运油料。三车汇合后再把营地扎到下一个泉水处,如此反复不已。赫定负责总指挥,凭借三十多年前的记忆和他的经验,预算着油料,一步步靠近罗布泊。龚继成和陈宗器负责测绘,尤寅照则带着两位司机奔波来回。

好在这一路上再也没有受到过土匪袭扰,他们望风而逃了。

直到汽车开上罗布泊附近的平原,手下们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是要去罗布泊!在雅丹地貌中,汽车行驶非常艰难。在罗布泊附近,他们扎下了第135号营地,如果他是独自一人,他一定会冒险去寻找当年的六十泉,探险家的直觉告诉他这是可能的,这样做可以把几张新疆地图连接起来,使之完整。但现在他率领着一个政府考察团,他放弃了这念头,决定去罗布泊做一趟短暂旅行后当天返回。

(爱好者们复制的135号营地)

135号营地是斯文.赫定探险生涯的终点,1934年12月10日,他带着一个小小遗憾,在营地外留下8个汽油桶作为标记,结束了自己39年光辉的探险生涯。

随后,车队原路返回安西,绥—新公路考察在2月8日那天来到终点西安,并在2月14回到南京。1935年3月28日,斯文.赫定被北京学界象英雄一般,簇拥着搭上返回瑞典的火车。在此之前,他参关了北大居延汉简的研究所,并谢绝了将自己名字列入发现者行列的建议,功绩属于贝格曼。

最后落幕

斯文.赫定最后的十七年一直在瑞典度过,1939年,苏联入侵芬兰,整个斯堪迪纳维亚半岛笼盖在苏联入侵的阴云之下。二战中,半岛上的三国选择了站在德国一边。瑞典实际上处于纳粹的统治之下,斯文.赫定因反苏言论受到纳粹追捧,使他在名誉严重受损。

直到以色列建国后,一些以色列人作证斯文.赫定曾经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解救过很多逃离集中营的犹太人,并亲自从行刑队手中救下十名死刑犯。一定程度地挽回了他的名誉。

(斯文赫定烽燧,唯一以赫定之名命名之地)

1952年10月25日,他在故乡斯德哥尔摩逝世,遵照他的遗嘱,所有著作的版权和绝大多数私人物品,悉数捐献给瑞典皇家科学院,即著名的诺贝尔奖评选机构。为了纪念这位对中国贡献巨大的人,西北考察团发现的所有未命名动、植物、古生物标本,全部以hedin为科学后缀名。而有一项发现:他在1934年发现的楼兰烽燧,则一直等到千禧年之后,正式被中国学界命名为“斯文.赫定烽燧”,终于结束了没有以他名字命名的地理发现这一科学史上的“遗憾”。

欧阳小戎-公众号 欧阳小戎-赞赏-打赏-转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