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07

香港被一些经济学大师(比如弗里德曼)赞誉为经济自由的奇迹,在很多智库的经济自由度排行榜上,香港也长期名列前茅。这些评判当然没错,香港是一个高度自由的经济体,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的管制,买一个空壳公司几乎和买一杯咖啡一样方便。

但这些所谓经济自由的评价是偏颇的,起码是不完整的。一个尴尬的现实是,香港房价为什么那个贵?为什么最自由的经济体不能以有竞争力的价格提供住房?难道是市场失灵了吗?其实但凡对香港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问题在于香港政府垄断了土地供应,使得土地不能像正常要素一样,参与市场的竞争性资源配置过程,房价由此长期居高不下,高房价就是香港经济体特殊形式的税负。至于那些喜欢扯香港土地资源有限的论调,请去复习一下常识。

如果一个经济体中,象水或者空气的供应被官方垄断,然后以高价售卖给每一个居民,然后政府放开所有其他经济活动,并且几乎不征税。你会说一个这样的经济体是最自由的吗?香港政府对土地供应的垄断其实就是这种机制,众多经济学家对香港自由的赞誉不过是选择性无视的结果罢了。

畸高的房价背后是地产富豪们的盛宴,是巨大的利益结构,而这个利益结构滋生出来的影响力,又和香港缺乏公共参与的政治治理结构沆瀣一气,形成一个稳定的共同体。

要打破这种共同体,最关键的步骤当然是放开政治参与,通过政治竞争形成一个更贴近大众和遵循市场原则的政府,这样的政府才能回应民众对住房的关切,才有动力放松对土地供应的管制,让土地资源得到更有效率的配置。在这样意义上,一人一票不会扼杀香港的经济自由,而恰恰是推进香港经济自由的必经之路。

那些高喊“it‘s economy,stupid”,认为香港只需要经济自由不需要政治权利的笨蛋,请你们闭嘴!

文章来源:自由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