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届俄罗斯世界盃足球赛,德国队在小组赛上惨败,且还以0比2输给了韩国队,早早被踢出了局,这在德国足球史上是破天荒的第一遭。整个德国随之坠入了冰点,陷入一片沮丧与悲情……。闻此败绩的德国总理梅克尔也颓丧道:“今天我们都很伤心。”

世界媒体第一时间的普遍诧异是:“德国队应验了‘21世纪魔咒’说”。而德国媒体惊愕之余,进入冷静的反省思考,典型的说法有:主教练约阿希姆·勒夫(Joachim L?w)保守而迷恋球星;德国著名退役球星马特乌斯(Lothar Matth?us)痛批:这是一支没速度、没创造力、没力量的“三无”德国队……。究其因果,且听笔者细细道来!

“魔咒”复“魔咒”

什么是“21世纪魔咒”?

自1998年以来的世界盃,卫冕冠军队始终重覆着一个悲惨的轨迹:下一届便被扼杀于小组赛圈。1998年世界盃冠军法国队,在2002年世界盃小组赛惨遭淘汰;2006年世界盃冠军意大利队,在2010年世界盃小组赛惨遭淘汰;2010年世界盃冠军西班牙队,在2014年世界盃小组赛惨遭淘汰。

现今,“魔咒”再现。在本届世界盃分组结果公布时,没有人认为瑞典、墨西哥和韩国会给德国带来太大威胁。即使德国队在首场比赛中0:1输给墨西哥,但随后对阵瑞典的胜利好像又重塑了他们的势头和韧性。谁知德国与韩国对垒时,还是陷入了“21世纪魔咒”,上届世界盃冠军德国队,没有逃脱小组赛中惨遭淘汰的结局。

注意,本届世界盃德国队首战墨西哥,这恰恰又陷入了另一个“魔咒”——“墨西哥魔咒说”。

什么是“墨西哥魔咒”?

自1994年世界盃以来,首战相遇墨西哥,如遭恶魔赌咒,必死于小组赛中。1994年美国举行的世界盃,墨西哥小组赛首个对手挪威,小组未出线;1998年法国举行的世界盃,墨西哥小组赛首个对手韩国,小组未出线;2002年韩日举行的世界盃,墨西哥小组赛首个对手克罗地亚,小组未出线;2006年德国举行的世界盃,墨西哥小组赛首个对手伊朗,小组未出线;2010年南非举行的世界盃,墨西哥小组赛首个对手南非,小组未出线;2014年巴西举行的世界盃,墨西哥小组赛首个对手喀麦隆,小组未出线;本届俄罗斯的世界盃,德国队首战遭遇墨西哥,居然还是止步于小组赛,未出线。

有趣的是,世界盃前举行的联合会盃,也有一个“联合会盃诅咒”,即联合会盃赛的夺冠球队,在第二年的世界盃上都无缘夺冠。1997年巴西夺冠,第二年世界盃决赛失利;2001年法国称雄,第二年世界盃小组赛未出线;2005年、2009年和2013年巴西蝉联联合会盃冠军,结果次年的世界盃均止步八强。2017年德国获冠军,也应验了“魔咒”之说。

故此有议论道:德国队本届世界盃遭遇了其所未有的“魔咒”复“魔咒”,必死无疑也。

穿越“魔咒”察隐情

从巴西队1958年、1962年世界盃连续夺冠至今,再无任何一支球队能达到卫冕胜利,这绝非偶然,究其因果缘由,应从简单的“魔咒”之说,寻找真正的原因。

一、团队技战术

网球、乒乓球、羽毛球赛等,主要在于个人的技战术搏杀,卫冕冠军往往取决于个体,犹如“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而篮球、排球场上的团队分别由5人、6人组成,及足球的角逐“疆域”相差甚远,团队组合搏杀难度自然不及后者。

足球是11人的场上角斗,球员个人技战术是一方面,球队整体战术协调配合是另一方面,两者需要有机完美组合,自始至终维持生命共同体的和谐搏杀,可说是难之又难。

二、问鼎骄狂

通常在问鼎夺冠后,在鲜花与掌声中,球员们容易丧失斗志,在实现了“球星之梦”后,原先追梦初衷的“饥饿感”会丧失,逐渐失去了斗志和进取心。

法国在1998年世界盃和2000年欧洲杯夺冠,出征2002年世界盃时可谓群星云集。法国媒体报道说,虽然还是那批球员,但“眼神里放出的光已经不一样了”,结果法国队覆灭于小组赛。2006年的卫冕冠军巴西的巨星们,同样是元气不足,败于跌入低谷的法国。2006年意大利队世界盃夺冠,却在2010年世界盃时,杀气丧失,止步于小组赛。西班牙队红极天下,连夺2008欧洲杯、2010世界盃和2012欧洲杯冠军,但在2014年世界盃上,虽然冠军旧部再度出征,被充满朝气的德国队取而代之。

本届德国队,一直被认为是夺冠大热门,尽管世界盃已经几十年没有球队卫冕,但是一支拥有厄齐尔、克罗斯、罗伊斯、赫迪拉、穆勒、戈麦斯、诺伊尔、胡梅尔斯、博阿滕等明星的球队,依然令人瞩目,而德国队的表现,似乎有些盲目信心过满,无论是对墨西哥,还是对韩国,均没有紧迫感,没有沖击力,没有威慑力。在3场小组赛中萎靡不振,结果同样止步于小组赛。

人们常说:“气忌盛、心忌满、才忌露”,就是成功之士忌讳骄狂的精辟总结。

三、因循守旧

出奇才能制胜。但是每届的卫冕冠军队主帅,往往是“吃老本”,用人上趋于保守,用球星旧将;战术上缺乏创新,难出奇兵,难出奇招,因循守旧,固步自封,成为兵败绿茵的重要原因之一。

2017年的联合会盃上,勒夫带领德国二队,面对几乎同样阵容的墨西哥队,获得4:1大胜,在连场征战中,德国二队轻松问鼎夺冠,这让勒夫放松了意志和戒备。

四、众矢之的

世界盃一届冠军要想成功卫冕并不容易,因为夺冠后成为众矢之的对象,各国球队秣马厉兵,在暗处研究了卫冕队4年的战术,可说是每一支球队对上届冠军都有备而来,集中火力打你七寸,卫冕冠军意外折戟的概率非常之高,所以在过去的56年中,还从未有过球队成功卫冕。

德国队完败于“自身”

常言道:被自己打败是最可悲的失败,而战胜自己是最可贵的胜利。

在世界盃的历史上,德国队从未在小组赛上被淘汰,它始终是世界足坛最稳定的钢铁之师。而这次,德国队被实力一般的韩国队掀翻,堪称是德国足球历史上耻辱性的一战。按德国名将马特乌斯的评价:一是没速度,二是没创造力,三是没力量。

说“无速度”,是有目共睹的。与墨西哥之战,德国队一上来是全线压迫,丢球后却不显紧迫感,不把丢球当回事,连凶猛的逼抢都不见,整场比赛,似乎都显得漫不经心。人们常说,丢球是源于逼抢不够,这样放任墨西哥队的传球和进攻,这样不紧不慢的状态,踢得完全是大爷球,令德国球迷心急如焚。对瑞典队一役,德国队在失去一球后,一度加快了速度,瑞典队阵脚明显乱了,遗憾的是德国队的这种快速打法只不过昙花一现,在与韩国对垒中,依然未改变速度。

说“无创造力”,同样是一目了然。以往的德国队,技战术严谨周密,无论是进攻与防守,都讲究层次与体系,发起进攻时,传球、接应、跑位、抢一点、抢二点等,总是犹如机器一般,一丝不茍,精准无误。德国队一向以严谨著称,但在这届世界盃上,却看不到严谨周密的层次感,及点、线、位的组合。上一届世界盃赛上,德国队对于不同对手,战略与战术,态度与对策,都有不同程度的调整与变更,打出了新意,打出了出奇制胜。本届,德国队小组赛对手是瑞典、墨西哥、韩国,可说是无强硬敌手,却在一成不变的打法中,在慢速度中把自己磨出了局。

说“无力量”,亦是切中要害。远射、头球和定位球,一直是德国队的看家本领。在上届世界盃夺冠道路上,小组赛三场都有角球破门(直接顶入或二点打入),打法国是靠间接任意球头球破网,打巴西首开记录靠角球,连决赛打阿根廷的第一个最威胁进攻的也是角球,由赫韦德斯顶中门柱。此次小组三场比赛,德国定位球显得很弱,虽然获得不少角球机会,却无一建树,甚至也没有制造出紧张威慑局面,明显暴露了练习不足不够。云集了众多球星的德国队,表现却极其一般,令德国球迷惋惜忧伤。

勒夫的误兵之道

德国队的出局,令德国球迷们一片痛心和绝望,主帅约阿希姆·勒夫,自然也成了德国球迷发泄辱骂的“众矢之的”。马特乌斯针指出了德国兵败的根本原因,他说:“勒夫没有很好地用新一代的球员充实队伍,而是继续召入了2014年夺冠时的球员,后防、中场和前锋线都是如此。不过,球队的风格却变了。”变得迟缓,变得无力,变得无战斗力。

勒夫应该是球队的罪魁祸首,他的保守和固步自封,经验主义,让德国队变成了一支没速度、没创造力、没力量“三无球队”。勒夫为了求稳,招入了很多2014年世界盃夺冠的功勋球员,对于近几年涌现出来的德国新秀他却不敢启用,甚至拒之门外。

球星厄齐尔的状态低迷,球星穆勒、戈麦斯、赫迪拉等同样毫无建树,基米希、胡梅尔斯、博阿滕、聚勒四人轮番上阵的后防线,可谓是漏洞百出,队长门将诺伊尔太安静了,毫无场上领军队长叱咤风云的豪气,根本发挥不了振臂一呼的号召力,也压不住稳若泰山的阵脚。

勒夫似乎仍然在云里雾里,14年来一路的征战胜利,面对忽然降临的惨败尚未惊醒过来,他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法兰克福机场时,当勒夫被问及,“卫冕冠军究竟是因为什么而出局?”当被问到“自己的执教前景时,”勒夫却是那么的无奈,说出了实话,他表示“需要几个小时才能接受出局的事实,他对于德国队没能成功感到十分震惊!”

败北的勒夫,太容易让人联想到德国总理安格拉·梅克尔(Angela Merkel)了。梅克尔在德国也是长期执政,与勒夫的德国队执教几乎相同,梅克尔与勒夫的交情匪浅,媒体曾拿梅克尔轻吻勒夫面颊的照片大做文章,细心的网友曾捕捉到,注视勒夫的梅克尔眼中总是充满了柔情。

梅克尔总理的“魔咒”

有人说:德国队与德国总理梅克尔有着不解之缘。

在以往的德国世界盃战列中,即便在小组赛进行中,梅克尔也曾亲临现场观战。据统计,梅克尔到现场助威时,德国队共赢得11胜,仅败1战,胜率是91.6%。而那场输球也是德国队的著名一役,2006年德国世界盃的半决赛,德国队以0:2败给意大利队,那时德国队的主教练是尤尔根·克林斯曼(Jürgen Klinsmann),自他执教后,德国队改变战法,变防守型为全攻全守型,对球迷来说,观赏效果极佳,极振奋。记得那场败绩后,克林斯曼宣布辞职,所有的人都挽留他,劝阻他,连梅克尔总理也亲自劝解、挽留他,结果他还是走了。球迷们被总理的言行感动,我也从此特别喜爱梅克尔总理,那种接地气的细腻与温馨情感,那种体察民情民心民意的言行。

有球迷说:“德国队的第12人,是个女人!是梅克尔总理!”也有球迷称,“梅克尔是球队的第12人,是德国队的‘幸运符’”,我说她是德国队的“灵魂”。

梅克尔总理对德国队的关心与关怀,可说是无微不至。德国领队奥利弗·比埃尔霍夫(Oliver Bierhoff)曾表示:“总理是我们球队的真正球迷。她赛前和赛后都会发来短信,为我们鼓劲或致贺。”

人们时常调侃“十个女球迷里七个伪”。对于梅克尔的“热爱”足球,当然也有人指责是在借足球作秀,讨好选民。也有人说,梅克尔对足球这种喜形于色的热爱,还是因为政治。她善于利用足球来展示自己的亲民风格,以此拉近与选民的距离。但德国的球迷们几乎都乐意站在梅克尔一边,更是自觉地为梅克尔的政坛竞选“保驾护航”。笔者本人也是梅克尔的粉丝,也希望和乐意看到在德国队的征战中,球队的“灵魂”梅克尔能频频出现,在我眼里她与德国队的胜利紧密相连。

德国《图片报》记者曾经在采访梅克尔时,质疑她的“球迷”身份。记者故意刁难,要梅克尔解释什么是“越位”?结果,梅克尔用纸笔作出了详细解答,令记者震惊不已。据说梅克尔能够用“很足球的”语言点评德国队,诸如:“德国队踢得很有效率,比赛结果也反映了这一点。”

本届世界盃赛前,梅克尔曾表示,原则上不排除前往俄罗斯观看世界盃的可能性。梅克尔指出,可以利用此次访问,“举行政治谈判”,她还补充说,这种出访并没有违反她的原则。

然而,似乎是德国队出征的大环境不利,或者说是政治环境低迷,德国队的“灵魂”梅克尔总理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执政危机。德国执政党后院起火了。6月14日,基督教社会联盟党(CSU)领导人、德国内务部长霍斯特·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在与政府中的基督教社会联盟党成员会面时,曾两次说道:“无法再和德国总理安格拉·梅克尔一起工作。”在德国联邦议院中,两党沖突继续升级,原因是梅克尔奉行的移民政策。泽霍费尔要求,德国边防军不能放行任何已在某个欧盟国家登记的难民入境。梅克尔则认为,这违反欧洲提供庇护的规定。泽霍费尔威胁说,“如果梅克尔不能就欧盟移民改革方案达成协议,他们将退出联合政府。”这是否成了阻碍梅克尔赴俄罗斯督导德国队卫冕征战的原因?

现实是,梅克尔尚未到场,德国队6月27日已经出局,情况突发,始料不及。

梅克尔曾说:“足球最令我着迷的地方是最后一刻才见分晓,它到最后一分钟都是令人紧张的。”她还说,“政治同样是这个特质,也同样吸引着我。足球运动员和政治家同样都需要良好的身体素质和耐力。新机会将不断出现,人们必须懂得利用。”

今天,我收听到此次执政党内部的难民危机已经化解,德国著名轮椅政治家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uble)出面协调,在最后一刻,梅克尔与泽霍费尔言和,达成3点共识。

最后一刻才见分晓

俄罗斯世界盃赛还在继续,谁能摘取本届桂冠?

未被德国队重视的瑞典队表现不俗,它在世界盃历史上曾留有足迹:二次获季军,一次获亚军。本届瑞典队带着“北欧海盗”的凶猛之势,一路杀来。在预选赛上,瑞典队与法国、荷兰同组,在比赛中,瑞典队曾以2:1战胜法国,8:0“血洗”卢森堡,虽然荷兰坐镇主场,以2:0击败瑞典,但仍因净胜球劣势被挤出附加赛。在附加赛中,瑞典队面对“四星”意大利,成功地利用战术,两个回合总比分以1:0“逼死”对手,成为欧洲区唯一一支晋级的附加赛非种子球队。

俄罗斯借助于东道主的有利条件,有普丁总统的督战下,球队气势正盛。比利时是一支不错的球队,在世界盃历史上战绩可圈可点,2012年以来,球队实力提升很快,本届世界盃的预选赛中战绩突出,是晋级决赛圈的第一支欧洲球队。俄罗斯、比利时、克罗埃西亚等几支球队,在此次世界盃中均表现不俗,也可望沖顶和摘冠。

勒夫的前景如何?

勒夫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他想要离开球队,并表示会跟相关的人进行会面后,再做出最后的决定。不过令球迷感到意外的是,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反倒出面力挺勒夫留任。在他看来,德国队接下来要迎来一场变革,而主导这场变革最合适的人选还是勒夫自己。

人们始终把德国队与梅克尔联系在一起,民意调查显示,随着德国队一路杀进决赛,梅克尔的支持率不断上升。然而眼下败北的德国队,让人们自然回眸注目梅克尔,德国队遭遇了“滑铁卢”,梅克尔总理的执政前景还能持续多久呢?有人预测:假如梅克尔在未来六个月的执政生涯中,依然磕绊前行,德国队的星辰坠落可能是原因之一……。

民报【欧洲之声】2018-07-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