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马尔说:马拉多纳个子不高,他长着一双粗壮的足球腿。原来我们这些挑粪担水上山下沟的农村孩子都是足球腿。刘贤斌同学,他懂得真多。奔跑吧,足球先生。足球先生,小心那墙!然后我惊觉醒来,四下寻找,南柯梦外我的斧头和斧柄都没有了,哪个锤子把它们拿去做锤子啊!

萨拉赫,萨拉赫不黑,萨拉赫不白,萨拉赫是丝厂女工刘芳玉妈妈的孩子,但我常常把他想家成一位王子,华美而凌厉,会凌波微步和六脉神剑。那是1990年冬天,风刮起砂尘,四班和二班的男神们组织一场足球赛,欢迎你回到大监狱。牙买加说,他就是陈卫,绰号小二。从此正式认识。球队队员不够,我被叫上阵充数,后卫。牙买加同学和马贼、幺哥说,用手就是大犯规,对方攻来,危险不知道如何处理就挥脚往场外大踢,即使犯规,我们就赶上来可以解围。这是我平身第一和最后一次踢足球。萨拉赫,二十八年了,我仍然记得那场华丽的球赛,嗯,我是一位不错的后卫。

拉莫斯,你让我想起一只神秘的船或船队,你一会儿是水手,一会儿是船长,有时是绅士,有时,我们一起扮的是海盗。这位先生不是人,本是天上的妖怪到凡尘,偷来鲍鱼当萝卜,你不是豪门的全部,但你是豪门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你才是一位深藏功名的最佳后卫,随时准备快速反击。不争论,小三当然比小二小,就一点点几秒钟,双胞胎呢。小三叫陈兵。

阿扎尔,有一颗勇敢的心,上山会撩老虎(包括但不仅限于母老虎),下涪江能戏荷花。火焰山上的石头和绿茵场上的足球,见到他都发抖,一二三,至少抖三下。四班出许多怪物,你个球莫名堂的班长,要负责!其实,你娃娃也当过泥鳅,沙坪坝的天眼比哪吒这个小粉红还要妖怪,在母体中孕养了几十年才出生。妖怪没有看见你,你吱溜而过。

孙兴民入我豪门,或不入我豪门,他都是足球队队长。贼娃子快五十岁,一还在很多球场上奔跑[表情]奔跑[表情],跑吧,跑到八十岁。不要撩女的,也不要被女的撩,陈同学姐姐很好,你撩和被撩都要止于假撩。我假装把你写进俄罗斯文学里,你就是日瓦戈,他是军医你是骨医和神医。山高路远坑深,旅行当心陷阱。哈哈,吴中全啊,陷阱坑设计些藤条和弹簧,立马把你娃娃吊在半空树上,猪八戒曾经经常中此招。

梅西,我们认识很久了吗?不不不!梅西很帅,但我是否已经来不及告诉你,神酒莫乱喝,有些奶不能碰不能摸。是吧?阿满啊,霉B,没戏,把草坪和天空给我们空出来吧,你可以去墙角哭泣。

小程序说我是:C…罗,吓死我了,这么厉害的一坨高大上,我当然要沾沾自喜三秒钟。人若太团结紧张严肃和时刻阶级斗争贴在脸上,象个干部一样思考和亮相,我们就是弯脚杆,吃的是红苕拉出的是穷得抠胯的红苕屎。有平身只踢过一场足球还是后卫的C罗吗?C罗老师说,让C罗到中超踢球,一万亿欧元也是等同于退役,而我在贵中国,限制出境哈。C罗老师今年32岁,我比他大二十来岁,我们要做豪门,C罗不退我不退。如果我心里只有淫荡,我就是校长,如果我心里只有随便和认为你们的世界充满荒谬荒诞,我就是八卦中学(副股级)校长,简称校长,或者笑长。伟大领袖和导师应该如此教导你们:不要让那个红苕屎娃娃成神经病,你们就要呼他校长、二校长、不二校长、校长不二和笑长。豪吧,我的门。

更多厉害的队员,就不一一玩笑了。我要睡觉,啤酒、鸡爪、鸭脑壳、卤猪脚、牙签晚上一起上齐,今天给英格兰吼起。鸦片战争几声炮响,给贵大清送来了半殖民半封建标签和胸章。我对老妹说过:半殖民半封建比全而完整的大清先进文明了N个星际里程,那年老妹读历史系。所以我挺英格兰。这是一种文艺情结和情绪,赌球的跟不跟,随你。
豪吧,我的门!

2018年7月11日,床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