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初,我从北京回到拉萨看望家人,住了一月有余。这期间,耳闻目睹拉萨的局势随着一系列敏感日、敏感周、敏感月的降临而不断地发生着或显著、或微妙的变化。这种变化甚至可以从街头巷尾发现得到。比如说,我刚回拉萨的头几天,似乎一切有所转机,因为连雪新村路口长达两年的岗哨都撤了,虽然深夜环绕帕廓一圈时,见到或背靠背站岗、或持枪巡视的军人约六十多个,从策墨林路走到青年路口遇到巡视军人约三十多个,但比起3月间到处见到的无数武装军人,实在是少了许多。

然而很快,拉萨的气氛复又变得紧张起来。雪新村路口的岗哨重又恢复不说,宗角鲁康的外围也布满了军警,更别提帕廓一带、嘎玛衮桑等藏人聚居区了,用拉萨人的话来说,那里是巴格达。大概有一周,每天太阳刚升起,几架军用直升飞机便在拉萨的上空飞来飞去,那简直就是超低空飞行,我甚至可以从二楼的窗外看见直升飞机轰鸣着缓缓掠过。我们都知道,这是在威慑。而启动这么大的动作来威慑的恐怕不是少数人,显然是冲着“非我族类”的整整一个民族。

有一天下午,我和王力雄从鲁固北巷的巷口进入帕廓,又沿策墨林路、北京东路、鲁康而行,处处尽见站岗、巡逻的军警,以及特警、公安、保安、便衣等等,粗粗估计,大概在数千人以上。当我们路过八廓街派出所时,从外往里看,几十个年轻的武警士兵排成两列纵队,正在训练拳击、格斗,杀声震天,而他们的头上挂着鲜红的标语:“军民团结,和谐共建”,相当讽刺。当其时,有许多游客驻足观看,其中一些是满面惊讶的西方游客。王力雄说,西方游客目睹这场景,一定会认为西藏是个殖民地。但中共现在自视强大,根本就无所谓掩饰不掩饰。

当然,布达拉宫以西倒是一种截然不同的风景,那里被拉萨人戏谑为“汉区”,饭馆火热,菜肴飘香,类似德吉路与天海路都是拉萨有名的美食街,即便事实上拉萨物价与北京物价几乎一样高低,而这里却是公款吃喝吓人的腐败街,一到吃饭时间,一条街上就像车展似的名车荟萃。更为铺张的腐败则是隐秘的,据悉目前经常聚集地方、军队官员的饭馆,其中一个是挨着拉萨饭店的“湘鄂情”,99%公款消费,服务员甚至声称了解有名有姓的高官们的口味,可以为之配菜,动辄一桌就是数千元、万元以上。

在拉萨那些充满莫测的日子里,难忘的是当夜幕降临去转孜廓。白日里信徒们所供奉的桑还散发着余味,那是信仰的芬芳,令人心旷神怡。只可惜偌大的鲁康已被改造得犹如汉地公园,湖面上早已没有了重重叠叠的经幡垂挂下来,却有刻着九条飞龙的影壁立于正门,充满汉文化的建筑之风。

望着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去都无比美丽的布达拉宫,却是在被污名化为“最反动、最黑暗、最残酷、最野蛮”的“旧西藏”修筑起来的,而自诩“最先进”的中共统治西藏51年,并没有建起任何一座可以与布达拉宫媲美的建筑,反而愈发地弄巧成拙,如在模仿天安门广场的布达拉宫广场,今年又多了两条纯属多余的地下通道十分豪华。而布达拉宫前面的转经路,才铺了不过几年的石板东凸西翘,又给了官商们大兴土木的良机。任其趁机分钱吧,扼腕心疼的是,面向布达拉宫的数块粗石板,被无数信徒磕长头磕得平整发亮,应该留存下来或者及时留影,却已经被当作废石板挖走、不见。

2010/11/17,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0年11月2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