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先是某个外媒的电话采访,说拉萨市被评为“百姓幸福感最强城市”,问我有何看法。新年伊始,突然收到如此一个充满讽刺意味的大礼包,我想象得到许许多多的拉萨人会有怎样的反应。我笑着反问道,日日夜夜生活在枪杆子下,连去寺院朝佛也被狙击手瞄准着,难道会有幸福感吗?

几天后,这个堪称荒诞的新闻出炉了:“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CCTV经济生活大调查》百姓幸福感调查结果揭晓,拉萨市荣获‘2010百姓幸福感最强城市’第一名。”记得拉萨不是头一回被“最幸福”了。我搜索了一下网络,有报道称这是中国最大的媒体公众调查,已经连续进行了五年。而拉萨也已经连续四次被他们“最幸福”了,每次都是中国一百多个城市中的第一名。有一次虽然没得到第一名,但也是前三名。

那么那一次是不是2008年呢?毕竟众所周知,2008年3月间爆发的遍及全藏地的抗议始于拉萨,如果拉萨百姓有“幸福感”,怎么会抗议呢?就算2008年,拉萨百姓觉得“幸福感”不够最强,但接下来的2009年、2010年,拉萨百姓的“幸福感”又变得最强,这未免也太神奇了。汉人有句批评人忘记历史教训的老话,叫做“好了疮疤忘了痛”,难道拉萨百姓这么快就从2008年的血色恐怖中,很有幸福感地走出来了吗?另外,就算2008年,拉萨百姓觉得“幸福感”不够最强,但之前的两年里,拉萨百姓的“幸福感”都最强,既然比中国那么多个城市的百姓都幸福,为何紧接着就会走上街头呢?

去年我在拉萨住了三个多月,耳闻目睹的拉萨显然是一个被军事管制的城市。有一天,在藏人聚居的东边老城,先是一辆挂着大喇叭、插满红旗的宣传车缓缓驶过,从喇叭里传出御用歌手才旦卓玛的歌声:“藏族人民再苦啊再苦也有边,共产党来了苦变甜哟共产党来了苦变甜……”随后有几十辆车缓缓驶来:一辆警车开道;后面是五辆写有XZ以及编号从001-005的装甲车,上面站着四个狙击手用机枪对准前方及街道两边;然后是五辆中巴,坐满蒙面、持枪的军人;最后是两辆编号为006和007的装甲车。

一位藏人知识分子、也是退休干部对我说:“两年来,拉萨几乎成了‘巴格达’,当然西郊汉人那片是‘租界’。到处都布满了拿枪的军人,连大昭寺周围的楼顶上都白天黑夜地站着狙击手。他们把枪杆子对准的是抗议者吗?显然对准的是一个民族。可以说,藏人很反感这个政府,只是出于恐惧不敢说出口而已,但民心已经收不回了,藏汉团结已经再也搞不成了。”

我还听说了有两个藏人自杀。一个是拉萨林周县医院的年轻医生,因2008年3月间的抗议,当地有相当多的僧俗被抓,令他深受刺激,心情压抑,于去年藏历新年的时候,在拉萨一宾馆自缢。一个是拉萨下密院的僧人,三十多岁,苦于在寺院中天天被迫接受“爱国主义思想教育”,要求去山上闭关静修,但不被工作组批准,于去年8月的一天,纵身跳入拉萨河,淹水而死。

也许这两个事例不足以说明拉萨百姓不“幸福”。记得在3•14之后的第五天,站在拉萨街头的香港凤凰电视台的记者吹嘘拉萨已经恢复正常生活,而她采访的几位所谓“拉萨市民”全是汉人,仿佛拉萨已是一派和谐的汉人城市。她明显是有选择性的。她的眼中并没有生活在拉萨的藏人,被她采访的这些汉人则被她看成了拉萨的原住民。所以很有可能,CCTV调查的“幸福感最强”的“拉萨百姓”并非藏人。

2011/1/24,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1年2月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