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8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梁家河的“学问”课题错把鸡毛当令箭》已经介绍:所谓“梁家河大学问”的研究课题应该已经被它的发起者陕西省社会科学联合会悄然叫停。

今年六月二十六日,一则《“梁家河大学问”课题研究公告》首先是在中国大陆境内的大小网站上被当作“趣闻一则”争相转载、张贴。该“公告”的前言是:“为进一步深入研究梁家河的大学问,深刻理解习近平总书记成为党的核心、军队统帅、人民领袖的根基源头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起源脉络和逻辑原点,不断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陕西省社科联经研究决定开展”梁家河大学问“课题研究……。

研究项目经过专家评审最终确定……每个项目资助一定的课题研究经费,确定项目立项后,由陕西省社科联与立项项目组签订合同书,资助金额根据申报内容及预期研究成果(著作、论文、研究报告等)确定经费支持额度,申报者在申报时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合理预算。项目经费分两次拨付,先行拨付项目研究经费的40%启动研究,余款待项目成果结项验收合格后拨付。“公告”中还特别申明一句“研究成果的知识产权归陕西省社科联所有”。

这个陕西省社会科学联合会是中共陕西省委领导下的学术性人民团体,是社会科学类省级学术团体和民办社科研究机构的业务主管部门,号称统领陕西省内的团体会员126个,陕西省全省从事社科研究工作的人员13.78万人,其中副高以上职称的8678人。

该机构称现有专职厅级领导4名,分别为党组书记兼主席、常务副主席各1名和驻会副2名。笔者查找了一下这四个人的简历,没有一个的“学术”背景能和政治理论沾得上边。所谓“梁家河大学问”的“课题研究”的出笼过程外界不得而知,但显然是奉现任陕西省省委书记胡和平之命而行。

今年5月2日,纪实文学《梁家河》首发仪式在西安举行,胡和平亲自出席并讲话,声称《梁家河》出版发行是陕西省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是陕西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具体举措,对于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推动全省追赶超越具有重要意义。

胡和平还吹捧说:《梁家河》反映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的生动实践;《梁家河》是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鲜活教材;《梁家河》是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宝贵财富;《梁家河》是践行追赶超越和“五个扎实”要求的行动指南。

把胡和平的这份讲话内容和“大学问课题”的具体立项内容相对照,立马就能看出该“课题”从立项到面向全国有偿招聘,百分之百是胡和平这位清华大学党委书记出身的陕西省委书记的马屁之作!

数日前海外华文网站文学城刊登《梁家河大学问?“课题研究”项目被官方紧急叫停》报道文章后,一个网名“US_Lion”“的网友发表评论说:”梁家河大学问就是:粪坑学!新学科啊“。

这位网友的话听上去粗俗,但确实没错,习近平当年给梁家河做出的最大贡献是沼气池,所谓沼气池本来就是高级一点的化粪池。

另有网友跟帖说:“如此发展的信息文明时代,居然有人热衷于此,不得不说是民族的悲哀。这种愚昧行为,让中国在世界上被人鄙视。”

一个网名“磨不开”的网友揶揄道:“梁家河那么好,迁都到那里去啊。”

网友“BillyZ ”的评论是:“都是马屁精省委书记胡和平给习二胖上眼药,和李鸿忠王沪宁一起把儍二蛋往沟里掀。”

内地的记者朋友说,陕西社科联的“梁家河的大学问”课题研究公告一付“财大气粗”的口气,都是因为胡和平亲口表示过“要钱给钱,要物给物。梁家河的大学问研究,陕西省一定要引领全国”。

该“课题”对外公开大作广告的前几日,即今年六月二十一日,胡和平即在陕西省委做了题目为《认真深入学习宣传《梁家河》深刻领会梁家河蕴含的大学问》的专题报告,要认真深入学习宣传《梁家河》,深刻领会梁家河蕴含的大学问,从梁家河宝贵精神财富中不断汲取追赶超越的力量。

在中国大陆内地网站上仍然还能够查找得到的一份标题为《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其人其事》的网贴的内容是:胡和平,发明了“梁家河大学问”的人,1962年生,山东临沂人。他8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并留校任教,95年获日本东京大学博士学位,曾担任清华大学校长、党委书记,后出任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17年10月担任陕西省委书记、省长。胡主政陕西后,一直在思考一个重大问题:中国为何会诞生习主席这么英明的领袖?为了寻找答案,胡深入民间展开调查。5月23日,胡带着铺盖和干粮,来到绥德县郝家桥村,与贫下中农同吃同睡同喝水,在炕头上促膝谈心,这个村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习仲勋蹲点时间最长的地方。胡书记后来又深入梁家河村调查研究。梁家河是习主席战斗过七年的地方,胡书记终于找到了答案。胡书记认识到:梁家河的山水培育了伟大的人物、滋润了伟大的思想,梁家河的山水民情锻造了“梁家河大学问”,这是习主席思想形成的基础。胡书记决定:拨出巨额专款,展开“梁家河大学问”课题研究,并向全社会公开选题方向,鼓励理论界精英申报研究。研究“梁家河大学问”是当前最大的政治,是陕西省委的首要政治任务。深入研究“梁家河大学问”,不仅造福陕西人民,更造福全中国人民乃至于全世界人民。

说到清华大学,笔者不久前读到曹长青先生的文章,说是习近平害怕舆论,(在简历中)悄悄拿掉了“法学博士”头衔。笔者特别上网查对了一下,发现曹先生所言不实,无论是人民网还是新华网上的习近平简历,仍然还是“习近平……。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学位……。1998-2002年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在职研究生班学习,获法学博士学位……。”

习近平清华“读博”期间,曾经在清华当工农兵学员期间与习近平睡过上下铺的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央组织部长陈希是该校党委副书记、常务副书记;胡和平是该校党委组织部长。此二人和习近平的“博士学位”有无关系,读者和听众们自有判断。

笔者在上篇文章中已经分析过,这个“梁家河的大学问”的“课题研究”之所以被“叫停”,并非是习近平本人或者所谓的中共“官方”不愿习近平被“过分吹捧”,或者说是要“对习近平宣传热降温”而是因为“课题”发明者“聪明”过了头。

道理在于习近平之说了“不要小看梁家河,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这里的“学问”二字,和毛泽东的“实践出真知”是一回事情。习近平本人也绝无把自己如今已经完全理论化、系统化、圣经化的“习近平思想”说成是“梁家河学问”的意思。但该“课题”发明人自认为习近平本人说了梁家河“是有大学问的地方”,所以习近平思想就可以用“梁家河大学问”概括甚至取代,自认为“梁家河大学问”的说法比“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冗长句式更接地气,自然不会得到中央意识形态和宣传口负责人的肯定,特别是不会得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实际发明人王沪宁的肯定。

但是,制止陕西地方擅自用“梁家河大学问”的“课题研究”取代“正统”的“习近平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深入研究”和“宣传贯彻”,并不是要给习近平宣传热“降温”。十九大召开“习大大”和“彭麻麻”的“爱称”被全面叫停之后,外界评论也几乎是“一致认为”中共政权是在“全面遏止个人崇拜之风”,结果呢?

就在《梁家河大学问课题研究公告》突然从网上消失的次日,中共教育部发布的《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简报[2018]第33期》还特别强调: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和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重要讲话精神以及六一回信重要精神,近日,在教育部党组的统一部署推动下,各地各高校广泛开展“学习新思想千万师生同上一堂课”活动,推动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的学习研究阐释课件化、学术化、机理化,不断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宣传贯彻引向深入。

“梁家河大学问”之研究课题的真正发起人胡和平虽然错把鸡毛当了令箭,但这只能说明他的“核心意识”和“看意识”比别人更强。中共二十大召开时胡和平将步入“党和国家领导人”行列的前景仍然大为看好。

RFA

By editor